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五章 夫妻同心

    ;他回家了。

    不过,回得是他和丹芙的那个家,可惜,丹芙没有回去,他不想一个人呆在曾经和丹芙一起住的屋子里,没有了丹芙,那屋子冷的可怕,他又不想回顾家,只好来办公室,一边喝酒,一边想丹芙。

    医院病房里,被顾顷浅问起宋筱菱,他无言以对,也看出了丹芙眼里难过,丹芙以为他是为了宋筱菱才没有去警局救她,其实不是,真不是,他根本不知道她出了事,不然,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他也不会不管她。

    五年前的错误,他不会再犯,可惜,丹芙会信吗

    不会,他知道,丹芙不会,他看到了丹芙眼里的绝望,所以,丹芙不会再信他。

    可是丹芙,你可知道,我比你更绝望。

    我身边有宋筱菱,你身边也有顾顷浅,我想在一起真的很难,难就放弃了吗不,他无法放弃,也绝对不能放弃,他爱丹芙,他爱她。

    没有了丹芙的人生,他将怎么继续。

    即使丹芙不信,他也要去解释,对,他要去解释,顾炎琛从沙发上弹坐起来,一阵风般走向门口,随即想到自己身上的味儿,复又折回来,走进附设的休息室梳洗。

    秘书一脸茫然,总经理这是怎么了

    总裁室,顾顷浅倒了杯水给宋丹芙,宋丹芙接过,没有喝,双手捧着水杯,秋瞳看着顾顷浅。“你还没回答我,让我失忆的人是不仕炎琛”

    她执意要一个答案,和顾炎琛牵扯十几年,谁对谁错,她已经无力去计较,只想知道,是不是他设计自己。

    她一个坐过牢的女人,顾炎琛还设计她,太他妈不是人了。

    “我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不过跟他脱不了关系。”顾顷浅淡笑。“丹芙,我在乎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记忆,记忆丢了没关系,我们可以创造更多的记忆。”

    她没有记忆,他同样要她,足以证明他的不在乎。

    顾顷浅的目光太过直接,宋丹芙心惊,身体也跟着一颤,赶忙低下头喝水,借此避开他炙热的紫眸。

    好像没看到她的不自在一样,顾顷浅坐回她身爆轻轻拥着她娇小的身子,紫眸盯着她红润的唇瓣。

    宋丹芙洋装咳了声,问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或许是想和你重新开始,或许是其他,琛的心思向来慎密,谁知道呢”顾顷浅伸手拿走宋丹芙手里的水杯,放到茶几上。

    水杯太碍事,从她进来他就想吻她了,能忍到现在已经不容易,若是她没拿稳水杯,掉地上发出声音,打扰了和她,他不许。

    他取走手里的水杯,宋丹芙并没意识到顾顷浅的目的,很赞同顾顷浅的说法。“他的心思的确不好猜。”

    五年前猜不透,五年的今天,她依然猜不透。

    “不许想他。”霸道的语气,蛮横又强硬,在宋丹芙惊讶之余,他的唇已经压了下来,深深吻住她。

    顾顷浅抱她坐到他腿上,吻,霸道,热烈却不粗鲁。

    宋丹芙脑子懵了,他浓烈而独特的气息,令她晕眩,也让她无力反抗。

    一楼大厅。

    “总总经理。”小美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顾炎琛,两只不大不小的眼睛里就差没冒出心形泡泡。

    总经理还是那么帅。

    “丹芙呢”无视小接待的目光,顾炎琛直接问。

    “丹丹芙”小美结巴,眼眸眨了眨,被顾炎琛的魅力深深迷住,顾炎琛蹙眉,修长的手指在工作台上敲了敲,小美快速的回答。“哦,丹芙去总裁室啦。”

    “她去总裁室做什么”顾炎琛脸色一沉,心里泛起不好的预感。

    “上班啊”小美双手放在胸前,一脸羡慕。“总裁已经把丹芙调到身边去啦,大概是想夫妻一起上班,腻歪呢。”

    “夫妻。”一字一顿,顾顷浅脸色凝聚起风暴。

    不好的预感实现了,丹芙一定知道了真相。

    “是啊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犹不自知的小美还在陶醉,突然想到问自己的人仕炎琛,是总经理,顾家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丹芙是总裁的未婚妻。

    “总经理”刚想问,却只来得及看到顾炎琛走入电梯的身影。“哎,怎么这样,人家还没说完呢”

    丹芙这样,总经理也这样,一个一个都不听她把话说完,真是的。

    太过急切,没有等电梯里的人出来,顾炎琛就迈步走入,他没想到的是,一走进电梯就见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宋丹芙本是下楼收拾自己物品的,碰到顾炎琛,她楞了楞,想到他骗自己,俏脸一沉,提起脚步准备绕过顾炎琛走出去。

    顾炎琛怎么可能让她赚大手一伸,环住她腰身,同时按下上升键,宋丹芙怒了。“你做什么”

    “我们谈谈。”顾炎琛说道。

    “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甩开顾炎琛的手,宋丹芙退到角落里,一脸戒备的看着顾炎琛。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顾炎琛想再次抓她入怀,只需伸手即可,他之所以没那么做的原因是宋丹芙脸上的防备。

    她对自己的防备毫不掩饰,顾炎琛的心揪痛。

    电梯在二十九楼停下,顾炎琛按住电梯开门键,看着宋丹芙,宋丹芙不愿意出去,站在原地不动,顾炎琛也不动,深邃眸子灼灼地看着她,静静等待。

    两人僵持不下,宋丹芙心里明白,顾炎琛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若她一个小时不出电梯,他等一个小时,她一整天不出电梯,他能在这里与她耗一整天,这就仕炎琛。

    一咬牙,宋丹芙恨恨地瞪了顾炎琛一眼,她不是妥协,而是觉得,跟顾炎琛僵持在电梯口,丢人。

    顾炎琛笑了,笑容苦涩。

    总经理室,安静的好似没有人存在一样,宋丹芙站在空旷的地方,看着面前的顾炎琛,从进门,他就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暗沉的眸子看着她。

    深吸口气,宋丹芙让自己冷静下来,明明是他说要谈谈的,结果,到了办公室,他反而装起哑巴来。

    宋丹芙突然觉得,自己疯了才和顾炎琛来这里,她才转身,腰上就多出了一双大手,身体被他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放开我。”宋丹芙挣扎,感觉到他胸膛传递在她后背的热度,也嗅到他身上压抑的痛苦气息。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