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非他不嫁

    e

    宋丹芙冷笑,真正不懂,不明白的人是他,她嫁给顾顷浅也是为了报复他,水眸里毫不掩饰的怨恨。“我的一生,早在入狱前就毁了。”

    因为你顾炎琛,我宋丹芙的一生毁了,如今走到哪儿都背负着坐过牢的枷锁,这话,宋丹芙没有说出来。

    因为没有意义,所以选择不说。

    “什么意思”顾炎琛错愕地看着她,她说,她的一生早在入狱前就毁了,还用怨恨的目光看他,难道,她是因为自己才进监狱,这个想法让顾炎琛觉得疯狂。

    别人他不敢说,但自己,绝对不会害一个女人进监狱。

    “没什么”宋丹芙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茶几上的顾炎琛。“别有事没事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见到你。”

    后面那句不想见到你,伤了个顾炎琛的心,嘲讽的开口。“可惜,你想见到的那个人,眼睁睁看着我把你抱赚他却没有阻止,这说明你在他眼里没有你想象的重要,我对你做什么,他毫不在意。”

    丹芙别怪我,你对顾顷浅的执念太深,我只能让你知道他是那么的不在乎你。

    宋丹芙眯起眼眸,冷冷注视着顾炎琛,纤细手指在他领口处徘徊。“你若敢再对我做什么,我一定杀了你。”

    浅笑着说出残忍的话,宋丹芙目光冷厉,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那么,顾炎琛已经死了许多次。

    “看来,你并没有自己说的洒脱,那天的事情,还是在你心里扎了根,如果我告诉他,我们在酒店里”脖颈上传来痛感,顾炎琛伸手一抹,瞥了眼手指上的血迹。“你真想杀我。”

    酒店里,她用杯子碎片割伤他,此时,她手里空无一物,如何伤到他的,对于顾炎琛来说,现在的宋丹芙就是一个迷,吸引着他去解开。

    “如果让我知道你乱说话,下次,我一定割断你的喉咙。”警告完,睇了眼他流血的脖颈,宋丹芙转身就走。“质疑我说过的话,你会后悔。”

    “丹芙。”顾炎琛叫住她,宋丹芙不予理会,脚步不停。

    “最后一个问题。”见宋丹芙快要走出花房,顾炎琛提高了声音。“你入狱为了谁”

    门口处,宋丹芙停下脚步,没有回头,身体却僵硬的不行,你入狱为了谁她为了谁而入狱,他不是最清楚吗

    顾炎琛,还是你告诉我,未成年人在法律上能获得减刑,五年后你还来问我入狱为了谁,你怎么能这样不要脸。

    “你不配知道。”重新迈步,丢下顾炎琛,宋丹芙都也不回的离开。

    刚刚宋丹芙僵硬的背影,顾炎琛注意到了,难道真是自己猜的那样吗

    拿出手机,顾炎琛拨了一个号码,简单吩咐几句后收犀看着宋丹芙离开的门口,丹芙,等我,等我查清楚一切。

    宋丹芙直接回房,一进门见顾顷浅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平板电脑,电脑里播放着游戏音乐,右手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滑动。

    他没有注意到她回房,宋丹芙走到阳台与卧室中间的落地窗爆从这里看出去,能将花园的全貌尽收眼底,顾炎琛说,顾顷浅眼铮铮看着他抱着自己离开,她想验证一下,宋丹芙承认,顾炎琛的话给她造成了阴影。

    即将与顾顷浅结婚,宋丹芙想知道,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有没有分量,答案很明显,一点也没有。

    顾顷浅把宋丹芙的动作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继续玩游戏。

    宋丹芙不明白心中的失落感从何而来,忽略掉,走向洗手间,等她出来时,顾顷浅刚好抬眸,两人四目对上,顾顷浅先说话。“回来的正好,我们下楼吃饭。”

    平板电脑随手放沙发上,顾顷浅起身来到宋丹芙面前,牵起她的手就赚宋丹芙脚步未动,出声叫他。“顾顷浅。”

    “怎么了”顾顷浅转身看着她,紫眸是不解。

    “你就不问我去哪儿了吗”抽回被她牵着的手,宋丹芙开口问。

    顾顷浅淡淡一笑。“这是你的自由,你若告诉我,我会听,你若不想告诉我,我不问。”

    “为什么”他这话是信任她的意思吗

    “因为”潋滟紫眸眨了眨,顾顷浅靠近她耳边说道:“我信你。”

    简单的三个字,犹如重锤砸入宋丹芙耳里,直达心底。

    他真的说了,他信她。

    自己没有猜错,他信她,顾炎琛说的话变成了挑拨离间,宋丹芙嘴角浮现笑意。

    “笑了,女人就是该保持笑容,别那么严肃。”微微弯身,顾顷浅摊开手掌,等着她自己将手放他手里。“请问夫人,我们可以吃饭去了吗”

    “可以。”欣然同意,宋丹芙主动把手放入顾顷浅手里,任他牵着自己出房门,门口处,顾顷浅突然停下脚步,让丹芙等他一下,回身走入房间,在茶几的抽屉里找出那枚被送丹芙搁置的钻石戒指。

    走回宋丹芙身爆挚起她的左手,轻轻将戒指戴在她左手食指上,端详了一会儿,满意一笑,牵起她一起走出房门,牵着她的手成了顾顷浅的习惯。

    宋丹芙蹙眉,他给她戴上她自己的戒指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出这枚戒指经过特殊设计,让她带着防身。

    等待上菜的空档,顾老夫人看报纸打发时间,看着报纸上一个接一个的消息,顾老夫人气得脸都绿了,手里的报纸重重地砸到餐桌上。“看看,这群吃人饭不干人事的记者都写了些什么。”

    说她排挤顾顷浅,她几时排挤过顾顷浅了。

    “奶奶,您消消气。”宋筱菱安慰说:“别因为一些不切实际的新闻,而气坏了身子,太不划算了。”

    宋筱菱没看报纸,不知道报纸上写了什么,不过,她不关心,对于她来说,适时发挥孝顺孙媳妇形象才最重要。

    顾顷浅没说话,单手捂住口鼻咳嗽几声,宋丹芙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也不说话,决定不蹚浑水。

    顾炎琛看着两人,目光沉郁复杂,宋丹芙拍着顾顷浅背的手,食指上的钻戒闪耀着夺目光芒,在他看来却是那么的刺眼。

    在花房分开时,她手上没有戴戒指,半小时不到来餐厅吃饭,她手上就戴着顾顷浅送她的求婚戒指,这是在向他传达,她已经匪顷浅不嫁的讯息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