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说谎

    ;犹豫只是一瞬间,宋丹芙走到顾炎琛面前,顾炎琛像是等不及她的慢动作,伸手拽住她手臂一拉,她跌入他怀中,有力的双臂紧紧抱着她,头埋入她发丝间,嗅闻着来自她发丝上的清香。

    “我好想你。”顾炎琛低喃,原本出差的计划是一个礼拜,他硬是不眠不休的缩短为四天,提前三天回来,就是为了她。

    那晚,他打定主意把她变成他的,无视她的反抗,执意拥有她,她哭了,并且哭的很伤心,他的心突然就软了,无法面对她,他选择逃了。

    当晚就离开了这个他为她准备的房子,第二天就去了别的市出差。

    宋丹芙静静地靠在顾炎琛怀里,鼻翼间充斥着他的气息,淡淡的古龙水味,不浓烈,却能令人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炎哥哥有洒古龙水习宫他曾经说过,男人身上总是汗味不礼貌,随时保持清新是对人的尊重,这一点,顾顷浅就没有。

    打住,自己怎么又想到顾顷浅了,不要想他,不要想他,他就是个混蛋,一个占了她便宜的混蛋。

    “想什么呢”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回旋,宋丹芙回神,看着眼前顾炎琛放大的俊脸,吓得退后一步,腰上仕炎琛的手臂,她只是晃了晃身体,没能真的后退。

    “没事吧”顾炎琛稳住她身体。

    “我没事。”宋丹芙脸红了,很是不自在地转移话题。“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

    “问你在想什么,连我问你去哪儿了都没听到。”顾炎琛笑看着她。

    浑身一震,宋丹芙心里涌上罪恶感,她能说,她醉酒被他叔叔顾顷浅带赚还和顾顷浅在翻滚了一夜,不对,不止一夜,今天上午顾顷浅还对她

    打住,宋丹芙,你不要想那些事情了。

    轻咳了一声,宋丹芙抬眸看着顾炎琛,见他深邃瞳仁定定注视着自己,好似在等她的答案。

    “在屋里觉得闷,出去走了走。”她回答,探头向四周张望,随口问:“林阿姨呢”

    选择说谎,是不想让顾炎琛知道,她昨晚醉酒和他叔叔有了一夜,原因是他与宋筱菱已经结婚,背叛的感觉很不好受,她不想让顾炎琛也尝一遍。

    她说谎,她竟然对自己说谎,顾炎琛面色沉静,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没有拆穿她的谎言,顾炎琛说道:“我回来了,不需要她陪你,我让她回家去了。”

    “哦。”那就是说,这房间里只有她和炎哥哥,没有谁能帮她解围,突然,宋丹芙的心提了起来,只有她和他,要是他像那天晚上一样,自己还能顺利躲过吗大力推开顾炎琛。

    没有防备,顾炎琛被宋丹芙大力一推,身体踉跄着退后几步,跌坐在沙发上,满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宋丹芙一愣,立马意识到自己做错了,炎哥哥出差回来,不过是抱她一会儿,并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这样一推,实在过分。

    “对对不起,我我”结结巴巴,宋丹芙不知道怎么解释,推开他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属于自然反应。

    “没关系,是我吓到你了。”顾炎琛勉强一笑,站起身走向宋丹芙,宋丹芙怕他又对她做什么,急忙后退着说:“炎哥哥,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饭。”

    说完,转身往厨房走去,如果可以,她更想做的是跑。

    “等等。”顾炎琛叫住她,宋丹芙僵硬着身体站着,一时间,无从面对。顾炎琛来到她身爆这次,他没有伸手碰她,而是轻声问:“你会做饭吗”

    “噢”宋丹芙尴尬死了。

    她不会做饭,在宋家时她是大,不用做饭,在监狱里五年,轮不到她做饭。

    顾炎琛伸手揉了揉她后脑。“算了吧,怕你烧了厨房,还是我去做饭,你去洗澡,记住别泡太久,等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宋丹芙应了声,心里的罪恶感叠加,炎哥哥对她这么好,她却背叛了他,跟顾顷浅

    “怎么了”见她没有动作,只是看着自己,顾炎琛微笑着问。

    “没,没什么”看着他的笑容,宋丹芙顿时觉得没脸面对他,转身走向卧室,手触上门把手时她转身看着顾炎琛。

    “只是觉得,有炎哥哥在真好。”脸一红,宋丹芙快速补上一句。“我先去换衣服。”

    顾炎琛站在原地,会心一笑,无比庆幸自己没有直接挑明问丹芙为什么骗他,不然,现在两人恐怕已经吵的不可开交。

    想到今天在公司得到的结果,丹芙没有上班,顾顷浅也没有去上班,顾炎琛沉重的心依然无法松懈,保姆阿姨临走的时候告诉他,丹芙昨晚一晚上没回来,希望他多关心丹芙一些。他去公司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多钟,正是上班时间,顾顷浅和丹芙都没有上班,这说明了什么顾炎琛不敢想。

    看着关闭的卧室门,顾炎琛蹙起眉头,丹芙,你昨晚真和顾顷浅在一起吗

    他不敢问,甚至都不敢问丹芙为什么去顾氏上班,怕答案不是自己能接受的,一个月前的记忆太宣明也太痛。

    丹芙看他时眼里的冰冷和敌意,顾炎琛永远不会忘,因此对丹芙总是小心翼翼,他也必须小心翼翼。

    是他伤丹芙在先,如今丹芙能与自己在一起,完全是因为记忆被封印,只剩下单纯的坐牢五年。

    深深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顾炎琛走进厨房。

    浴室里,宋丹芙站在花洒下,愣愣看着水从她身子滑过,胸前暧昧的青紫痕迹,十分壮观,不用看,其他地方也布满顾顷浅留下的痕迹。

    今天上午,顾顷浅就像一只喂不饱的兽,不断索取着她的一切,时而粗暴,时而温柔,她最后受不住那样的煎熬,晕了过去,他才放过她。

    疲惫不堪的她也因此睡了一个下午。

    突然,宋丹芙心里有种自己红杏出墙的感觉,她明明爱的仕炎琛,也和他在一起了,顾炎琛出差没几天,她就上了顾顷浅的床,心里十分明白,顾顷浅没有强迫她,是她抵不住顾顷浅的碰触,沉沦在他身下。

    昨晚还可以说是醉酒,今天上午,她很清醒,虽然后来变的不清醒,那也是因为顾顷浅才无法清醒,这样的自己太无耻了。

    抬手狠狠揉搓着那些痕迹,宋丹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要去掉这些痕迹,一定要去掉。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