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试探

    e

    顾顷浅注意到,顾老夫人和宋筱菱自然也注意到了顾炎琛看宋丹芙的目光,顾老夫人不做声,宋筱菱毕竟年轻,丈夫的目光胶在别的女人身上,她怎么能容忍。

    怒气,加上怨气,让宋筱菱做出了不顾一切的举动,双手抱住顾炎琛手臂,倾过身,在顾炎琛薄唇上落下一吻,随即羞涩的退开,看到众人,水眸里满是无措,好似终于意识到自己行为多不得体。

    顾炎琛浑身一震,目光下意识看向宋丹芙,宋筱菱也在看宋丹芙,不同的是,顾炎琛的目光是心虚,宋筱菱的目光是挑衅。

    秀恩爱,谁不会呀

    宋筱菱敢这么做,是铸锭她仕炎琛的妻子,顾炎琛就是再不喜欢她的吻,也不会当众给她难堪。

    宋丹芙神色淡淡,心里十分不舒服,很想质问对面的新婚夫妻,你们秀恩爱就秀恩爱,看着我做什么

    见宋丹芙无动于衷,顾炎琛心里庆幸的同时又涌起怒气,转头看着宋筱菱,黑色眸子里阴霾一片。

    她好大的胆子,敢趁他不注意时吻他。

    气氛因为顾炎琛显而易见的怒意而变得有些僵硬。

    只有精明的顾老夫人注意到,顾顷浅紫眸里那一丝笑意,于是,她知道,宋筱菱今天的反常是受了顾顷浅的刺激。

    早餐一一上桌,管家和佣人退回厨房,顾老夫人说了声吃饭,众人开始进食。

    顾家有专门的营养师安排三餐,当然,也可自行点菜,不过得前一天就点,如果没有点一般都是营养师决定菜单。

    众人开动,只有顾顷浅例外,只见他慢条斯理的拿了个白水煮鸡蛋,慢慢剥了壳后放入宋丹芙碗中,碗里突然多了颗洁白圆润的鸡蛋,宋丹芙一愣,抬眸看向顾顷浅,顾顷浅对她温柔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顾炎琛目光沉了沉,专心吃着自己的餐点,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手劲儿比之前大了。

    顾老夫人喝了碗粥就不再进食,也拿了颗白水煮鸡蛋,边剥壳边不经意的说:“顷浅还是那么体贴,不像小琛,一心只扑在公司上头,连自己都不会照顾了。”

    剥完壳的鸡蛋放入顾炎琛碗里,顾炎琛轻声说:“谢谢奶奶。”

    “小琛一向能干,这点像大妈你。”顾顷浅淡淡接话。

    “再能干身边还是要有个人照顾着,好在他和筱菱结了婚,以后我不用心他了。”话峰一转,顾老夫人看着顾顷浅问:“对了,顷浅,你和丹芙什么时候结婚”

    昨晚因为太多的消息一并袭来,她居然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从婚礼上回到顾家,顾顷浅就介绍了宋丹芙姓宋,自己一开始还叫她宋来着。

    顾顷浅还没回答,宋丹芙正在喝豆浆,听到结婚二字,一个不慎被嘴里的豆浆呛到,嘴角溢出点点豆浆,连连咳嗽。

    “喝个豆浆都能呛到,你也太不小心了。”顾顷浅一手拍着宋丹芙的背,一手抽来纸巾给她擦拭嘴角的豆浆残渍。

    顾炎琛停下动作,也看着宋丹芙,恨不得自己代替顾顷浅,可他隔的远帮不上忙,起身走向厨房。

    本来无感的宋筱菱,见顾炎琛离开,立马起身问:“琛,你去哪里”

    顾炎琛没有回答,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懒得,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口,宋筱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十分精彩。

    “丹芙没事吧”顾老夫人关切的询问,心里却有了铸锭,她果然是宋丹芙,听到自己提结婚就反应那么大。

    该死的宋老,说要除去宋丹芙的人是他,结果却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我没事。”咳嗽缓和下来,宋丹芙拿过顾顷浅手里的纸巾,自己擦了擦嘴角。

    顾顷浅淡笑,伸手将送丹芙垂落颊边的秀发抚到耳后,宠溺意味再明显不过。

    一杯水递到宋丹芙面前,顾顷浅和宋丹芙同时顺着水杯看向手的主人,顾炎琛。

    “喝点水会舒服点。”顾炎琛说,暗黑眸子里意味不明。

    宋筱菱和顾老夫人同时变了脸色,宋筱菱脸色苍白,隐隐带着愤怒,顾老夫人是深思。

    宋丹芙没有伸手接,她不可能接受顾炎琛的好意,目光看向顾顷浅,顾顷浅多精明,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宋丹芙的意思,并且做出应对,他伸手接顾炎琛手里的水杯。“给我吧”

    顾炎琛目光沉了沉,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把水杯给顾顷浅。

    “谢谢,小琛。”接过水杯放在桌子上,顾顷浅温润一笑。“刚刚大妈还说你不会照顾自己,她显然是多虑。”

    “我确实没有小叔叔会照顾人。”走回自己位子坐下,顾炎琛没有去看宋筱菱和顾老夫人,他明白自己的举动很唐突,刚刚完全是随心而为,他不想解释为什么,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宋筱菱觉得难看,气得放下筷子,转身就赚僵直的背影透着一丝高傲。

    顾顷浅和宋丹芙对视一眼,顾老夫人刚想说话,顾炎琛却抢先说道:“小叔叔这次带回来的消息,奶奶已经跟我说过了,有些细节想问问小叔叔,不知道方不方便。”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不方便的。”顾顷浅坦然的没有一丝破绽。“你问。”

    顾炎琛也不客气,直接切入主题。“小叔叔说爷爷在美国去世,我想知道,爷爷去世是自然,还是意外”

    “小琛,怎么说话呢”顾老夫人出声,不赞同的看着顾炎琛。“什么自然还是意外,好在顷浅是自己人,不会误会你,要是换成别人,你这样问,人家会以为你怀疑爷爷是被害死的。”

    “我没有这个意思。”顾炎琛看着顾顷浅。“相信小叔叔也不会往这方面想。”

    “当然,小琛的个性我还是了解。”顾顷浅淡笑,紫眸看向顾老夫人。“大妈,你别太紧张了,我不会误会。”

    “那么,小叔叔的回答呢”他顾炎琛执意要一个答案,绝不让人岔开话题。

    “是意外。”顾顷浅回答。

    餐桌上除了顾顷浅外,其余三人都以惊骇的目光看着顾顷浅。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