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离不成婚

    e

    太过吃惊,宋丹芙慌忙从坐起来,肌肤直接与空气接触,这才惊觉自己身上,宋丹芙脑海里有片刻的空白,扯过薄被裹住自己,愤怒的水眸死死盯着顾炎琛。

    难怪自己会觉得熟悉,原来是他。

    十五岁之前,她一直追着顾炎琛跑,对他的一切熟悉不能再熟悉,时间改变了很多,有些事却改变不了。

    顾炎琛目光一直注视着宋丹芙,自然看到了她身子上的痕迹,他数来人,明白那是什么,即使她用薄被遮住,可是,雪白的薄被遮不住她脖颈上的吻痕,那些痕迹仿佛当头棒喝,打在他心头。

    看不见的伤口,才痛彻心扉,顾炎琛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蚀骨的痛,捶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握起,五指用力到发白。

    让他知道是谁碰了她,他一定让那人后悔。

    见他一脸阴霾,宋丹芙以为是自己的动作让他生气,心里的愤怒如火焰般燃烧。

    “顾炎琛,你混蛋。”明明是骂人的字眼,出口的声音却很沙哑,宋丹芙脸色变得很难看。

    “口渴吗”知道她误以为自己是那个欺凌她的人,顾炎琛不想现在解释,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我去给你倒水。”

    只有不看她愤怒的目光,脖子上的吻痕,他的心才没那么痛。

    宋丹芙趁他转身去倒水的空当,快速穿好衣物,还是那条浅色系的连身裙,穿起来很方便。

    顾炎琛倒了水,端着杯子刚转身,宋丹芙已然出现在他面前,他手一滑,玻璃杯子掉在地上摔碎,发出刺耳的声响,水花四溅。宋丹芙速度很快,捡起地上一块玻璃碎片,瞬间抵在顾炎琛喉咙处,另一手揪住顾炎琛胸口的衣服,冷冷道:“顾炎琛,我要杀了你。”

    “丹芙,我”顾炎琛想解释,喉咙处一痛,玻璃已经划进他肌肤里,顿了一下,顾炎琛定定注视着她柔美的小脸。“能听我说一句话吗”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只需选一个死法。”红着眼睛,宋丹芙面色一片冰冷。

    “丹芙”顾炎琛心口难受,他一点也不怀疑丹芙要杀他的决心。

    “不准叫我的名字,你不配。”一手紧紧攥着顾炎琛的前襟,咬牙切齿道:“我真后悔自己多事,就该让你死在地下赌场。”

    这样的话,她今天就不会在无力反抗下被他欺辱了。

    顾炎琛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刚想解释,门口传来声,两人同时一愣。

    不用猜,宋丹芙也知道是宋筱菱抓奸来了。

    如果让宋筱菱知道,跟她在一起的人仕炎琛,不知道那张善变的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宋丹芙嘲讽的看着顾炎琛。“你们夫妻感情可真好,一个毁人清白,另一个来抓奸,配合的天衣无缝。”

    “不是我。”她又误会了,顾炎琛顿觉得很无力,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你以为这样做就能让我身败名裂了吗”宋丹芙压根不信他,缓缓松开抓住顾炎琛前襟的手,玻璃碎片也跟着移开。“顾炎琛,因为你,早在五年前我已经胜败名裂,如今没有什么是我在乎的,即使这样,我也不想让人看见我和你这种在同一个房间里。”

    “你想做什么”反抓住她的手,顾炎琛眼里出现恐慌,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急切的说:“你可以呆在房间里,我出去应付,绝对不会让人进这个房间一步。”

    “滚开。”大力甩开顾炎琛的手,宋丹芙一边走向窗户,一边说道:“回去告诉宋筱菱,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这样算了。”

    “丹芙。”顾炎琛身体踉跄了下,赶忙冲过去阻止,宋丹芙已经从窗户跳了下去。

    “丹芙。”撕心裂肺的声音吼出,顾炎琛看到黑夜中她纤细的身体在大楼彩色灯光照耀下,不断往下坠落,痛心疾首之际,他又看到宋丹芙稳稳站在了楼下花坛里,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即使仕炎琛这样有着沉稳定力的男人,在看到那一幕后,同样瞪圆了眼睛,这里少说也有十几层,丹芙跳下去毫发无损,绝对不正常。

    看到她没事,心安定了,顾炎琛也没空去想宋丹芙怎样做到毫发无损,门口的人还等着他去解决,路过大床爆顾炎琛目光往床的方向扫了下,正好看到白色床单上那一朵盛开的红色玫瑰,心突然就堵的难受。

    平复了下沉痛的心,顾炎琛拉开门,冷冷看着门口出现的几人。

    宋筱菱,宋筱菱的朋友林玲,其余的一男一女,如果他料的没错,两人是记宅丹芙说的没错,宋筱菱是要她身败名裂。

    “琛。”宋筱菱错愕,原本带着胜利笑容的脸,瞬间变的苍白,上前一步问道:“琛,你怎么在这里”

    “这该是我问你的吧”顾炎琛反问,阴寒的目光一一从四人脸上扫过。

    “琛,琛”宋筱菱想抱住顾炎琛手臂,但顾炎琛料到她会这样做,先一步躲开了,宋筱菱快哭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出现得人是自己的丈夫。

    给宋丹芙用的药量她清楚,若现在说两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她自己都不信。

    顾炎琛看着妻子惨白的脸,靠近她耳爆轻轻问道:“有没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琛,你在说什么”惨白的脸上,双眸十分无辜,宋筱菱最擅长的就是变脸了,心里疑问很多,不敢去细想,什么事情都没有稳住丈夫重要。

    “不明白没关系,你只要明白一点,我们的婚姻,结束了。”顾炎琛冷冷一笑,面容温和的说着残忍话。

    “你要和我离婚”宋筱菱着声音问,他太残忍了,因为一个吻,他取消了每个女人都很期待的蜜月旅行,现在,竟然提出离婚。

    “是啊,我要和你离婚。”迈步越过呆若木鸡的宋筱菱,顾炎琛头也不回的离开。

    宋筱菱瞪了林玲一眼,慌忙朝顾炎琛离开的方向追去。

    楼下车里,男人坐在后座位上,淡淡问前座的司机。“他真这么说”

    “是的。”外籍司机郑重点头,随即疑惑的大声嘀咕。“人的想法真奇怪,才结婚两天就说要离婚,两天前,干嘛要结婚。”

    “放心,这婚离不成的。”男人唇酱勒出一抹笑,淡淡吩咐。“回去吧。”

    “不管了。”外籍司机问。

    想起,在他身下,她小猫似的呜咽声,男人紫眸里漫出点点笑意。“以她的速度,一定已经到家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