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六章 惩罚

    ;顾顷浅一愣,紫眸倏然睁开,看着宋丹芙。

    宋丹芙心里一阵紧张,很希望他回答没有,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即使她清楚地感觉到发生了。

    她宁愿自子欺骗自己,也不愿意承认与顾顷浅发生关系。

    从知道顾炎琛和宋筱菱结婚,宋丹芙就知道自己和炎哥哥这辈子算是完了,但这并不表示她就要同顾顷浅在一起。

    顾顷浅可是炎哥哥的叔叔,将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

    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那些香艳的镜头,可不管她怎么阻止,那些场景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样跑出来,提醒着她,她昨晚是怎么攀着顾顷浅的肩膀,怎么吟哦出声,怎么在他身下婉转承欢。

    “你想自欺欺人可以,但事实就是事实,我们发生了关系。”她想逃避,顾顷浅却不许她逃避,沉沉的声音说道:“你是我顾顷浅的女人,无论你怎么逃避都无法改变。”

    她对他不是没有感觉,红红的脸颊足以证明。

    宋丹芙的希望破灭,压制的情绪爆发出来,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坠落。

    女人的哭泣可以体现出她的内心,如果是委屈的哭,会有声音,让听到的人知道她的委屈,如果是绝望的哭,就没有声音,她都绝望了,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宋丹芙的哭泣属于前者。

    顾顷浅蹙眉,指腹轻擦着她的泪。“哭什么”

    “你们都欺负我,顾炎琛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宋丹芙一股脑发泄自己的委屈。

    “顾炎琛欺负你我赞同,但是我,我哪里欺负你了。”顾顷浅声音轻柔,透着怜惜。

    “你趁着我醉酒,占占”宋丹芙说不下去。

    “占什么”顾顷浅很有耐心,等着她的回答。宋丹芙心一横指控道:“占我便宜,你比顾炎琛更可恶。”

    这句话只是宋丹芙释放委屈的话,无心的,事实上,她心里很复杂,也很疑惑,跟顾顷浅发生了关系,她的心里却没有排斥,顾炎琛想吻,她的反应却是躲开,两种心境让她理不清。

    说者无心,可听者有心,顾顷浅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宋丹芙拿他与顾炎琛作比较。

    顾顷浅手指僵住,脸色变的十分难看。“收回刚刚的话。”

    “我不能命令你,同理,你也别想命令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踩到顾顷浅底犀宋丹芙固执地回瞪着顾顷浅。

    “宋丹芙,收回你刚刚的话。”声音愈发温柔,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不。”傲慢地撇开头不看他。

    “别让我再说第三次。”顾顷浅笑了,轻柔的声音缓缓说道:“代价不是你能承受的。”

    对于顾顷浅的威胁,宋丹芙压根不理会,反正,大火烧了宋家的一切,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还能要她付出什么代价。

    顾炎琛看着倔强的笑脸,眸光流转,身体陡然欺近,宋丹芙只来得及轻呼一声,就再也发不出声音,唇舌落入另一双唇的内,声音完全覆没。

    口腔间满是他的气息,宋丹芙脑中天旋地转,他的吻,跟昨晚一样,强势而霸道,不,比昨晚还多了些野蛮的掠夺,那样热烈,那样霸道,她无处可逃。

    宋丹芙一直咬紧牙关,身体的颤栗的如风中落叶,严重缺氧使得她涨红了一张俏脸,感觉自己随时会窒息而亡,宋丹芙张大嘴,顾顷浅抓住时机,他的唇舌窜得更深,吻得更狠。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转攻向她耳垂,宋丹芙喘息着出声。“你想干什么”

    顾顷浅的回答是在她耳垂上轻轻一咬,宋丹芙身子又是一阵颤栗。

    “顾顷浅,你放开我。”她开始捶打他胸膛。“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心跳乱了,呼吸也乱了。

    被子滑下床,宋丹芙却感觉不到冷意,他的身体给了她温暖。

    这是不对的,昨晚是醉酒,现在她可清醒的很,不能让他得逞,宋丹芙曲起腿,准备给他狠狠一击,谁知,他早有准备,长腿牢牢止住她,邪肆的声音在她耳边回旋。“办公室里,你踹了我一脚,现在又想故技重施,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得逞。”

    “顾顷浅,你放开我”小计谋失败,宋丹芙怕了,放低姿态求饶。“不要这样,顾顷浅,我求你不要这样。”

    当疼痛传来,宋丹芙的身体僵住,毕竟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他又是那样的急切,完全不管她的感受,兀自动作。

    逃离已经无望,宋丹芙闭着眼睛,心底一片绝望。

    她和顾顷浅,怕是再也无法保持没关系了。

    一下飞机,顾炎琛没回顾家,也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打车到了他给宋丹芙安排的公寓,他迫切的想见到她,只有见到她,他一颗惶惶不安的心才能安宁。

    保姆阿姨来开门,见仕炎琛,楞在当场。

    顾炎琛不理会保姆阿姨,直接走进屋里,喊了宋丹芙几声,没得到回应,心一沉,眸光冷峻而锐利,顾炎琛回头问门口的保姆阿姨。“丹芙呢”

    “”保姆一阵哆嗦,手指拽着自己围裙,噎噎的回答。“上,上班去了。”

    “我不是让她在家里等我,上什么班”顾炎琛脸色愈发难看,眼神寒鞘。“你是怎么照顾她的,她出门居然不向我报告。”

    丹芙跑出去上班了,该死的,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不想让您知道。”保姆阿姨垂眸,不敢看顾炎琛的眼睛。

    怒气让顾炎琛的声音寒烈如冰。“她不想让我知道,你还就真帮她瞒着,你忘了自己是受谁的雇佣,该听谁的话。”

    “对不起,顾先生。”保姆阿姨赶忙道歉,一副卑微的样子。

    “她去哪里上班了”压着怒意,顾炎琛冷声问。

    事情已经发生,就是杀了眼前的保姆也不能挽回丹芙已经出门的事实,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丹芙,把她带回来。

    “顾氏集团。”保姆阿姨声音落下,感觉一阵风刮过,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顾炎琛的身影,门口转来大力的关门声。

    一改卑微的样子,保姆阿姨眼里流露出算计的光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