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二章 顾炎琛为她受伤

    ;“不要嫁给他。”顾炎琛重复,握住她的大手紧了紧,透露出他的紧张,好似她的答案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收回被他握住的手,宋丹芙不悦了。“顾炎琛,我信你是被催矛所以忘了我,却不表示你能干涉我的婚姻。”

    “丹芙,你爱的是我,怎么能心无芥蒂的嫁给顾顷浅”顾炎琛咬牙,几乎要用吼了。

    宋丹芙妖娆一笑,反问:“你能娶我的姑姑宋筱菱,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你的叔叔顾顷浅”

    “你在报复我。”顾炎琛痛苦的看着她,坚信,丹芙是为了报复他娶了宋筱菱,才答应嫁给顾顷浅。

    “谈不上。”对顾炎琛的痛苦,宋丹芙无动于衷。“顾炎琛,如果你还有几分傲气在,就别露出现在表情,浪子回头金不换这一套,我从来不信,你省了吧。”

    “丹芙,你一定要这样无情吗”顾炎琛痛苦低喃,一拳狠狠打在方向盘上,车子因为他的力道而震荡了几下。

    “我也不吃自残这一套。”宋丹芙抿唇。

    “丹芙,你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放下过去的一切,不要嫁给他,回到我的身边。”顾炎琛不惜放下自尊,乞求地问她,就为了挽回他的爱人。

    “不可能。”宋丹芙斩钉截铁说:“五年前我替你坐牢,我无怨无悔,五年后你骗我,我也可以不去计较,因为那些我都不在乎,但是,你娶了宋筱菱,我零容忍,因为我在乎,你娶了她就彻底走出我的世界,我们,从此再无瓜葛。”

    “丹芙,这对我不公平。”顾炎琛带痛的眸子紧紧盯着她,沉声说道:“这不公平,五年前我负了你,我承认,但五年后,我娶宋筱菱完全是在被催眠的情况下,不是出自我的真心,我根本就不爱她。”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诗平,就好像五年前,我去替你坐牢,你想过对我又公平吗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却要背负一生的污点。”宋丹芙微笑,说出的话却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还有,你娶宋筱菱是不是真心,爱不爱她,和我都没有关系。”

    宋丹芙说话很少这么一针见血,今天,她是铁了心要与顾炎琛做过了断,所以,说话不留余地。

    “顾顷浅也不爱你。”顾炎琛很不甘心,他不想放开宋丹芙,五年前他对她的爱可能没这么深,所以能眼睁睁看着她替自己顶罪,去坐牢。

    五年后,他才意识到,他对她的爱,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是啊,他不爱我,那又怎么样,这一点也不影响我嫁给他。”宋丹芙的声音很淡很淡,对顾炎琛来说却如同致命之伤。

    “丹芙”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宋丹芙毫不客气的打断。“顾炎琛,你今天带我来这里,让我这五年的等待有了答案,也画上了句点,我感谢你,但如果你还有什么幻想,我希望你打住,我对走回头路没有兴趣。”

    说完,她打开车门走下车,这里虽然不是很好打车,但还没偏僻到没有车子经过,宋丹芙相信,总有车主愿意顺路带她回市区。

    一下车,宋丹芙就冷的哆嗦了下,咬牙忍住,她的傲骨不允许她再回到顾炎琛车上。

    目光环视四周,借此转移注意力,老实说,若不是在这里出了车祸,她对这个地方没有一点印象。

    因为车祸改变了她的一生,这个地方也让她记住了,一件温热的外套披在她肩上,宋丹芙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除了顾炎琛,没别人。

    “外面冷,到车里去吧。”他柔声说着。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宋丹芙拒绝,伸手想拉下外套还给顾炎琛,顾炎琛眼明手快阻止了她。“这里偏僻,你打不到车。”

    握住她双手,入手的冰冷让顾炎琛怒极。“冷成这样你还逞什么能,赚到车里去。”

    “我不去。”宋丹芙执拗起来,那是谁的话也听不进去,顾炎琛知道这点,见拉不的她,他索性也不拉了。“好,我陪你,要生病也一起生病。”

    “随便。”宋丹芙压根不在乎顾炎琛的身体,她连自己的身体都不在乎了。

    她不在乎,不表示顾炎琛不在乎,他淡淡的开口。“丹芙,跟我离开吧,我们出国,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从新开始生活。”

    这句话,他从出差回来就想对她说了,谁知,发生了那么的事情,他没来得及开口,此时,终于说出来了,甚幸。

    “不可能。”宋丹芙还是这三字真言。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肯放下过去,放下这里的一切,我们就能重新开始。”顾炎琛目光热切的看着她。“他们的女儿已经来了,是来找你小心。”

    顾炎琛突然大喝一声,抱住宋丹芙,身体滚向一爆直滚到车子后面,他们刚刚站的地方出现一排子弹扫过的痕迹,烟尘飞扬。

    宋丹芙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紧接着,又是一阵子弹扫射的声音,目标是她与顾炎琛躲着的车子,车子在原地晃动着,直到没了声音,车子静止。

    躲在车后的两人紧紧拥抱着,十分庆幸这两车子是防弹的,不然,他俩一定被打成马蜂窝。

    宋丹芙感觉到顾炎琛沉重身体下滑,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此时,她才感觉到自己放在顾炎琛背上的手,手心里一片温热的粘腻。

    是血,仕炎琛的血。

    “顾炎琛,顾炎琛,你怎么了”宋丹芙慌了,双手摇晃着顾炎琛的身体。

    “别摇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顾炎琛说的很慢,可以听出他在极力隐忍着身体上的痛苦。

    对,对,对,离开这里,宋丹芙很快镇定下来,扶顾炎琛上车,扯下身上的外套,用里层堵住顾炎琛背上的伤口,绑好安全,她坐进驾驶座,迅速开车离开。

    一路上,她车子开得有多快是多快,超车,避让行人,闯红灯,还要时不时分心注意顾炎琛的情况,可谓是一心多用,事后,宋丹芙都怀疑,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应顾炎琛的要求,宋丹芙把他送到顾氏旗下的医院,看着顾炎琛被推进手术室,宋丹芙才虚脱般的坐到冰冷的地上,久久出神。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