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 生离死别

    ;“非法拘禁,传讯问话,随便你怎么想,不过,你要在这里呆上四十八小时,我们会再来,到时候”故意停顿了下,黑人走到宋丹芙面前,淡淡的说:“到时候,希望你已经想到对我们有用的事情了。”

    两人没有等宋丹芙回答,径自离去。

    眼睁睁看着审讯室的门关上,宋丹芙出奇的平静,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就是喊破了喉咙警察也不会来。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她竟然想到了顾顷浅,若顾顷浅没有因为有事离开几天,他是不是回来救自己。

    心中答案很肯定,他会来,他一定会来。

    没有理由,宋丹芙就是相信顾顷浅会来救她,某些时候,她相信顾顷浅比顾炎琛还多。

    审讯室里没有空调,更没有窗户,宋丹芙却觉得冷,一阵阵凉风灌入审讯室,冷的她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抬头看见左上角有个排气扇,冷空气就是从排气扇进来,而她坐的地方正好对着排气扇,真心悲剧。

    又一轮的饥饿感袭来,宋丹芙在心里和身体的双重疲惫下,加上饥寒交迫,整个人有点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拍自己肩膀,宋丹芙抬头看去,一个女人站在自己面前,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简单利落。

    她正笑看着自己,双眸因为笑意顾盼生辉,妖娆无双。

    “我这是在做梦吗”宋丹芙低语。

    “回来不到两个月,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还进了警局,宋丹芙,你可真是出息了。”女子脸上笑意不减,扫过宋丹芙被铐的手和脚,眸中掠过一抹狠戾。

    听到她说出自己名字,宋丹芙脑子立马清醒了,看着女子瞪圆了眼睛。“这里是警局的审讯室,你怎么进来的”

    不知道这女子是谁来此做什么宋丹芙只是不自觉的担心她的安全。

    “小小一个警局,我们还不放在眼里。”女子说着从头发上拔发簪,宋丹芙此时才发现,原来女子的头发是浪卷,此时披在女子肩上,更增添了几分风情。

    正在她胡乱想时,也不知道女子如何办到的,原本铐着她的手铐和脚铐都开了,宋丹芙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发簪,竟然打开了她的手铐和脚铐,速度比钥匙还快,真是奇迹啊

    “你是怎么办到的”宋丹芙心想,这开锁技术,要是闯空门绝对没问题。

    她开始怀疑这女子是不是专门闯空门的小偷。

    “小意思,走吧。”女子将发簪重新固定好波浪长发,回头见宋丹芙还愣愣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女子蹙眉。“再不赚是想等着警局的人请你吃饭啊”

    宋丹芙无语,她现在还饿着,这警局太不人道,一天都没给她一口水喝,一碗饭吃,所以她现在特别饿。

    即使再饿,宋丹芙的理智还是有,明白自己要是这样跟女子离开,她就真成了黑人说的那什么国际罪犯,以后走到哪儿都会被通缉,她不想那样。

    但女子冒着危险来救她的情,她又不能无视,宋丹芙很纠结,虽然她不知道女子救她的用意,可她相信女子没有恶意。

    在宋丹芙纠结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审讯室里的两人都听见了,女子蹙眉说:“快赚被发现就走不了了。”

    “你先赚我还不能离开。”宋丹芙斩钉截铁的说:“不管你是谁派来救我的,我都谢谢你,也谢谢他。”

    脚步声愈来愈近,女子也看出宋丹芙的绝决,狠狠瞪了她一眼,单脚踩在椅子上,身体瞬间跃起,从排气扇的位置离去。

    宋丹芙这才看到,排气扇被拆了,原来,她是从排气扇的小窗口进来的。

    对了,她竟然忘了问女子的名字,以后出去了道谢都找不到人。

    随即一,她是炎哥哥找来救自己的人,以后问炎哥哥也是一样。

    宋丹芙会这么想是用了排除法,顾顷浅要离开几天,所以不可能仕顷浅,在本市也就只有顾炎琛了,顾炎琛仕氏的总经理,想找一个人来救她太容易了。

    审讯室的门打开,先前的黑人和小麦肤色男人走进来,见宋丹芙站在桌子爆而不是被铐在椅子上,两人明显楞了下。

    宋丹芙撇撇嘴,走回椅子坐下。

    “宋好本事,手脚被铐的情况下都能自己解开,起来活动筋骨,真是惬意。”小麦肤色男人嘲讽地看着宋丹芙,事实摆在眼前,看她还能怎么抵赖。

    “你可真会说笑,双手双脚被铐着,我自己怎么可能解得开。”宋丹芙冷淡反驳。“难道不是你们好心,在明知道我逃不了的前提下帮我解开了手脚铐,怎么能赖我身上。”

    小麦肤色男人脸色一变,突然欺进宋丹芙,双手掐上她优美的脖子,恶狠狠地警告。“你已经耽误我们十几个小时,再不从实招来,我掐死你。”

    宋丹芙难受得透不过气来,窒息的感觉围绕着她,奇怪的是,面对死亡,她心里没有一丝恐惧。

    “你想我招什么”断断续续声音溢出唇瓣,宋丹芙清楚地感觉到,他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只要他再用力点儿就能拧断她的脖子。

    小麦肤色男人以为宋丹芙还是嘴硬,手下慢慢加重力道,站在一边的黑人漠然地看着,没有阻止同伴的意思。

    宋丹芙现在十分后悔,早知道留下的命运是死亡,她真该跟女子离开,大不了就是满世界的跑,东躲**总好过死。

    人要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面对生死,她脑海里竟然浮现顾顷浅的脸,和那双潋滟的紫眸。

    顾顷浅,如果你回来看到的是我的尸体,你会怎么样

    不,顾顷浅不会有机会看到她的尸体,这两人肯定会来个毁尸灭迹,空气越来越稀薄,胸口闷的疼痛,宋丹芙缓缓闭上眼眸,这就是死亡的气息吧,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是这样死去。

    “你敢掐死她,我立马会让整个警局为她陪葬。”冷冷的声音冷冽如寒冰,出现在门口的男人一脸铁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