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 讨好她

    e

    早餐,以顾老夫人突然晕倒宣告结束。

    顾顷浅和宋丹芙回到房间,就仕顷浅位于三楼的房间,现在暂时也是宋丹芙的房间。

    宋丹芙之所以没有急着离开顾家,最主要的原因是,亚洲赌王死在t市,已经引起了轰动,可以说,全世界都在给t市压力,唯有找出杀亚洲赌王的凶手,也就她,才能平息这场万众瞩目的暗杀。

    她想留在本市,土皇帝一般的顾家是最好的容身之所,身份又仕顷浅的女朋友,以后就是走在大街上都不必担心有人敢到找她问话。

    外面闹的再厉害,宋丹芙在顾家可闲得无聊了,都和顾顷浅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速度与,真是有够无聊。

    电影里那些认为的特技镜头,宋丹芙越看越觉得索然无味,突然,她想起了顾老夫人倒下那一幕,转头看着顾顷浅问:“你爸爸真是意外死的”

    “你什么时候对这个上心了”顾顷浅挑眉反问。

    “无聊呗。”夸下双肩,宋丹芙一副颓丧的样子。

    “真无聊,那我们可以做点别的。”话落,见宋丹芙迷茫地看着自己,顾顷浅暧昧地眨了眨紫眸。“比如说,情侣之间最喜欢,也最津津乐道的事。”

    宋丹芙还是茫然,顾顷浅一双紫眸愈发潋滟迷人,如一汪幽潭,摄人心魄,宋丹芙瞬间感觉四肢无力,心里想的逃开,却没有动作,只能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双唇快要碰在一起时,一个声音不识相的介入。

    “嗯哼。”门口处,顾炎琛轻咳一声,不怎么真心的道歉。“抱歉,打扰两位了,有些事情需要小叔叔解惑。”

    说明来意,顾炎琛依然站在门口处,捶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手心里留下一道道月牙,他却好无感觉。

    心里怒气升腾,如果自己不出声,他们是不是已经吻在一起了,这点他很介意。

    宋丹芙第一反应是推开顾顷浅,可惜,她又一次没能如愿,要是宋丹芙肯细想一下,就会发现,她每次想推开顾顷浅都没成功,以她的力气竟然抵不过一个病秧子,太诡异了。

    “小琛,进来吧”没有一点被撞破好事的尴尬,顾顷浅搂宋丹芙入怀,话却是问顾炎琛。“你奶奶醒了吗”

    “还没有。”顾炎琛走过来,在另一边的沙发落坐。“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

    “没有的事。”顾顷浅紫眸里满是笑意,他心情大好,虽然还有点小小的惋惜,不过,他有信心,怀中这女人早晚是他的。感觉到宋丹芙的挣扎,顾顷浅放开了她,宋丹芙赶忙挪了位子,跟顾顷浅保持距离,顾炎琛看在眼里。

    顾顷浅说道:“小琛,从小奶奶最喜欢你了,等她醒来你多安慰安慰她,毕竟,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日子还得继续,别太伤心了。”

    “我会的。”目光看向顾顷浅,顾炎琛说道:“我来是想继续餐桌上没有问完的话题。”

    说完,顾炎琛又看了宋丹芙一眼。

    宋丹芙很上道都理解为,顾炎琛是在避讳她,得,反正她对顾家的事情也不感兴趣,站起身,脚步还没迈出,手腕就被人握住,回头一看,仕顷浅。

    “去哪里”他问。

    “刚刚看到花园里的果树上挂着果子。”意思很明显,她要去摘柠树上的果子。

    顾顷浅放开她的手,嘱咐道:“摘了果子就回来,别在树下呆太久,小心果树上的虫子掉你身上。”

    “你说话能积点德吗不诅咒人会死吗”一连两个问题丢出,说明宋丹芙怒了。

    显然,她又一次理解错误。

    “我这是提醒你,别忘了时间。”顾顷浅解释。

    “还真是谢谢了。”宋丹芙咬牙切齿的说完,转身,很神气的走人。

    顾炎琛目光一震,宋丹芙和顾顷浅赌气的动作让他觉得熟悉,为什么呢

    她仕顷浅带回来的女人,跟他因该没关系才是,可为什么总能吸引着他的目光,顾炎琛看向顾顷浅,这个年龄比他还要小一岁,辈分却比他高一级的小叔叔。

    顾顷浅诡秘一笑,转头见顾炎琛看着自己,若有所思。

    顾顷浅拿起遥控见电视的声音调小,他问:“你想知道什么”

    “爷爷是因为什么意外去世”抛开对宋丹芙的疑惑,顾炎琛迅速整理好思绪,正题。

    “车祸。”顾顷浅回答,平淡的声音没有一点波动,好似说得是别人的事情。

    “他九十多岁了还开车。”顾炎琛蹙眉。

    “不是,开车的是我妈咪。”

    “能说的详细,具体一些吗”

    “当然可以。”顾顷浅点头,随即娓娓道来

    花园里,宋丹芙坐在一颗桔子树下,手里拿着一个剥了皮的桔子,她只吃了一小半,酸的她不想再吃第二半了。

    酸甜苦辣咸是人生中必须经历的滋味,可惜,她的人生,从十五岁入狱开始,就只剩下酸和苦。

    心酸,辛苦。

    为监狱里室友的死而心酸,为这些年让自己变强而辛苦。

    组织里非人的折磨她咬牙挺过,生死一犀她也从来不曾放弃,因为,这里有人等着她出狱,承诺她,等她出狱她们就结婚,回来后才知道,一切都变了,包括他。

    走出顾顷浅的房间,顾炎琛没有直接去看奶奶,而薯使神差的来到花园,因为宋丹芙在这里,因为临出门前顾顷浅咳嗽的厉害,无法出门找她。

    所以,他来了,见宋丹芙坐在桔子树下发呆,顾炎琛走到她身边坐下,黑眸看着她手里剥了皮的桔子。“喜欢,可以多摘点,如果摘不到,我叫人拿梯子来帮你摘。”

    转头见仕炎琛,宋丹芙淡淡拒绝。“不用了。”

    他在讨好自己,宋丹芙听出来了。

    他哪只眼睛见她喜欢这树上的酸桔子了,不想与他呆同一个地方,怕自己质问他,因为质问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宋丹芙起声准备离开。

    “丹芙。”见她要赚情急之下顾炎琛拉住她的手,宋丹芙浑身一僵,用力想抽回,顾炎琛也加重力道,一时间陷入拉锯战中。梯口宋丹芙能给顾炎琛一箭肩摔,那是因为顾炎琛没有防备,谁会想到纤弱的她能把人摔出去,这次,顾炎琛是刻意为之,自然用了力道。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