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七章 贪恋他的温暖

    ;顾炎琛得到宋丹芙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电话里手下还说了些什么,他没注意听,满脑子都是宋丹芙进了警局,并且在警局里呆近二十个小时,那么长的时间里发生过什么,他不敢猜测。

    问明丹芙的情况,知道她被顾顷浅从警局带出来后直接去了医院,顾炎琛再也安奈不住要去医院看她的心情。

    一楼,顾炎琛碰到刚刚上楼的宋筱菱,宋筱菱见他急匆匆的样子,疑惑的问:“琛,你要出门吗”

    顾炎琛急着出门,没有理会宋筱菱。

    被忽视,宋筱菱心里愤恨,伸手挡住顾炎琛,顾炎琛没想到她会这样做,心急的他没有注意到宋筱菱身后是台阶,下意识推开宋筱菱。

    宋筱菱尖叫一声,身体向后倒去,接着咕噜噜滚下楼梯,顾炎琛看着她滚落的身体,脑子有片刻的空白。

    顾老夫人和管家听到声音从餐厅出来,看见宋筱菱趴在地上,楼梯上站着顾炎琛。

    “这是怎么回事”顾老夫人问,见顾炎琛还站着不动,老人家怒了。“小琛,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下来扶小菱起来。”

    这小两口又闹哪出

    管家去叫宋筱菱,宋筱菱一动不动,管家又叫了她几声还是反应,眼尖的看到地上的血迹,管家吓的脸都白了。

    “老夫人,少夫人可能”剩下的话没能说出口,顾老夫人也看到了血迹,赶忙让顾炎琛去开车,几人七手八脚的将宋筱菱送到医院。

    急诊室外,顾炎琛站在一爆面无表情,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此时自己说有事离开,奶奶一定不会同意,他不想忤逆奶奶。

    丹芙已经让顾顷浅带出警局,且人又在医院,肯定不会出什么事情,他晚一点去也没有关系。

    顾炎琛不知道的是,有时候,晚一点,就是一辈子也挽回不了的遗憾。

    宋丹芙醒来,一身疲倦,脑子还昏昏沉沉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愣愣发呆。

    “醒了。”身边一个声音问,宋丹芙转头一看,仕顷浅,他正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紫眸定定看着她。

    他怎么在这里

    耳边仿佛又响起昏迷前听到的一句话。“你敢掐死她,我立马让整个警局给她陪葬。”

    这话仕顷浅说的,她记得他的声音,那样的冰冷,那样的不可一世。

    “你怎么回来了”她问。

    “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你就被人掐死了。”想到当时的情况,顾顷浅就无法不训她几句。“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那样笨,别人要掐死你,你都不知道反抗,学的那些技能不用,等着发霉吗”

    宋丹芙被训的很是委屈,反抗,她要怎么反抗先不说人家的身份,就她一个小小的弱女子,想要反抗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心里委屈,加上在警局差点被掐死的恐惧,如今见到熟悉的顾顷浅,宋丹芙竟然不自觉的流下泪来。

    顾顷浅见她哭,以为她是哪儿疼了,慌忙过来,在床边坐下,语气里尽是心疼。“怎么了是不是哪儿疼”

    医生说她只是饿晕,除了脖颈上有被人掐过的痕迹,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口,难道那些人还对她做了别的,连医生也检查不出来,顾顷浅觉得有这个可能,他不信任这里的医生,得找个时间带她回曼哈顿,他亲自给她检查身体。

    宋丹芙没有觉得哪儿疼,无法回答,看着顾顷浅那样关心她,心里流过暖流,入狱后,她的人生都是冰冷的,出狱后和顾炎琛在一起,她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如今有人能给她温暖,她想抓住。

    想到顾炎琛,宋丹芙有一丝恍惚,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来救自己,反而仕顷浅来救她。

    “你到底哪儿不舒服,别尽愣着,你得告诉我。”顾顷浅看着她这样,心里担心的不得了。

    他的着急,他的担忧,宋丹芙都看在眼里,突然扑入他怀中,双手紧紧抱着他,就让她放纵一次,自私一次,谁叫她贪恋他的温暖。

    意识到她已经不记得过往,只是个普通女孩,一般二十岁女孩遇到这样的情况,难免被惊吓到,她是吓坏了,感觉到她的依恋,顾顷浅笑了,紫眸瞬间亮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你已经离开那里,不会再有人来伤害你。”轻轻拍着她的背,顾顷浅声音低柔,语气坚定。“丹芙,你放心,在我身爆绝对不会再有人伤害你,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丹芙出事时,他在飞机上,没能第一时间救下她,是他的不是,以后不会了,他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宋丹芙抬头看着顾顷浅,他这是在自责吗

    他何需自责,自己被警察带走那会儿,他说不定在飞机上。

    至于在本市的顾炎琛,那个最该来救她的人,却没有来,她记得,自己随警察离开时曾叫林阿姨打电话给顾炎琛,意思就是让他来救她,结果,他没有来,甚至是不闻不问。

    不对,他不是不闻不问,他派了一个女人来带走她,只是她没有跟着走。

    宋丹芙心里一惊,顾顷浅不会也是那样带自己来医院的吧,要是那样就糟了,他仕氏的总裁,惹上官司对公司和他的名誉都有害。

    “你怎么带我出来的”千万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样,她不想害顾顷浅。

    “当然是抱着你出来的。”顾顷浅回答,眸光转为戏谑。“还是说,你以为晕倒的你还能自己走出来。”

    “我不是这意思。”宋丹芙不高兴了,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思说冷笑话。

    顾顷浅哪里不知道她的意思,那么说不过是想逗逗她,笑着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认真说道:“放心吧,你殊明正大出来,他们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可是,他们说我是那个什么国际罪犯,还是杀手。”宋丹芙现在想想都心惊。“一个月前亚洲赌王死了,他们就说是我杀的,原因是那个杀手的身材和我很相似,天晓得,那时候我还在牢里,别说杀人了,连自由都没有。”

    顾顷浅不语,心想,失忆真是件美好的事情。

    瞧她说得多么理直气壮,多么无辜,如果不是他也在场,还真的会相信她是无辜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