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 回到顾家

    ;宋丹芙站在阳台上,任由夜晚的冷风吹着自己,试图让脑子清醒点。

    她非常需要清醒,因为,她不知道怎么的,脑子不清醒就答应顾顷浅住到顾家来,顾顷浅带着她直接回了三楼他的房间,中途除了佣人看见,没有惊动任何人。

    此时,顾顷浅在浴室洗澡,她才免于应付他,来阳台上透气,试图理清脑子里的一团乱麻。

    事情要从顾炎琛到医院看她说起,她与顾炎琛两人相对无言,然后顾顷浅问起宋筱菱的情况,她那时才知道,原来,顾炎琛没有去警局救她是因为宋筱菱,他为了宋筱菱而不顾她的死活。

    同五年前入狱那会儿一样,她又尝到了心痛的滋味,不同的是,这次她身边有个顾顷浅在,五年前只有她一个人。

    然后两人说了什么,她完全没注意听,整个脑子浑浑噩噩,再然后,她就在这里了。

    “在想什么”温柔的声音响在她背后,紧接着腰上多出一双手,身体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淡淡的沐浴扑鼻而来。

    仕顷浅,他在始终在自己身边。

    两人在外面吃了晚饭才回到顾家,顾顷浅带着宋丹芙直接回了三楼他的房间,除了佣人看见,没有惊动任何人。

    “别理我,我需要一个人静静。”宋丹芙没有推开顾顷浅,想让他放开自己,却有贪恋他身上的温暖,很矛盾的心里。

    “通常说需要一个人静静的人,心里肯定有想不通的事情纠结着。”顾顷浅说的煞有介事。“一个人胡思乱想不会有结果,不如找个人与自己一起想。”

    他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明白她跟自己回来顾家,是因为受了打击,也是为了气顾炎琛,没有想后果,现在冷静下来,许多被她忽略的事情就冒了出来。

    不过,无论她在想什么,他都不会再放她离开了。

    宋丹芙觉得他话里有话,转身看着他问:“找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顾顷浅的意思很明显,不用考虑别人,找他就好。

    “你”宋丹芙不是笨蛋,一眼就看出顾顷浅的意思,撇了撇嘴。“还是算了吧”

    “丹芙,你真懂的怎么打击我。”顾顷浅笑的很无奈。

    宋丹芙斜睨他一眼。“你有被打击到吗”

    “有,不信你摸摸看。”抓住她一只柔荑,放在自己胸口处,顾顷浅一脸认真。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宋丹芙真心觉得很欢乐。

    顾顷浅瞪她,宋丹芙止住笑,从他手里抽回手。“别闹了,你先去睡吧。”

    “你都没有睡,我也不急。”顾顷浅旧事重提。“想不通的事情,再用力想,一时半会也想不通,反而会让心里的疑惑变大,然后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宋丹芙一愣,看着顾顷浅,他在游说自己,不是吧,一向独断专行的顾氏总裁,居然在游说她一个小小的大堂接待员。

    更天雷滚滚的是,她竟然赞同他的说法,因为,她确实如顾顷浅说的那样,心里的疑惑不但没得到解决,反而越积越多。

    宋丹芙再次笑了,很没心没肺。

    “你笑什么”顾顷浅蹙眉,紫眸暗沉如夜色中的星辰。

    看着宋丹芙因为笑而发红的脸,顾顷浅心里是高兴的,比起医院里那脸色苍白,神思恍惚的宋丹芙,他宁愿看此时的她。

    她虽然是在取笑他,但起码,她是在笑,这就足够了。

    “我笑是因为我觉得你说的有理,奇怪吧。”目光与他对视,宋丹芙真心想说一句,他那双紫色的眼睛,真的有让人堕落的本钱。

    尤其是他注视你的时候,太潋滟,太妖娆。

    潋滟,妖娆,一般是形容女人的词汇,宋丹芙第一次觉得,男人用也很贴切。

    “一点都不奇怪,我上学的时候,选修过心里学。”顾顷浅十分淡定,因为他并不知道宋丹芙在想什么。

    宋丹芙好奇的问:“你在哪儿上的学”

    “美国,曾经也在日本著名的医科大学做过交换生。”因为外公朋友的,他义无反顾的就去了。

    “你是医生。”宋丹芙讶异极了,他不仕家的少爷吗怎么会学医。

    他接手顾氏后,员工们私下都说他是难得一见的领导奇才,每一个决策都让人信服,大家都因为追随他而感到荣幸,卯足了劲的工作。

    若是让顾氏的员工知道总裁是医生,会不会和自己一样,觉得这世界玄幻了。

    “我看起来不像是治病救人的。”顾顷浅挑眉,她是在质疑他吗不想活了。

    “不像。”老实的,宋丹芙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你看起来更像杀人的。”

    “是吗”紫眸一转,顾顷浅神秘兮兮的看着宋丹芙。“没准儿,我还真是杀手。”

    宋丹芙浑身一僵,脸上的血色慢慢褪去,顾顷浅瞬间反应过来,丹芙被抓进警局就是因为亚洲赌王被杀一事,她心里一定留下了阴影。

    顾顷浅刚想解释,宋丹芙却先他一步开口。“这种话以后都不要再说,要是让有心人听见,到警局去告密,警局的人可不管你是不是无辜的,先把你抓起来审问一番,没有结果再放了你,然后给你一个只是例行公事,希望配合的借口,到时候你就是有理也说不清。”

    自己在警局遭受的,是她这辈子的噩梦,她不想顾顷浅也遭受一遍。

    紧紧抱着她,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顾顷浅问:“还会害怕吗”

    “嗯。”宋丹芙在他胸前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她不想伪装。

    医院里,顾炎琛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能淡定的回答不是什么大事,很容易就把自己伪装起来,在顾顷浅面前,她总是表露出真实的自己,很奇怪,却无从得知答案。

    “以后不会了,我保证。”心疼地拍着她的背,顾顷浅紫眸里一片阴霾,伤害宋丹芙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不管是谁,敢伤害丹芙,就要有承受他怒气的心里准备。

    顾顷浅心里正阴暗地想着如何给丹芙出气,丹芙的声音自他怀中传来。“顾顷浅,一会儿让人给我准备间客房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