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九章 劈死波斯猫

    e

    心里装着事情的缘故,宋丹芙一宿都没睡好,早上又很早就醒来,她才一动,顾顷浅就醒了,大手一伸,她整个身子落入他怀里,宋丹芙俏脸发热,赶忙伸手推他。“别这样,我要起床了。”

    “还早。”顾顷浅沙哑着声音咕哝,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男人大清早都容易冲动,加上心爱的美人在怀,顾顷浅自然不会克制,轻吻着她,大手也没闲着,正打算解她睡衣的扣子。

    “顾顷浅,我要起床了。”宋丹芙又说了一次,意识到他的手要解她睡衣扣子,宋丹芙抓住他作乱的大手。“顾顷浅。”

    语气里有着浓浓的警告,顾顷浅顿了顿,放开她,翻身整个人平躺在。“这么早起床做什么,你昨晚都没怎么睡。”

    宋丹芙讶异,原来他知道,看他的样子,想必也没怎么睡。

    愧疚只是一瞬间,怕顾顷浅又抓着自己胡闹,宋丹芙快速下床进浴室梳洗,等她出来,顾顷浅已经换好衣服,宋丹芙没说什么,去换衣服,等她换好衣服出来,顾顷浅已然一切整理妥当在等着她了。

    宋丹芙无语,他好像做什么都快她一步。

    两人下楼用餐,吃到一半的时候,顾顷浅电话响了,走到一边去接听电话,宋丹芙感觉脚边有一团绒绒的,热乎乎的东西在蹭着自己,垂眸一看,仕老夫人养的波斯猫,小东西睁着无辜的大眼望着她,好似在说它也要吃东西一样。

    宋丹芙笑了笑,弯身把波斯猫抱到椅子上,撕了一小块面包准备喂给波斯猫吃,宋筱菱走进餐厅看到这一幕,嘲讽道:“它不能吃面包。”

    动作一僵,宋丹芙看着宋筱菱,在餐桌边坐下,宋筱菱这才开口。“这猫是波斯猫里最珍贵的品种,对食物要求很脯奶奶平时都只给它喂猫粮。”

    宋丹芙心想,再珍贵的猫它也只是一只猫,管家拿着报纸走进餐厅,宋丹芙正好看到报纸上刊登着汪雨的照片,背景和场景跟手机报上的一模样。

    心中一凉,报纸都刊登了,母亲的处境堪忧。

    波斯猫看着宋丹芙手里的小块面包,圆滚滚的大眼好像在说,你到底给不给吃啊,这样吊着胃口很不厚道。

    又等了几秒,宋丹芙还是没有动的意思,波斯猫不乐意了,喵叫一声扬起前面两只爪子扑向宋丹芙。

    宋丹芙正为汪雨担心着,突然一个物体扑向自己,想都没想,抬手劈过去,动作干脆利落,行云流水。

    在宋筱菱的惊呼声中,波斯猫华丽丽的摔在地上,身体抽搐了几秒,四只爪子一伸,最后一动不动了,管家赶忙放下报纸查看猫的情况。

    宋筱菱站起身,手指着宋丹芙控诉。“你把奶奶最喜欢的猫给劈死了。”

    “我”宋丹芙想解释,顾顷浅走过来,紫眸扫过地上的波斯猫,问宋丹芙。“怎么回事”

    管家站起身,摇说:“死了。”

    顾顷浅蹙眉,丹芙用了多大的力度,竟然把一只猫给劈死了。

    宋丹芙脸色一变,翦水秋瞳满是不敢置信,这么随手一劈猫就死了,是自己力气过大还是猫的生命太脆弱。

    不是说猫都有九条命吗为什么愈珍贵品种的反而脆弱地不堪一击。

    宋筱菱声音变的尖锐。“天啊,这猫是奶奶最喜欢的,那么听话,那么可爱,你怎么一巴掌就把它给劈死了。”

    “一只会攻击人的猫,劈死了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顾顷浅冷漠的说:“好在它攻击的是丹芙,如果是你,你连躲过的本事都没有,伤了你肚子里的孩子,那才是大事。”

    “它不会攻击人。”宋筱菱辩解。

    “你当大家的眼睛都是瞎的吗”顾顷浅微微眯起眼眸看着宋筱菱。

    宋丹芙讶异,他明明在接电话,怎么看到猫扑向她的

    宋筱菱浑身一颤,静了声,管家没有说话,精明的目光一直看着宋丹芙,一巴掌能劈死一只猫,是巧合,还是宋丹芙深藏不露。

    宋丹芙出狱后,身上总是透着一股神秘感,他越来越看不懂她。

    “没被吓到吧”顾顷浅搂过宋丹芙。“别担心,不就是一只猫,大妈不会怪你的,她要真问起,大不了我买一只赔给她。”

    宋丹芙点点头,和顾顷浅一起离开。

    顾顷浅明显是袒护宋丹芙,宋筱菱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暗暗下决定,她一定到奶奶面前告宋丹芙的状。

    管家陷入深思中。

    中午的时候,宋丹芙去医院看顾炎琛,如顾顷浅所料,真的有人跟踪她,为她开车的肖恩问她要不要甩掉,宋丹芙摇,警察想来个顺藤摸瓜,她就让他们如愿,然后再空手而归。

    中途宋丹芙接到一个电话,脸色瞬间变了,吩咐肖恩甩掉后面缀着的尾巴,肖恩开始不明白宋丹芙的做法,明明不在意,几分钟就改变了注意,直到依着宋丹芙的指示,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接到汪雨,肖恩才豁然明白。

    “丹芙”汪雨一上车,抱着宋丹芙就哭,悲恸的声音仿佛要把她所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

    宋丹芙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

    “丹芙,我完了,这次真的完了。”汪雨止住哭声,抓住宋丹芙的手。“丹芙,你救救妈妈,救救妈妈好不好我不想坐牢啊”

    “宋家的那场大火。”略一沉思,宋丹芙问:“真是你放的吗”

    “不是,不是我放的。”汪雨说道:“我是被冤枉的,真的,丹芙,你一定要相信妈妈,我没有放火,宋家是我们的家,我怎么可能放火烧了我们自己的家。死了那么多人,包括你爷爷和爸爸,我们宋家算是彻底毁了。”

    说着,汪雨又开始哭,眼泪擦都擦不完。

    她相信有什么用,警察要的是证据,想到证据,宋丹芙问:“妈,你手里有证据吗”

    “什么证据”汪雨不解的问道,宋丹芙答说:“证明不是你放的火的证据。”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汪雨,悲痛的情绪一点也没缓解。

    “你这段时间都在哪里”宋丹芙想不通,整整一个半月时间,母亲是在哪里过的,既然没事,又为什么不回来找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