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你疯了

    ;周围女同事羡慕的不得了,原来,总裁也可以这么温柔,这么宠溺自己的女人,顾顷浅在顾氏员工心理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相比之下,总经理就逊色多了,看看总经理夫人的脸色,别提多哀怨,和几天前的那次幸福的专访,出入很大,让人不自觉怀疑,那次专访的可信度。

    看着宋筱菱,个别酸葡萄心理的女员工开始幸灾乐祸,吃豪门少夫人这碗饭,不容易啊

    自己的意大利面被顾顷浅占了,宋丹芙只好将就着吃面前的牛排,她是很想将牛排拍到顾顷浅欠扁的脸上,终究只是想想。

    有时候,想法很过瘾,现实很残忍,顾顷浅是总裁,自己还是他悲剧的助理,只能忍气吞声,宋丹芙优雅地嚼着牛排,心理恨恨的把牛排当成顾顷浅的脑袋,她嚼,她用力嚼。

    林玲和宋筱菱眼神在空中交汇,其中意味只有彼此明了。

    谢家城的心沉到谷底,得知丹芙和顾顷浅订婚,他一直以为丹芙不是自愿,是被迫,现在看着两人如此亲密地交换食物,丹芙眼里流露出不悦,可在他看来,丹芙那是娇颠,因为顾顷浅擅作主张换了食物,并没有半点被逼无奈的样子。

    他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即使没有顾炎琛,丹芙身边也还有个顾顷浅,从来没有他谢家城的位置,从来没有。

    宋丹芙的表现让顾顷浅非常满意,吃了几口意大利面,顾顷浅又开始健谈。

    “对了,家城,我听说你的专长是餐饮这一块,怎么又调到完全不沾边的业务部去了”顾顷浅问的那叫一个随意。

    几人都变了脸色。

    谢家城心中打了个突,看着顾顷浅的脸,想从他脸上找出什么,可惜,他失望了,顾顷浅老神在在,滴水不漏,根本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

    宋筱菱一脸讶异,林玲一脸愤怒,宋丹芙心里也起了疑,顾顷浅说的话很有考究,不是记得就是听说,都不是肯定用词,他今天好像特别针对谢家城,为什么

    顾炎琛眼里的不悦一闪而过,归于平静,他开口。“这是奶奶的意思。”

    隐含的意思是,顾顷浅有什么问题去问顾老夫人。

    “原来是大妈的意思。”顾顷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培养全能型人才,的确是她的作风。”

    “顾顷浅,你试探够了吗”林玲站起身,目光死死盯着顾顷浅,愤怒的就差没拍桌子了。

    在林玲看来,顾顷浅假借聊天致命,行试探之实,谢家城能忍,她可忍不了。

    林玲突然站起身,惊扰的不光是她们这一桌,整个餐厅的人都惊动了,一个个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遗漏了什么。

    “林经理这话”停顿了下,顾顷浅依旧老神在在。“恕我愚钝,没明白。”

    “你左一句,右一句,不是在试探家城吗”林玲微微眯起眼眸。“家城来顾氏上班是为了帮同学,是他讲义气,不该被屡屡试探,顾老夫人和顾炎琛都相信他,你凭什么这样侮辱他”

    “林玲。”谢家城跟着站起身,拉住林玲的手,阻止她再说出更多冒犯顾顷浅的话,一面对顾顷浅道歉。“总裁,对不起,她”

    “你跟他道什么歉该道歉的人明明是他。”林玲火大的甩开谢家城抓自己的手,指着顾炎琛。“还有你这个一声不吭,看着你被刁难的好同学。”

    最后的好同学三个字,林玲几乎是从牙齿里蹦出来。

    四周气氛变的僵硬,谢经理居然需要未婚妻来给他出头,比总裁被骂还要新鲜。

    宋丹芙看看就差没喷火的林玲,复又看着顾顷浅,完了,她是说,林玲完了,顾顷浅脸上虽然没变化,心里一定不爽,敢挑战他,纯粹是活的不耐烦了。

    顾顷浅没说话,顾炎琛也没说话的意思,谢家城脸色变的很难看,他再不济,也不需要女人来为他出头,更何况,他在顾氏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现在不是与顾顷浅翻脸的时候。

    “林玲。”拽住林玲的手,谢家城隐忍着怒气,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就要坏了他的大事,她知不知道。

    “我就要说。”林玲完全是豁出去了。“今天,索性我也把话撂这里,总所周知,谢家城是谢氏企业的继承人,来顾氏做一个小小的业务经理,简直是埋没了他的才能,还被怀疑,真是太过分了。要知道,只要谢家城愿意回谢氏,他就是总裁,和你顾顷浅的地位不相上下,何须对你称臣,受这等窝囊气。”

    “林玲。”再三劝阻她不听,谢家城也动怒了。“这里是顾氏,不容你胡言乱语,离开,立刻,马上。”

    “谢家城,你还有没有良心我这是帮你,是帮你。”林玲觉得委屈,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却不分青红皂白的来指责她,他就不想想,她是他的未婚妻啊。

    顾炎琛是他的同学,平时一副很要好的样子,面对他叔叔,顾炎琛就缩在一边,不敢吱一声。

    “不需要。”谢家城冷酷的说道,她这是帮他吗分明是给他添乱。

    顾顷浅已经对他起疑,林玲这样与顾顷浅对上,只会加重怀疑。

    “你”林玲气得说不出话来,抓起自己的包包,跑出餐厅。

    “总裁”谢家城一脸抱歉的看着顾顷浅,想解释,却被顾顷浅抬手打断。“我明白,也不会放心上,或许,我也有言辞不当之处,林经理才这么激动。”

    谢家城说:“总裁是话家常,并无言辞不当的地方,是林玲误会了,找个时间,我会让她亲自登门给总裁道歉。”

    “不必。”顾顷浅淡淡看向餐厅门口。“你快去追她,别出什么事才好。”

    谢家城看向宋丹芙,宋丹芙纳闷儿,他不去追未婚妻,看着她做什么

    宋筱菱一脸忧心忡忡的开口。“家城,小叔叔说的对,林玲情绪很激动,你追上她后不要和她吵,要尽量顺着她,等她冷静下来,什么都好说。”

    谢家城点头,快速走向餐厅门口。

    宋丹芙原本看着谢家城的背影,若有所思,感觉到大腿上突来一股重量,垂眸一看,嗬,一只大手,可想而知,大手的主人是坐在她身边的顾顷浅,这里是餐厅,是公众场合,他也太大胆了。

    宋丹芙怒瞪他,那眼神好像在问,你疯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