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 狱友的家人

    e

    宋丹芙不蹚浑水,宋筱菱是想蹚接不上话,只得暗自生闷气。

    顾老夫人目光从顾炎琛身上掠过,看着顾顷浅。“顷浅,你怎么看”

    顾顷浅自然知道,老夫人怀疑是他放出去的消息,问他,不过是试探。

    “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爸爸去世的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顾顷浅蹙眉,咳嗽让他无法继续说下去。

    宋丹芙自然又帮他顺气,心里十分纳闷,顾顷浅在房间的时候是不咳嗽,为什么到了餐厅反而咳嗽的厉害,难道,咳嗽也要分地点,还是说,餐厅里的某种东西导致他咳嗽不止,手拍着顾顷浅的背,宋丹芙目光却在餐厅里搜寻着。

    见顾顷浅咳嗽不止,顾老夫人不好再问他,转头对顾炎琛道:“顷浅说的对,我们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出泄露消息的人,小琛,你负责去查清楚,无论是谁,敢扯顾家后腿,决不轻饶。”

    “我会的,奶奶放心。”对顾老夫人点了下头,顾炎琛心里也是如此想的,只有找到泄露消息的人,才能知道是谁在背后对付顾家。

    “琛,你怎么受伤了”一直看着丈夫的宋筱菱,刚刚在顾炎琛转身时看到他脖颈上的伤口,惊呼一声,伸手抓顾炎琛衣领。“快让我看看严不严重。”

    拂开宋筱菱伸来的手,顾炎琛凝眉。“我没有受伤,你别大惊小怪。”

    不着痕迹地看了宋丹芙一眼,见她没事人似得,只关注顾顷浅,顾顷浅都还看了他一眼,她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顾炎琛的心不断往下沉。

    “我明明看见”宋筱菱不依,站起身扑向顾炎琛。

    “你眼花了。”双手扶住宋筱菱双肩,顾炎琛将她按在椅子上。“坐下,吃饭。”

    “可是。”感觉到双肩上,顾炎琛的手加重了力道,宋筱菱才反应过来,琛不想让人知道他受伤的事情,望着顾炎琛,宋筱菱娇美的脸上浮现愧疚之色。“看来,真的是我眼花了,琛,对不起,我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所以,整天紧张兮兮的。”

    在外人眼中,顾炎琛是疼惜妻子,不想妻子为自己担心,只有宋筱菱知道,他放在她肩上的手力道有多重,重到她无法动弹。

    顾老夫人发话了。“小琛,小菱怀着孩子,你多陪陪她。”

    “是,奶奶。”顾炎琛应着,大手滑下宋筱菱肩膀,坐回自己位置上。

    饭菜一一摆上桌,顾顷浅为宋丹芙夹菜。“多吃点,看你瘦的都只剩下骨头了,晚上抱着多不舒服。”

    一句话,成功在众人心中激起涟漪,其中,以宋丹芙与顾炎琛表现的最明显。

    傍晚的时候,宋丹芙接到一通电话,火速出门。

    宋丹芙走进第一人民医院大厅,一个中年妇人立刻迎了过来,两人几乎没有交谈,直接到收费处交了钱,回到病房里。

    这是一间三人住的病房,最里边的病躺着一个女孩,十七八岁的年纪,眉清目秀,十分可人,就是脸色过于惨白,床头上贴着女孩的名字,袁熙熙。

    另外两张病床的病人都有家人守护着,唯独女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毫无生气。

    宋丹芙皱了皱眉,走到病床边坐下,看着病昏迷的女孩,心沉重的如压了块大石头,袁熙熙是她室友的妹妹,那场暗杀,她侥幸活了下来,室友代替她死了,这是宋丹芙后来查到的。

    离开监狱的前四年,她都自身难保,四年后才联系上袁家,袁家的人并不知道大女儿已经死了,宋丹芙也没告诉她们,怕她们接受不了,知道袁家家境不好,宋丹芙是能帮则帮。

    中年妇人是袁熙熙的母亲,丈夫嗜赌成性,大女儿坐牢,小女儿又被病痛折磨,她的心最是煎熬,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

    看了看病的小女儿,袁母抹了把眼泪,对宋丹芙说道:“宋,很抱歉,这么晚还让你跑一趟,我找不到熙熙爸爸,身边没有钱,医院又催着交医药费用,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打电话给你,给你添麻烦了。”

    “阿姨,别这样说。”宋丹芙看着病的女孩。“医生有说熙熙的病情吗”

    “医生说是旧病复发,需要住院。”说着说着心如刀绞的袁母,泪水涌出眼眶。

    宋丹芙说:“那就住院吧,医药费阿姨不用担心,我会解决。”

    眸光扫了病房一圈,宋丹芙继续说:“三个人的病房终究不方便,一会儿问问有没有单人病房,我们给熙熙换到单人病房去。”

    “不用的,有张病床就好了,宋别破费了。”袁母赶忙,她们欠宋丹芙的已经很多,不能再欠。

    “单人病房安静,能给熙熙很好的养病环境,阿姨你照顾起来也方便,对大家都好。”宋丹芙坚持转病房。

    “谢谢,谢谢你了。”袁母万分感激,突然跪在宋丹芙面前,宋丹芙一惊,赶忙伸手去扶她。“阿姨,你这是做什么”

    “宋,我们欠你的实在太多了,无以为报,我在这里给你磕头了。”抓住宋丹芙的手,袁母磕下头去。

    当然,宋丹芙是不会让袁母磕头的,托住袁母的手,微微使力,轻而易举将袁母拉起来站好,袁母愣住,完全反应不过来,自己怎么就没把这个头磕下去。

    “阿姨,熙熙管我叫一声姐姐,照顾她是因该的,你在这里守着熙熙,我去问问有没有单人病房。”宋丹芙转身走出去。

    半响后她回来,十分无奈,护士站的人说没有单人病房,有钱也无法换,袁母劝她不用急,说不定熙熙明天就能出院了,宋丹芙点头,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熙熙没有醒,宋丹芙只好先离开。

    才出医院大门,一辆车停在她面前,宋丹芙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副驾驶的车门打开,走下一个人来。

    宋靖明,她叫了十五年的爸爸。

    后座车窗降下,露出一张沧桑且威严的脸,看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两张脸,宋丹芙心里愈发淡定,宋家父子来找她,她一点也不意外。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