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四章 总裁夫人

    ;疑惑塞满了宋丹芙的心,理都理不清,走进大厅,一阵风刮到她面前,抬眸,宋丹芙看到小美带怒的笑脸。

    “小美,谁惹你了”宋丹芙问,不是她多事,而是,小美的样子就是冲着她来的,小美指控道:“丹芙,宋丹芙,你太不够意思了,亏我们还是好友,是好同事,我什么都和你说,你居然瞒着我,可恶,可恶,可恶。”

    宋丹芙看着小美,她很想笑,怎么看小美都像日本动画片里的女孩,抓狂的时候也是大喊,可恶,可恶,可恶。

    “我瞒着你什么了”宋丹芙想了下,想不出自己瞒着小美什么事

    “你是总裁夫人,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小美觉着嘴,拿眼斜睨她。“你就算要低调,可以不告诉别人,但我秘系不同啊,你怎么可以瞒我。”

    小美想的是,你瞒着别人可以,就是不能瞒着我。

    “我不是总裁夫人。”宋丹芙斩钉截铁的说道,脸色微微变了变。

    “还装,我都上网查过了,你和总裁订婚一个多月。”从手机里找出自己看过的新闻,小美把手机递到宋丹芙面前。“诺诺诺,证据确凿,看你还怎么赖。”

    “一个多月。”宋丹芙被惊到,快速接过手机浏览,的确是订婚一个月多,怎么会这样呢她和顾顷浅明明没认识那么久,宋丹芙喃喃自语。“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虽然没有照片,可网上发布消息的日期再真实不过,如小美所说,她赖不掉。

    “丹芙,丹芙。”小美被宋丹芙失神的样子吓到,伸手在宋丹芙面前晃。“你没事吧”

    宋丹芙反应过来,手机还给小美。“小美,这里麻烦你了,我上楼一趟。”

    她要去问顾顷浅,顾顷浅是当事人,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宋丹芙跑到电梯前,恰巧电梯门开启,宋丹芙一头冲进去。小美在后面喊。“哎,丹芙,我还没说完呢,人事部命令下来,你被调到总裁室当助理,不用在这里上班了,哎呀,跑那么快做什么”

    电梯门无情的关上,宋丹芙什么也听不到。

    早就站在一边的林经理走过来,嘲讽道:“跑那么快,当然是赶着投胎。”

    “林经理,你很羡慕吧”小美笑嘻嘻地看着林经理,心里想的却是,含说丹芙赶着投胎,你还投胎的机会都没呢

    “我羡慕她,笑话。”林经理冷冷看着小美。“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工作。”

    林经理踩着高跟鞋,很神气的走了。

    “你当然羡慕了,丹芙可是总裁夫人,一个不爽开除你都不在话下,看你能拽到几时。”小美在背后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对着林经理离开的方向。

    宋丹芙出了电梯,直接走到总裁室,也不知道是不仕顷浅先打过招呼,秘书室的人没有出来拦她,让她很顺利的就进了总裁室。

    没有听到声,却听到开门声,顾顷浅从一堆文件中抬头,想看看谁这么大胆,进他办公室不,见是宋丹芙,俊雅的脸浮起一抹柔和。“这么快就收拾好东西了”

    见她两手空空,且脸色煞白煞白的,顾顷浅蹙起剑眉,推开椅子站起身。

    “为什么”宋丹芙问,声音中不自觉的。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许多疑惑得到解释,脸色也煞白,难怪顾老夫人和宋筱菱,以及顾家的佣人,目睹她和顾顷浅在一起没有一点讶异,在她们眼里,她和顾顷浅是未婚夫妻。

    她还在疑惑,顾老夫人说她和顾顷浅婚事时,那么自然,原来,所有人都知道她仕顷浅的未婚妻,唯独她自己不知道。

    这种感觉很不好,十分不好。

    顾顷浅扶着她到沙发坐下,高大的身体坐在她旁爆轻轻握住她微微发凉的小手。“出什么事了脸色这样差,来上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顾顷浅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想找出让宋丹芙这样时常的原因,短短的时间里,因该不会发生什么才是。

    宋丹芙抬眸,盈盈秋瞳瞬也不瞬看着顾顷浅,缓缓启唇。“我们一个月前就订婚了,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你又为什么不说”

    他那么理直气壮地侵占她的身子,她虽然没有多痛苦,却自责的要死,以为自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一边和顾炎琛在一起,一边抵挡不住顾顷浅碰她,苦不堪言。

    她以为自己对不起顾炎琛,却哪里知道,顾顷浅才是最有资格碰她的人。

    想到顾炎琛,宋丹芙的脸色更白了,可以说是惨白,顾炎琛一定也知道她和顾顷浅订婚的事,可他还

    天,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团乱。

    顾顷浅很快从愣怔中恢复,紫眸直看进宋丹芙水眸里。

    “你都说了,你一点印象都没有,我说,你会信吗”自嘲一笑,顾顷浅说:“大概会当我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到处乱认未婚妻。”

    带宋丹芙在身爆他就料到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所以,当面对宋丹芙的质问,顾顷浅一点也不慌。

    “顾顷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宋丹芙更想问的是,自己怎么就成了他的未婚妻。

    “很简单,有些该记得的事情,你却忘记了。”顾顷浅毫不在意,揽过她的肩,让她靠着自己。“不过没关系,我不在乎。”

    就算她没有一个月的记忆,他依然要她,一点也不冲突。

    靠在他怀里,宋丹芙觉得安心,不过,有些事她还是要问:“我的失忆,是因为宋家那场大火吗”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失去记忆,肯定有什么原因。

    “不。”顾顷浅淡淡吐出三个字。“是人为。”

    “人为。”宋丹芙一惊,从顾顷浅怀里抬起头。“顾炎琛,仕炎琛做的”

    二十九楼,秘书敲响总经理室的门,得到回应,她推门走入。

    满屋的酒气扑鼻而来,一片烟雾缭绕中,秘书看到斜躺在沙发上的顾炎琛。

    急急过去打开落地窗通风,秘书问:“总经理,您昨晚没回家”

    家,顾炎琛笑了,俊脸上满是落寞。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