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九章 他有未婚妻了

    ;高级病房,属于医院的特殊楼层,出入人员很少,此时走廊上并没有什么人。

    管家脸色变的十分难看,顾老夫人说的对,他如今的身份仕家管家,顾炎琛仕家少爷,他的确没资格去责怪顾炎琛。

    “这颗棋子已经不听话,您还要继续用吗”管家问,在他看来,顾炎琛已经脱离掌控,一颗脱离掌控的棋子是不稳定的,就如不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能爆炸。

    唯一的办法是拆除毁去。

    “没办法,谁叫棋子只有一颗,不用他,还能用谁。”顾老夫人目光冷峭。“当然,如果你有办法把顾顷浅从顾氏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并且不会遭到董事会的为难,我可以毁了这颗不听话的棋子。”

    管家默了,心知,他无法做到顾老夫人的要求。

    眼看着宋筱菱受苦,他若不做点什么,心里很不好过。

    “老夫人,我们不能再这样什么也不做了,顾炎琛想杀了小菱肚子里的孩子,一次不成功,还有后面的许多次,只要小菱的孩子活着,顾炎琛就不会放弃。”管家满脸担忧。“这个孩子对我们太重要,他能取代顾炎琛,为我们达到目的,一定不能出任何意外。”

    “我不会让他得逞。”顾老夫人斩钉截铁的说:“你记得多派些人保护小菱。”

    “是。”目的达到,管家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宋丹芙无聊地坐在病,俏脸阴沉,满眼不悦。

    从医生宣布她没事了,随时可以出院开始,她的脸色就没好过,原因仕顷浅不让出院。

    水眸瞪向罪魁祸首,乖乖,那个罪魁祸首竟然毫无所觉,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平板不知道在做什么,浑身透着一个稳重气息。

    人们常说认真的女人最有魅力,宋丹芙此时觉得,认真的男人也很有魅力。

    顾顷浅更是个中翘楚,家世背景不用说,就凭他的脸,以及那双罕见的潋滟紫眸,多少女人倒贴都想跟着他。

    对了,怎么从来没听说顾顷浅有女朋友之类的,顾炎琛都结婚了,他仕炎琛的叔叔,因该也结婚了吧

    宋丹芙惊觉,她对顾顷浅的事情竟然一无所知。

    就在宋丹芙胡思乱想至之际,顾顷浅突然抬眸,深邃的眸光直直和她的对上,两人谁都没先开口,就那么彼此看着。

    “这样看着我,是被我的容貌所折服了吗”顾顷浅问,唇酱起一抹笑容,很妖孽。

    宋丹芙只觉得心脏如触电般,整个背脊都是麻麻的,更搞笑的是,她竟然该死的赞同他的说法。

    他的容貌真是无可挑剔,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和顾顷浅不是情人,此时,她看顾顷浅怎么越看越觉得他很西施。

    “男人长成你这样,只能算是悲剧。”撇开脸,宋丹芙嘀咕。“更悲剧的是你老婆。”

    一个男人,如果能称得上漂亮的话,不是人妖就是纯属欠揍。

    她的小矫情模样,了顾顷浅,放下手里的平板,起身走都宋丹芙面前,在病床边坐下。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他问,宋丹芙不看他,顾顷浅也不在意,直接伸手握住她下巴,迫使她看着他。

    “我说,男人长成你这样,只能算是悲剧。”宋丹芙聪明的没说后面一句,她说的小声,希望顾顷浅没听到。

    “后面一句。”顾顷浅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她,他可不觉得,男人长的好看有什么可悲剧的。

    宋丹芙恍惚的想,自己说的那么小声,他不可能听到,一定适意诱她的。

    “没有了。”她面容坚定,顾顷浅的笑容扩大。“我好像听到老婆两个字。”

    宋丹芙错愕,他听到了,他怎么可能听到。

    顾顷浅不会告诉她,他不是听到的,而是看到的,只要看着她的嘴唇动,他就能知道她在嘀咕什么。

    官方一点的说法是,他懂唇语。

    “我说,更悲剧的是你老婆。”宋丹芙豁出去了,她本就是个敢作敢当的人,说了什么,就是什么,不会那些弯弯肠子。

    “我老婆,我还没老婆。”顾顷浅说,眼睑掀了掀,紫眸一片潋滟。

    宋丹芙一愣,他没老婆,心里开始冒着泡泡,喜悦的泡泡。

    “不过,快有了。”顾顷浅看着宋丹芙,目光,宋丹芙错过了顾顷浅的目光,只感觉到心里的泡泡,一个一个碎在她面前,他有未婚妻了,他有未婚妻了,他有未婚妻了。

    失落的同时,怒气飙升,哪有这样说话说一半的,太过分了。

    “你很生气”看着她带怒气的水眸,顾顷浅心情特好,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贴着她唇角问:“想不想知道是谁”

    “一点都不想。”一把推开他,宋丹芙掩饰住突来的心疼,冷冷说道:“你老婆是谁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我要出院。”

    “真不想知道”顾顷浅挑眉问,宋丹芙坚定,顾顷浅故作遗憾的说:“我本来还想和你聊聊她,既然你不想知道她是谁,那就算了吧。”

    “顾顷浅,我要出院。”再听他说他未婚妻,她的心会更痛,让心不痛的方法就是发火。

    他明明有了未婚妻,却还来招惹她,这让宋丹芙火大,无法冲顾顷浅发火的原因是,她自己也有顾炎琛,所以,她与顾顷浅两人算是半斤对八两,谁也不能说谁。

    不等顾顷浅回答,宋丹芙直接掀开被子滑下床,双脚才着地,一只大手扣住她的要,她身体失去平衡,倒入他怀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顷浅拉坐在他腿上,还是以一种标准的不和谐姿势。

    两人面对面,有宋丹芙顿时矫情的红了脸。

    感觉心里有只小鹿在乱蹦乱跳。

    “话还没说完,想去哪儿”抱着她,顾顷浅用力地将她压在怀里,两人身子紧密贴着,这种姿势宋丹芙觉得,要是被人看见,她绝对没脸见人了。

    “你先放开。”宋丹芙推着他想要离开,反而换来顾顷浅愈发用力的抱着,她不淡定了。

    “就这样说话,很方便的。”顾顷浅说的面不改色,很淡定地摸了摸宋丹芙的头。“乖,你不重,不用担心压垮我。”

    方便,宋丹芙背脊一僵,他在说什么鬼话,还有,她什么时候担心自己压垮他了。

    如果可以,她最想做的是将他从窗户丢出去,好不好。

    感觉到门口有道犀利的视线正盯着他们,顾顷浅唇角微扬,他还是来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