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你真决定嫁给他

    e

    万众瞩目的大型婚礼过去没几天,顾家再一次传出大新闻。

    顾家刚刚回国的儿子,顾顷浅要结婚了,他结婚的对象可不得了,也是宋家的人,还是五年前因无证驾驶,撞死了一对夫妻而锒铛入狱的宋家大。

    曾经一度传闻,宋家大受不了监狱里的辛苦生活,自杀死了,没想到,五年后,她出狱了,并且,即将与她的姑姑宋筱菱一样嫁入豪门顾家。

    顾家叔侄也算极品,侄子娶了姑姑宋筱菱,叔叔又要娶侄女宋丹芙,知情人士还透露了一个天大的消息,顾老爷在美国去世了,顾顷浅回国,在顾家算是完全没有地位。

    这也解释了,顾顷浅为什么会娶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没办法,顾家是老夫人说了算,顾顷浅是外面小三生的孩子,老夫人能对他好才怪。

    顾顷浅看到报纸时,勾唇笑了笑,放下报纸。

    “现在能笑得出来的人,也只有你了。”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宋丹芙坐到沙发上,抓过抱枕抱怀里。

    “常常笑一笑,才能长命百岁。”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顾顷浅满眼笑意。

    宋丹芙无语,他确实需要笑一笑,因为,不能长命百岁的人往往最希望长命百岁。

    看了眼茶几上的报纸,宋丹芙说:“你放出我们要结婚的消息,我不奇怪,但是,你父亲去世的消息也放出去,是为了打击顾老夫人吗让大家都认为,她在排挤你,所以让你娶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将来就算分顾家的家产,综合你的种种,恐怕,顾氏总裁的位子与你无缘了。”

    “顾氏总裁的位置,我从不看在眼里,而且,一个老太太,我没什么好打击她的。”水杯搁茶几上,顾顷浅伸手抱过她,薄唇靠近她耳爆缓缓吹气。“我是为了你。”

    等于是坐在他怀里的宋丹芙,不自在了,想起之前,他将自己压在这沙发上心跳又开始失序。

    “为了我。”强迫自己忽略他环在腰上的有力手臂,宋丹芙试图用说话来转移注意力。“这就奇怪了,你父亲去世,我就算嫁给了你,也顶多没有公公,正好符合相亲的先决条件中,没爹没娘的其中之一。”

    “相亲的先决条件,没爹没娘。”顾顷浅挑眉,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相亲的先决条件。”宋丹芙进一步解释给他听。“要求男方,有车有房,没爹没娘。”

    顾顷浅先是楞了楞,随即笑着问:“你哪儿听来的”

    “大街上。”宋丹芙执意要个答案。“你还没有说我和你父亲去世有什么关联。”

    想转移话题,可没那么容易。

    “没有关联。”感觉到怀中人儿试图挣脱自己,顾顷浅收紧手臂。“别气,听我说完。”

    宋丹芙停下挣扎,水眸定定看着他。

    顾顷浅说:“老夫人极力隐瞒我父亲去世的消息,是想稳住顾氏一班老臣,因为,我父亲去世,顾氏将面临谁来继承的问题,顾氏集团是我父亲一手创办,他的威望无人能及。目前顾氏在老夫人手里,可老夫人也年事已脯退位在所难免,小琛的父亲不在了,我才仕氏目前第一顺位继承人,老夫人不想痛痛快快地把顾氏给我,就不能让大家知道,我父亲已经不在了。”

    “她认定的人仕炎琛。”顾老夫人对顾炎琛的宠溺众所周知,想起五年前监狱里那场暗杀,宋丹芙目光黯淡下来,顾老夫人在里面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是同谋,还是主谋,或宅只是渔翁。

    知道她又想起了过去,顾顷浅只能在心里叹息。“对,但按照继承顺序,小琛排在了我后面。”

    “你回来的目的仕氏集团。”宋丹芙抬眸,讶异地看着顾顷浅,见他,她又不解了。“不仕氏,那是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俯首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顾顷浅故意卖了个关子。

    才感觉到唇上一热,他已经退开,宋丹芙的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撇开头。“我既不仕氏的股东,也不认识你父亲,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你想报复宋家。”一句话,道明了她心里的想法。

    “宋家没有左右顾氏的能力。”他未免太看得起宋家,在宋丹芙看来,现在的宋家已经是岌岌可危。

    “宋家当然没有,不过,让老夫人不再信任宋家,你报复起来也方便些。”注视着她,顾顷浅笑的十分温柔。

    宋丹芙瞬间明了他的意思,转头看了他一会儿,她问:“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不觉得累吗”

    “不累啊,反正我现在无所事事。”知道她守心自己,顾顷浅心情极好。

    顾顷浅没有问宋丹芙坐牢的原因,宋丹芙也懒得自己提,那是她的痛,识人不清所付出的惨痛代价。

    四目相接,顾顷浅潋滟紫眸里散发出掠夺光芒,宋丹芙吓了一跳,赶忙将怀里的抱着往他怀里塞,自己快速站起身。

    顾顷浅一手抱着抱枕,一手拉住她问:“去哪里”

    “摘桔子。”甩开他的手,宋丹芙头也不回走掉。

    “小心点,别摔了。”顾顷浅笑容依旧,他知道,自己的举动吓到她了,她也需要时间来适应,他给她时间。

    花园里的桔子树下,宋丹芙伸手摘了一个桔子,没有马上吃,而是拿在手里端详。

    顾顷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不知道,也看不懂,宋丹芙想着,想着,手里的桔子突然变成了顾顷浅带笑的脸,紫眸炙热的看着她。

    宋丹芙吓得脸色一白,丢了手里桔子,一转身,见顾炎琛站在自己一步之外,提拔的身躯那样笔直,黑眸瞬也不瞬盯着自己。

    “吓的脸都白了,桔子上有什么”低沉的声音透着点点忧伤,顾炎琛上前一步,缩短两人距离。

    宋丹芙退后一步,冷冷道:“这好像跟你没关系。”

    “你真决定嫁给他”顾炎琛问,虽然唐突,可他管不了那么多。

    今天的新闻很劲爆,有顾家的,也有宋家的,更让他震惊的是,眼前这个女子居然坐过牢,报纸上还说,她在五年的服刑期间,还自杀过。

    这些都不是迫使他来找她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是,她要嫁给顾顷浅,他的小叔叔。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