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顾炎琛的邀约

    e

    僵持近一分钟,宋丹芙手里的桔子因此掉在地上,最后,妥协的仕炎琛,因为,他看到宋丹芙清澈眼眸中的兼恶,松开她的手,顾炎琛苦涩的问:“为什么”

    “什么”宋丹芙没反应过来,顺口问。

    “为什么急着离开,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为什么连一句话都不肯跟我多说。”一股脑丢出心中想法,顾炎琛定定地看着宋丹芙,不放过她脸上一丝表情。

    餐桌上,奶奶问顾顷浅什么时候结婚,他心里很不舒服,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即将被别人夺走。

    她喝豆浆被呛到,对话打住,他了解奶奶,没问到自己要的答案不会罢休,所以,他主动转移了话题,明知道提起爷爷会让奶奶伤心难过,可他还是做了。

    宋丹芙楞了几秒,突然笑了起来。

    秀丽容颜上笑容灿烂,可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为什么笑”顾炎琛蹙眉问,非常不喜欢她此时的笑容,她根本不是在笑而是在嘲讽他。

    “笑你的话莫名其妙。”止住笑,宋丹芙好心提醒。“我跟你毫无关系,如果对你热情洋溢,你老婆见到一定不会像今早那样负气离开,而是抓狂的跳脚。”

    顾炎琛压根没想过宋筱菱,略微顿了顿。“抱歉,是我说错话了。”

    他只想留住她,只想让她在自己身边多待一会儿,哪怕一分钟也好。

    这些话是不能对她说的,不然,她会更觉得他莫名其妙。

    “没关系。”宋丹芙低头看着地上已经脏了的桔子,可惜了,她还打算拿回去给顾顷浅尝尝呢

    她承认,自己坏心,也想酸酸顾顷浅。

    桔子掉了,她重新摘一个便是,于是,宋丹芙伸手摘了个桔子,没再看顾炎琛,直接就走。

    “等等。”顾炎琛再次叫住她。“我话还没说完。”

    停下脚步,宋丹芙蹙眉。“可我已经不想听了。”

    “即使你不想听,我还是要说,我不能让你误会我。”走到她面前,顾炎琛不敢再抓住她的手,却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挡住她离去的路。“我知道,自己的行为让你觉得莫名其妙,我何尝不也是这样认为,可是,我控住不住自己,只要看到你,就想靠近你,与你说说话也是好的,没有原因,全是心意所致。”

    一口气说完话,顾炎琛见宋丹芙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有些不安的问:“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这个人很愚笨。”这话说的妙,既不说自己明白了,也不说不明白,意思端看顾炎琛自己怎么想。

    顾炎琛自觉认为她没听明白。“我可以说的再详细一点,我”

    “顾炎琛,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呢”截断他的话,宋丹芙淡淡的问:“宋筱菱吗”

    五年,真能改变很多人和事,如她,如顾炎琛。

    “我们以前果然认识。”顾炎琛有些激动地抓住宋丹芙的双肩,黑眸死死锁住她翦水秋瞳。“丹芙,告诉我,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告诉我。”

    她说的话,她对他的敌意,在在说明了他们以前有关系,可是,他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丹芙这个名字,就好似没在他生命中出现过般。

    直觉有告诉他,他秘系匪浅。

    看着顾炎琛急切的俊脸,宋丹芙又一次想笑,五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他怎么就能将自己忘的那么干净。

    最无助的时候,是在狱中那一个月,她天天翘首以盼,等着他来看自己,结果,他一次都没来,一次都没来。

    五年后她回来,想给他惊喜,最后,是他反给她惊吓。

    “没关系。”既然他想知道,她就给他答案,宋丹芙抬眸望着顾炎琛。“你听好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宋丹芙退后一步,脱离他的掌控。

    “我不信。”顾炎琛,一副受到重击的样子。“我不信。”

    “这跟我更没关系了。”宋丹芙看了眼别墅的方向,故意说道:“顾顷浅要吃药了,没我在一边盯着,他会自然的忘记,失陪。”

    刚走出一步,身后传来顾炎琛低哑的磁性声音。“如果我们没关系,你在婚礼上对筱菱出手,又如何解释。”

    “你说什么”停下脚步,宋丹芙转头看着顾炎琛。

    她不是没听懂顾炎琛说的话,而是,她不敢相信,顾炎琛竟然知道,婚礼上宋筱菱的婚纱断开是她动了手脚。

    “婚礼上,你曾经和筱菱错身而过。”走到她面前,顾炎琛低头在她耳边说道:“今晚,我在门口的车里等你,我们到外面去谈。”

    说完,顾炎琛越过宋丹芙直接离开。

    宋丹芙看着顾炎琛的背影,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他知道了,也是,顾炎琛多精明,只要多看几次监控录像,自然就会想到她头上来。

    他是邀约吗当不是,这是要挟,她宋丹芙不是怕事儿的人,做了就不怕被人知道,顾炎琛想以此要挟她,门都没有,今晚她不会跟他出去。

    宋丹芙也离开后,鹅卵石台阶下,一颗大型盆栽树后面,宋筱菱一脸扭曲的走出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分钟不到挂了电话,宋筱菱嘴酱起一抹诡异的笑。

    虽然顾家很大,什么都不却,可宋丹芙决定要在顾家住下,自己的衣服总要有,不可能一直穿着顾顷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连身裙。

    吃过午饭后,宋丹芙一个人去商场购物,顾顷浅说要陪她去,被她拒绝了,经过顾炎琛的婚礼后,顾顷浅那张妖孽般的脸很多人都认识了,她可不想走到哪里都被人当猴子观赏。

    可是,偏偏就是有那么些人不识相,老喜欢跟在她身后当尾巴,既然人家想跟,就让她们跟着。走进一家名店里,随便选了几套,宋丹芙也不试穿,直接报了尺寸后付钱,留下地址让售货员送到顾家去。

    她自己则走进一家甜品店,喝下午果汁。

    宋丹芙刚坐下,宋筱菱就走到她面前故作惊讶的说:“丹芙,你也来这家店吃甜品啊,好巧哦。”

    然后拉着身边的女人一起坐在宋丹芙对面。

    女人刚坐下,宋丹芙便闻到一股不同于香水的味道,当然人的面她不好揉鼻子,只是轻轻蹙了蹙眉。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