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心有芥蒂

    e

    与宋丹芙分开后,汪雨满心悲凉,一个人在路上走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回到宋家已经天黑了。

    客厅中四人有说有笑,合家欢乐。

    汪雨看得失神,五年来,宋家都是这样其乐融融,幸福安康,有谁想起过丹芙,没有,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丹芙。

    得知丹芙死的那一刻,她的世界崩塌了,痛苦,伤心,各种情绪都有,独独就没想过丹芙可能没死,或许在世上的哪个角落受苦。

    女儿受苦难的时候,作为母亲的她却在宠着宋筱菱,难怪丹芙宁愿没名没分跟顾顷浅住在顾家,也不愿意跟她回来宋家住。

    顾顷浅是说过丹芙是他妻子,对于汪雨来说,没有结婚证就是没名没分。

    “小雨。”正说话的宋靖明看见站在门口处发呆的汪雨,起身向汪雨走去。

    汪雨看着向她走来的宋靖明,脑子里回想起女儿说过的话,丹芙说:“宋老与宋靖明对我的好和宠溺,不是因为我是宋家的女儿,而是保护宋筱菱,宋家明明有两个,外人只知宋丹芙,却不知道还有个宋筱菱。一个曝光站在风口浪尖,一个养在温室里,危险自然降临在曝光的哪一个身上,这就是以一个孩子,保护另一个孩子的最好方法。”

    “不可能,都是宋家的孩子,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是这样问的。

    “我真是宋家的孩子吗”这是丹芙离开时问她的话。

    苦苦守了二十年的秘密,那个她以为会带进棺材的秘密,终于不再是秘密了,这是汪雨心里唯一的想法。

    看着自己丈夫,女儿的爸爸,汪雨不敢问,也不能问,若丹芙说的那些话是事实,那么,自己这些年就一直被公公和丈夫欺骗。

    走到妻子面前,宋靖明说:“你去哪里了今天是筱菱和顾炎琛回门的日子,他们都到了,你却还没回来,爸要生气了。”

    他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提醒她,爸爸不高兴了。

    汪雨却理解为丈夫是在怪自己晚归,本就心情不好,一回家又遭到丈夫责怪,语气不免冷了些。“我累了,先回房休息。”

    既然不能问,还不如离开,免得看着他们一家人幸福谈天,自己在一边心里堵的慌。

    “小雨”宋靖明伸手想拉住汪雨,可惜,汪雨早有准备,加快离开的脚步,宋靖明的手落空。

    “嫂嫂,你怎么才回来”宋筱菱巧妙地用身体挡住汪雨的去路,亲昵抱住汪雨手臂,噘着嘴说:“今天我特意让琛早点带我回来,就是想和你好好聊聊天,可惜,来了才听佣人说你很早就出门了。”

    一直没说话的顾炎琛抬眸看了宋筱菱一眼,继续保持沉默。

    “是吗”汪雨浅浅一笑,把手臂抽回来。“那真是不巧了,今天刚好有事要外出,如果你能事先打电话给我,我就在家里等你了。菱菱啊,你嫁到顾家后,爸爸挺想你的,难得回来一次,好好陪爸爸说说话,我就不招呼你们了。”

    “嫂嫂,你不舒服吗,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不是病了”明显感觉汪雨对自己态度变了,宋筱菱暗自咬牙。

    她知道汪雨去见宋丹芙了,还在顾家门口徘徊了很久,直到宋丹芙出门,汪雨才离开,因为没有安排人跟着,她不知道汪雨和宋丹芙到底有没见碰面,说没说话。

    这事她刚刚趁琛不在面前,知会过爸爸了。

    “没事的,别担心。”汪雨淡笑,随即补上一句。“昨晚没睡而已。”

    “睡眠对女人来说最重要了,除了影响身体健康外,还影响容貌,嫂嫂,如果你是长期失眠的话,我陪你到医院去看看吧。”宋筱菱热心的建议。

    “不用了。”汪雨脸上始终保持着随和笑容。“你还怀着孕,别站太久,去沙发坐着吧,我实在是困倦,上楼休息会儿。”

    心中有了芥蒂,汪雨即使知道宋筱菱是无辜的,一切都诗公和丈夫的意思,可她还是很难再与宋筱菱亲昵,用她的女儿为宋筱菱挡危险,她实在无法接受。

    眼睁睁看着汪雨上楼,宋筱菱心里有些不确定,嫂嫂对她的态度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关心依旧,不能陪她说话,是因为昨晚一夜没睡。

    宋老将一切看在眼里,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光芒。

    最后,顾炎琛以晚上行车危险系数高为由,带着宋筱菱离开宋家,在途中,顾炎琛上了助理的车,让司机送宋筱菱回顾家。

    即使宋筱菱不愿意,在强势的顾炎琛面前她也不造次。

    “查到了吗”车里,顾炎琛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

    “没有。”助理解释说:“甜品店里的监控录像坏了,酒店里的一片空白,显然是有人动了手脚,删了监控记录。”

    “也就是说,忙了一天一无所获。”顾炎琛声音很冷,面色更冷,甜品店里的监控坏了,查不到当时除了宋筱菱和林玲外,有没有其他人接触过宋丹芙,酒店的监控被人删了,一定是那个占了宋丹芙便宜的男人做的。

    看来,对方是要他顾炎琛背一辈子的黑锅。

    想起宋丹芙宁愿从十几楼跳下,也不愿让人看见与他在一个房间,顾炎琛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揪着。

    顾炎琛问:“她呢,今天都去了什么地方”

    “上午她也去查了监控,同样的无所获,然后去了甜品店,也点了杯果汁,喝了半杯,然后看着果汁杯子发呆,可能是想测试自身反应,不过,好像也无所获。后来宋夫人汪雨出现,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分开了,她直接回了顾家。”

    “能听到她们说了什么吗”顾炎琛想,汪雨今天的反常原来是因为见了亲生女儿的缘故。

    也对,女儿死而复生,对汪雨来说,震惊之余是喜悦,以前掏心掏肺的对宋筱菱好,是因为她女儿死了,现在女儿回来,冷落宋筱菱很正常。

    “隔的太远,听不到。”助理回答,蹙眉想了想,问道:“先生,这位宋,好像不是一般人,她的警觉心高得出奇,我们的人才跟上就被发现,要不是宋夫人在前,她一定早把我们甩掉了。”

    顾炎琛一笑,没有回答,脑子里浮现出那晚的过肩摔,和她从十几楼跳下时表情,那份平静,那份毫无畏惧的淡定,是一般人所没有的。

    也是吸引他目光的开端。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