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五章 我们没发生什么对吧

    ;不到一分钟又睁开眼睛,宋丹芙迷蒙的大眼咕噜噜地转着,睡不着啊

    抬眸看身边的顾顷浅,他怎么就睡了

    想了想,宋丹芙伸手推顾顷浅,顾顷浅无奈地睁开眼睛问:“又怎么了”

    喝醉酒的人真是麻烦。

    “我睡不着。”小眼神十分无辜,宋丹芙表情跟无辜。

    “然后呢”压下头痛感,顾顷浅耐着性子问。

    “你陪我聊天好不好”笑容灿烂的赛过房间里每一盏灯光。

    一手撑着头,顾顷浅看着宋丹芙,认真说道:“要我陪你可以,但绝对不是纯聊天。”

    跟自己喜欢的女人盖着被子纯聊天,他又不是有病。

    “什么意思”宋丹芙盈盈秋瞳里倒映着灯光的色彩,神秘又透着点无邪。

    突然感觉与她对话是在浪费时间,顾顷浅翻身压住她,直接用行动告诉她,他要做什么。

    宋丹芙迷茫的问:“你压着我做什么”

    “你话太多了。”一句话落下,顾顷浅俯下头深深吻住那了他一个晚上的红唇。

    唇里还透着淡淡酒香味,虽然他不喜欢酒,不过是她唇里的,他也就勉强接受了。

    渐渐地,吻不能满足他,大手开始安分起来。

    浴巾被扔下床,接着,浴袍也被遗弃,的两人吻的浑然忘我,带动房间里的温度也节节攀升。

    身体动弹不得,还清晰地感受到他狂跳的心律,宋丹芙的心跳也跟着加快,她有些迷惑了,不明白顾顷浅到底想做什么。

    她的乖顺了顾顷浅,吻不在那么急切,缓慢诱导,循序渐进,执意要让她有一次愉悦的体验。

    两人结合的那一刻,宋丹芙感觉身体早已经变得不是自己的了,意识渐渐飘离,只能随着他一起摇摆起舞。

    最后在一片白光中,宋丹芙伸手牢牢的攀附着他的肩膀,迎来那畅快淋漓的极致。

    身体疲惫到了极点之后,加上酒精的作用,宋丹芙再次睡着了。

    清晨,宋丹芙睁开眼睛,感觉一阵头痛,坐起身,脑袋又是一阵晕眩,身体倾斜倒向靠背,实木的床头靠背发出咚的一声,后脑勺传来痛意,宋丹芙迷糊的脑子彻底清醒了。

    “哎哟,该死的。”揉着被撞痛的后脑勺,宋丹芙低咒着。

    突然,宋丹芙感觉不对,身边的被子动了动,她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对上一双沉沉的紫眸。

    “啊”高分贝的声音足以掀了屋顶。

    “鬼叫什么”顾顷浅蹙眉,揉揉被震痛的耳,他还想看看她能再极品成娜样,她居然就给他扯着嗓子大叫,还真是惊喜。

    “顾顷浅,你,你,你,你怎么在我”太过惊讶,宋丹芙说话结结巴巴。

    “看清楚,这里是我的房间,我的床,至于你”紫眸光芒掠过她胸口,低沉的声音说道:“我的人。”

    宋丹芙垂眸一看,喝一,她不但没穿衣服,胸口还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是十分惨烈,赶忙扯过被子裹住自己。

    强自镇定了心神,宋丹芙反驳道:“才不是,我才不是你的”

    打住话语,她怎么说的出口,自己不是他的人。

    身体的不适,让她清楚地知道昨晚她和顾顷浅发生了什么,天啊,天啊,顾顷浅是炎哥哥的叔叔,她竟然醉酒跟他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炎哥哥出差没几天她就爬上他叔叔的床,炎哥哥回来她怎么交代。

    想到这里,宋丹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我的什么”顾顷浅好整以暇的问。

    宋丹芙瞪了顾顷浅一眼,她以为自己会上当,顺着他的话说自己是他的人,想的美他。

    记忆全部回笼,宋丹芙懊恼又悔恨,她悔啊千不该,万不该跑去酒吧喝酒,喝酒就算了,偏偏还喝醉,喝醉也可以算了,偏偏还上了总裁的床。

    如果顾顷浅是一个陌生人她还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反正,谁也不知道谁,分开后就是陌生人,那天倒霉在路上遇见也可以装不认识。

    可顾顷浅偏偏不是陌生人,他仕氏的总裁,她的老板,更重要的一点,他还是炎哥哥的叔叔。

    想到顾炎琛,宋丹芙也想到了宋筱菱的专访,还有小美告诉她的那些情况,心又一次抽痛了。

    顾炎琛骗了她,一边说着爱她,一边又和宋筱菱结了婚,自己将来该何去何从。

    现实社会和监狱里的生活差距之大,宋丹芙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苍蝇,趴在玻璃上,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实则找不出路。

    顾顷浅淡淡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是担心无法跟顾炎琛解释,大可不必,因为,你不用给他任何解释。”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想法宋丹芙讶异地看向顾炎琛,当目光触及到他没有一物遮蔽的胸膛,上面有几道抓痕,十分暧昧,宋丹芙赶忙避开视犀语气有些不自在。“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顾顷浅也注意到了她的不再在,故意靠近她面前,低沉的声音说道:“怎么,看到自己的杰作不好意思了。”

    “我没有。”宋丹芙反驳。

    “没有什么”顾顷浅问:“是没有看到我胸膛上的痕迹,还是否认这些痕迹不是你在极致的下所留,丹芙,女人都这么口是心非吗”

    “没有,都没有。”宋丹芙地喊,一手抓住杯子,一手推顾顷浅。“你出去,出去。”

    “女人,你这是在命令我了。”纹丝不动,顾顷浅俊雅的脸上带着促狭的微笑。

    “请你出去。”想起他说过,女人要服软,宋丹芙将请字咬的特别重。“可以了吧。”

    “可以。”顾顷浅提出自己要求,指了指自己的唇。“吻我。”

    “想得美。”宋丹芙觉的眼前这人太过无耻。

    “哎,昨晚累坏了,我得再睡会儿。”倒回,顾顷浅还真闭上眼睛睡觉。

    他意有所指的话,宋丹芙哪里听不出来,心里还是抱着一线侥幸,昨晚,自己和顾顷浅什么都没发生。

    “顾顷浅。”宋丹芙小心地问:“我们没发生什么对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