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宋家相见(二更)

    e

    坐在行驶的车里,宋丹芙看着车窗外,霓虹灯照耀下的街景,就像车里的两人,即熟悉又陌生。

    此时开车的是宋靖明,宋丹芙与宋老坐在后座。

    “丹芙,这些年过的好吗”宋老出声打破沉寂,浑浊的双眸满是慈爱。

    “除了没有自由,好吃好喝,日子过的还不错。”宋丹芙回答,语气平静淡然。

    她之所以上车,是想看看这虚伪的宋家父子,还能虚伪到什么程度。

    宋丹芙一直看着车窗外,宋老看不见她的表情,大手覆上她的头,语气十分心疼。“监狱里的日子哪里能还不错,分明糟糕透了,你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没有自由,一定很难受。不过,你能这样说,爷爷还是很欣慰,我们丹芙长大了,懂得宽慰人了。”

    宋丹芙心里一阵寒颤,简直要为宋老的演技喝彩了,转过头,迫使宋老收回手,宋丹芙淡淡一笑。“是没有自由,也没有人来打扰,到也清净不是。”

    想端着亲人的嘴脸,想再利用她个十五年,可怕没那么容易了。

    宋老和宋靖明都听出丹芙话里隐含的意思,她说没人打扰,暗指宋家没有人去监狱里看她。

    “你还在怪我们”宋老长叹一声,十分无奈。“唉,丫头啊你要体谅,当初那样做完全是出于无奈,你是宋家大,无证驾驶就算了,还撞死了人,那是犯罪,赔钱已经解决不了问题,要负法律责任。你爸爸宣布与你断绝父女关系,那是爱之深责之切,对你太过失望后作出的无奈之举,你想想啊,他那么疼爱你,把你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你却触犯法律,他多痛心疾首,你服刑的五年里,他已然很后悔了。”

    宋丹芙在心里冷笑,很幸运的见识到,虚伪又刷出了新高度。

    这一番话,宋老说的可谓至情至圣,把宋靖明当初与自己断绝父女关系的无情做法,硬是扭转为,对女儿的爱之深责之切,落井下石,改为痛心疾首,并且已经后悔了。

    五年前你们要是真后悔了,服刑一个月后的那次暗杀就不会存在,狱友也不会死。

    现在后悔了,又怎么会句句话都是在推,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我。

    宋丹芙不接话,清冷水眸里没有一丝起伏,平静如止水。

    见宋丹芙沉默,宋老继续说:“丹芙,你是个懂事儿的孩子,一定能明白我们的苦心,有哪个做长辈的不希望自己家孩子好的,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尤其是你妈妈,知道你在监狱里出了事,她几天几夜都睡不好,泪水都没断过,不信,你问你爸爸,那段时间,你爸爸放下公司的事情,整日整夜的陪着你妈妈。”

    “是啊,丹芙,你出事,最担心你的还是你妈妈。”宋靖明附和,随即想到什么,疑惑的问:“对了丹芙,你在监狱里是怎么出事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宋丹芙垂眸,借此动作掩住瞳眸里升起的恨意。

    没有人比你们父子更清楚,我在监狱里是怎么出事的,你们没想到的是,我没事,并且在五年后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你们面前。

    宋靖明还想问,宋老一个眼色,宋靖明果断闭嘴。

    “别想了,都过去了,你现在平安回来,我们很高兴。”宋老声音低柔,俨然就是一个疼惜晚辈的爷爷。“丹芙,你毕竟是宋家的人,住在顾家终归不好,回宋家住好吗”

    宋丹芙一脸为难。“这”

    “爷爷知道你想说,你与顾顷浅就要结婚了,想时刻住在一起。”宋老不给宋丹芙说话的机会,继续道:“你们年轻人的心思我理解,但你也要想想,还没正式结婚就跟顾顷浅住在一起,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

    宋丹芙讶异,这话竟然是从宋老嘴里说出来,名声不好,宋筱菱跟顾炎琛结婚几天就说怀孕了,显然婚前就有了,怎么就没想过名声呢

    宋老是煞费苦心,终于劝动宋丹芙,当晚就跟他们回宋家住。

    汪雨见宋丹芙回宋家,别提多高兴了,脸上一直笑意盈盈,忙上忙下,吩咐佣人准备这准备那。

    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出来了,宋丹芙五年前就死在了监狱里,宋家别墅里她的房间已经改为健身房,宋丹芙回宋家就没有自己的房间了。

    汪雨说丹芙住不了多久,暂时安排她住宋筱菱的房间,宋老和宋靖明不同意,宋丹芙不参与讨论,一副听之任之的表情。汪雨面色一沉,很不客气的说:“筱菱已经出嫁,即使回来也不会住,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丹芙现在回来了,给丹芙住不是正好。”

    汪雨说的在理,宋老和宋靖明找不到合理的推托辞,只能悻悻然答应,于是,宋丹芙就被带到了宋筱菱住过的房间。

    在门口处谢绝了佣人的指引,宋丹芙独自走进房间,回身关上门。

    要找到某人的证据,到她住的地方准没错,对于汪雨的安排,宋丹芙十分满意。

    “你怎么在这里”惊呼一声,宋丹芙不敢置信地瞪圆眼睛,粉色大坐着的男人,妖孽的脸带着愉悦笑意,紫眸暗如星辰。

    除了顾顷浅,还能有谁。

    “过来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顾顷浅冲宋丹芙招手。

    “这里是宋家。”宋丹芙提醒,他也未免太自由自在了,在宋家见到他,说不讶异宋丹芙自己都不信。

    “我知道。”顾顷浅毫不在意的点头,起身走向她。

    知道你还来,宋丹芙感觉自己要晕了,他怎么就不明白,这里是宋家,不是那个他可以为所欲为的顾家,他出现在这里就是私闯民宅,报警抓他都不为过。

    不对,他出现的太诡异了。

    “你怎么在这里”宋丹芙又问了一次。

    “等你。”顾顷浅回答,来到宋丹芙面前,大手轻抚她的脸,有些凉。“叫你晚上出门穿件外套,就是不听,感冒了有的你罪受。”

    本是贴心的话,被顾顷浅这样一说,听在宋丹芙耳里就变成了恶毒诅咒。

    “我身体好着,想我感冒,等八辈子吧。”拍开他的手,宋丹芙直接问:“说吧,等我做什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