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七章 从新开始

    ;接下来的几天里,宋丹芙和宋筱菱在顾家碰面,两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每次都是装着没看见,彼此若无其事的走开。

    顾炎琛住院养伤,宋丹芙每天都有去看他,虽然时间不长,但都有去,顾顷浅没有阻止却限制了时间,每天上午九点到十点间的一个小时,宋丹芙可以去看顾炎琛,他甚至还安排了司机送丹芙去医院,这个司机,当然是肖恩了。

    刚看到肖恩的时候,宋丹芙吓的石化了好久,以为仕顷浅给她找的保镖,黝黑的肌肤,一九几的身脯很符合电视剧里的保镖形象。后来才知道,肖恩仕顷浅的保镖,一直在暗中活动,要不是宋丹芙遇上杀手,顾顷浅又没有相信的人,这才让肖恩的存在明朗化,时刻保护她的安全。

    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跟着,宋丹芙觉得惊悚,几次和顾顷浅抗议都无效后,她也就听之任之了。

    又是看顾炎琛的时间,和每天一样,宋丹芙进病房看顾炎琛,肖恩在门口等。

    “你来了。”顾炎琛神色平静,声音里却透着掩饰不住的愉悦,养伤期间,他每天最高兴的就是丹芙来看他,习惯成自然,每天这个时刻,他都会耐心地等她来。

    经过几天的修养,他整个人看起来红润了不少,宋丹芙点点头,抱着手里的花束站在原地,考虑着要不要去问护士要个花瓶,离开花店时,花店老板有交代她,花养在花瓶里受命会长一些,前几天她都是买的水果,病房的茶几上已经堆满水果了,她今天改买了花。

    鲜花和水果都是看病人的最佳礼物,这是秘书a给她的提议。

    看到宋丹芙手里抱着的花束,顾炎琛目光闪了闪,很快恢复平静,拍了拍病床边。“过来坐。”

    抱着手里的花束,宋丹芙迈步走向病床的方向,心想,花束放矮柜上就好,离顾炎琛进一点,希望他心情能好些,至于她自己,这里是高级病房,有沙发有椅子,她没必要坐到病去。

    看着花束,顾炎琛蹙眉问:“这花是你选的”

    百合,他对花没有什么了解,却也知道,百合的花语是百年好合,一般用于结婚典礼上。

    宋丹芙猜不透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很诚实的说:“花店老板推荐的,说是百合有祝福的意思,看病人最适合了。”

    果然不是她选的,其实,顾炎琛早就猜到百合不是丹芙选的,五年前的丹芙性格爽朗大方,不拘小节,五年后的丹芙,整个人沉静的有些冷,可能是因为坐过牢的关系。

    再次拍了拍病床边的位置,顾炎琛说:“来,坐这里。”

    宋丹芙假装没看懂他的意思,转身打算到沙发上坐,顾炎琛立马拉住她的手,宋丹芙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顾炎琛目光沉沉地注视着她,大手往下滑,紧扣住她的手,很亲密的五指交缠。

    宋丹芙清楚地感受到他掌心的温暖和决心,心中顿时慌乱无比,手一扯,想挣脱开他的手,顾炎琛不但没放开她,反而紧紧跟随不肯松开,微微使力,强硬地拉她坐在病床爆宋丹芙想起来,他不许,双臂顺势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但芙,忘箭去,我们从头来过,好不好”

    宋丹芙心中大震,忘箭去,从头来过,说得真是轻巧,在他有宋筱菱,她也有顾顷浅的情况下,她和他怎么从头来过。

    “只要你点头,其余的都交给我来办。”她的想法他又怎么可能不懂,顾炎琛继续说道:“我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一个从头开始的机会。”

    他的手着她的手背,带来些许暖意,语气里着诱哄的味道,宋丹芙自然听的出来,不知如何回答好,她选择沉默。

    顾炎琛有些失望,此时,他也不能确定自己在丹芙心里还有多少分量,可以确定的是,他为丹芙挡子弹的行为,触动了丹芙的心,不然,她不会天天来看他一次,深邃眸光直望进她内心深处,缓缓问:“丹芙,你还恨我吗”

    “不知道。”宋丹芙回答,这是心里最真实的话,对顾炎琛,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恨不恨他,在她决定和顾顷浅结婚,放下和他的一切时,顾炎琛又帮她挡了子弹,把本该她来承受的痛处挡下,再次搅乱了她的心。

    这个回答令顾炎琛很不满意,他换了种方式问:“那你还爱我吗”

    恨和爱是相互的,有多恨,就有多爱,爱的越深恨的越深,没有爱就没有恨,两者相辅相成。

    宋丹芙垂眸。“不知道。”

    顾炎琛心中有些恼,连着两个问题,她都以三字真言挡下,是铁了心不想和他有未来了吗

    不,他不允许。

    “丹芙,过去的伤害我改变不了,只能用我的余生来好好爱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如果这个城市让你得到难受,我们可以出国,到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知道她的心结在哪里,顾炎琛沉声说:“你想我怎么做,只要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无论是什么,我一定都为你做到。”

    只要她一句话,他义不容辞,绝无二话。

    “我不需要补偿,只希望我们回到个各自的轨道上,平静地生活。”宋丹芙心里很乱,他的问题,她回答不了,他要的机会,她也无法给。

    “绝无可能。”他是不可能放开她,双眸紧紧地看着她的眼睛,顾炎琛沉声说:“我知道你还介意我和宋筱菱的婚姻,这点你不用担心,等我出院,我就与她离婚。”

    “你疯了。”宋丹芙瞪大眼睛看着他,离婚,他怎么能,何况宋筱菱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他不要宋筱菱,难道连孩子也不要了吗

    “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白自己要什么。”顾炎琛声音很淡,甚至带了点无情。“我爱你,要的也是你,从来就不是宋筱菱,她不过是在我被催眠的五年里,扮演了你的角色,自始至终,我爱的人都是你。”

    面对他突来的表白,宋丹芙有些无措,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对开顾炎琛,起身退了好几步,停下来后,宋丹芙还是觉得不安全,只有逃离这里,逃离顾炎琛

    她也这么做了,身后传来顾炎琛的声音。“你现在离开我不阻拦,不过,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要答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