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宋家人上门 (二更)

    e

    回到顾家,管家告诉宋丹芙,商场已经把她买的衣服送到,帮她签收后放到了她和顾顷浅的房间里,给管家道谢后,她直接进浴室洗澡,整整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来。

    换上一套简单的居家服,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衣服算是保守型的,脖颈上的痕迹还是遮不住,宋丹芙一阵咬牙切齿,想起刚刚拿衣服时,名店附带送了条丝巾,拿来往脖颈上一系,还别说,挺配的。

    不仅遮住了痕迹,看起来也不那么突兀,宋丹芙这才满意地走出更衣室。

    “你回来了。”一出去就见顾顷浅坐在沙发上,宋丹芙愣怔了几秒,才迈步走过去。

    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顾顷浅抬眸打量着她,缓步走来的她,身上透着一股小女人的韵味,这是以前所没有的,他知道是什么缘故,紫眸里漫出笑意。“你今天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宋丹芙心里一惊,以为他看出了什么,停下脚步,下意识看向自己身上,设计简单的居家服把她的从头包到脚,连脖子都用围巾遮住了,没有一丝肌肤外露。

    “哪里不一样”她故作平常的问。

    “哪里不一样啊”顾顷浅一双紫眸将她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好似正在思索她不一样的地方,宋丹芙一颗心七上八下,紧张的不得了时,听到他说:“啊,你围了围巾。”

    “无聊。”知道自己被耍了,宋丹芙狠狠瞪了顾顷浅一眼,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过遥控准备看电视,不再理会他犯神经。

    “别看电视了,跟我到楼下去。”顾顷浅说,拿过她手里的遥控放茶几上。

    “去做什么”宋丹芙不解的望着他。

    顾顷浅理所当然的说:“吃饭啊,今天出门都没时间吃晚饭,你是我女朋友,陪我下楼吃晚饭是义务。”

    “冒充,请时刻记住冒充两个字。”每次听他这样说,宋丹芙都会下意识的强调。

    没有问时间,起身与顾顷浅一起赚她是真的饿了,在外面没吃饭不说,还被顾炎琛折腾

    打住,宋丹芙,别想了,再也不要想起今天的不堪,就当是被狗咬了,没什么大不了,宋丹芙警告自己。

    “记不住。”顾顷浅一本正经的耍着无赖。“而且麻烦。”

    宋丹芙懒得再纠正顾顷浅,两人走到楼梯口,正好碰到顾炎琛上楼,宋丹芙面色突然就冷了几分。

    “琛,你也才回来啊”顾顷浅问这话的同时,握住宋丹芙的手。

    “小叔叔要出门。”看了眼两人紧紧相扣的手,顾炎琛眼神黯淡,晚间八点多出门过二人世界,还真浪漫。

    顾炎琛目光看了宋丹芙一眼,她不累吗

    “饿了,丹芙陪我到楼下吃饭。”好似没注意到顾炎琛的眼神,顾顷浅说:“对了,你吃饭了吗没吃,我们一起下楼吃。”

    “吃过了。”顾炎琛语气十分淡然,他没忘记,在酒店房间的时候,她宁愿从十几楼跳下去也不愿让人看到她与自己在同一个房间里,她一定更不想与他一桌吃饭。

    “这样啊,那我和丹芙下去吃了。”顾顷浅也不勉强,牵着宋丹芙下楼。

    擦身而过的瞬间,宋丹芙看到顾炎琛眼里闪过一抹痛,他也会痛吗可笑。

    宋丹芙食量少,顾顷浅见她放下筷子,盛了碗鸡汤放到宋丹芙面前。“饭可以少吃,但这碗鸡汤一定要喝完。”

    不想拂了他的意思,宋丹芙接过鸡汤,喝了一口就蹙起了眉头,这味道,这不是一般的怪异。

    “味道不对吗”顾顷浅问。

    “鸡汤的味道有点怪。”抬起头,宋丹芙如实回答。

    顾顷浅了然。“可能是加了红枣和枸杞等几味补血的药材,所以味道没有原来的纯正,不过对身体很有益处,凑合着喝。”

    “你让加的。”宋丹芙心里一跳,他什么意思。

    “嗯,你身体这么瘦,我怕你得贫血症,所以叫厨房给你熬的。”顾顷浅点头承认,戏谑一笑。“想想,我这身体已经很不好了,要是你再贫血什么的常常晕倒”

    话还没说完,见管家急匆匆的走进来,顾顷浅问:“管家,出什么事了”

    “孙少夫人把宋家的大哥大嫂请来了,说是找老夫人给个说法。”管家脚步未停,路过饭厅往后面居住的别墅走去。

    速度还真快,他就说顾炎琛想离婚没那么容易吧,看,娘家人出头来了,顾顷浅转头督促宋丹芙喝鸡汤,见她看着自己,柔和一笑。

    宋丹芙垂眸喝鸡汤,心想,他一定很得意,因为自己一直看着他。

    不知不觉间,一碗鸡汤被她喝光,宋丹芙惊讶地瞪圆眼睛。

    顾家客厅。

    “老夫人,您看这都是怎么回事儿菱菱昨天才嫁到顾家,刚刚哭着回娘家,说顾炎琛不但取消了蜜月旅行,现在还要和她离婚,年轻人小打小闹我们都理解,可离婚两个字,是随便能说的吗”宋筱菱被错待,汪雨非常不悦,可面对顾家最有权势的老太太,她还是收敛了脾气。

    宋靖明只是坐着喝茶,这种事,女人出面最为合适,他也相信妻子,一定能给筱菱讨回一个公道。

    “嫂嫂,你别这样,是我和琛在外面意见不合起了冲突,奶奶并不知情。”宋筱菱握住汪雨的手一边劝慰,一边帮助顾家说话。“是我不好,不该哭着回家的,让你和哥哥为我担心了,我既已嫁给琛,进了顾家的门就仕家的人,我相信,琛说离婚只是玩笑,他不是真心的。”

    “他不是真心的,能随便说出离婚这话。”汪雨冷冷一嗤,拍着宋筱菱的手。“受了委屈哭着回家,哪里不好了,而且你还怀着”

    及时打住话,汪雨突然就悲从中来,语带哽咽。“女人这辈子最苦了,结婚后得不到丈夫的宠爱,离婚后又成了二婚,一辈子都等于毁了,筱菱,你可不能糊涂啊”

    “我懂,我懂的,嫂嫂,你别难过。”宋筱菱劝着汪雨,自己却流下委屈的泪水。

    “亲家嫂嫂,你刚刚说筱菱怀着什么”始终没说话的顾老夫人此时开口了。

    汪雨故作为难地看了宋筱菱一眼,目光又看向自己的丈夫。

    三人本就是串通好的,汪雨的行为不过是演戏罢了,见宋靖明点头,她看着顾老夫人道:“筱菱怀孕了,本想今天告诉顾炎琛,谁知,顾炎琛却对她提出离婚,她才心灰意冷的哭着回家,还让我们不要说出来,她不想给顾炎琛压力,也不愿意顾炎琛是因为孩子才继续跟她在一起。”

    宋筱菱怀孕了,门口的宋丹芙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怔住无法反应。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