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亲密无间

    e

    商场上的老一辈都说他顾炎琛是狼,吃人不吐骨头,也只有奶奶会认为他容易相信人,顾炎琛哭笑不得。

    “爷爷去世,他是爷爷的儿子,继承顾氏名正言顺。”见奶奶瞪着自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顾炎琛设想了下。“若他手上握有爷爷的遗嘱,我们做的再多都是白忙一场。”

    他可没说错,顾氏在爷爷名下,若爷爷有留下遗嘱,指明顾顷浅继承顾氏,就是身为爷爷合法妻子的奶奶都无法改变。

    “有遗嘱又能怎样”顾老夫人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我有的是办法除去他,顾氏是我们两婆孙的心血,他休想一回来就坐享其成。”

    顾炎琛不赞同的看着顾老夫人。“奶奶,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呢”

    “别说了,你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是。”打断顾炎琛的话,顾老夫人站起身。“走吧,下楼吃早饭,表现自然点,别让顾顷浅起疑。”

    顾炎琛无奈叹息,跟在顾老夫人身后走出书房。

    顾顷浅和宋丹芙来到餐厅,见餐厅里只有宋筱菱一人,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宋丹芙暗自猜测,顾老夫人和顾炎琛是没起床,还是不来吃早餐。

    宋筱菱见顾顷浅和宋丹芙手挽着手,亲密无间的样子,正好彰显了她的行之单影,心里恨的不行。

    昨晚,琛回房间前爸爸给她来了电话,她先质问:“爸爸,你不说丹芙不会回来跟我抢琛的吗她为什么回来了”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你先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去招人顷浅和她,顾顷浅叫她丹芙,不能说明她就宋丹芙,你要沉得住气,等我们确认了再从长计议。”这是爸爸的原话,最后爸爸还说:“菱菱,你已经和琛结婚,仕家的少夫人,谁也改变不了。”

    现在见到两人如此亲密的坐在一起,宋筱菱心里的铸锭动摇了,目光打量着宋丹芙,一身浅蓝色连身裙,长发又黑又直,优雅闲静的气质,完全没有五年前宋丹芙的影子。

    五年前的宋丹芙是个好动的主,你要她安静地坐个十分钟,绝无可能,还有,她不喜欢长头发,说是懒得费心思打理,至于那身浅蓝色的连身裙,一定是巧合。

    目光无意中触及到顾顷浅潋滟紫眸,宋筱菱心里升起惧怕,那眼神让她感觉如阎罗王在世,他嘴角的弧度,像是能透析一切般。

    随手拿起面前的水杯狠狠灌了一口,敛下心中的畏惧,宋筱菱叫来管家问:“奶奶把琛叫去书房已经有一会儿了,别耽误了早餐时间,管家,你上楼去叫一下。”

    听宋筱菱这样一说,顾顷浅嘴酱起似有似无的笑意,随即,捂住嘴,咳嗽起来。

    宋丹芙纳闷,在房间里,她可没听他咳嗽过一声,当然,晚上睡觉的时间里他咳没咳嗽她就不知道了,因为她睡着了。

    她向来浅矛加上五年来的习宫不敢让自己睡的太沉,一丁点声响她都能醒来,昨晚她却睡的很安稳,奇了个怪。

    顾顷浅越咳越厉害,宋丹芙就是再铁石的心肠,也听不下去了,起身到他身后,小手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说也奇怪,她帮他顺气后,顾顷浅竟慢慢地不咳嗽了。

    管家多懂事,见顾顷浅咳嗽成那样,忙撇下宋筱菱,去厨房端了杯水给宋丹芙,宋丹芙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刚起床也有点口渴,以为管家好心给她端水,接过水杯就喝。

    管家咳嗽了一声,得到宋丹芙注意后,他看了看顾顷浅,复又看了看宋丹芙手里的水,已然只剩下半杯。

    很明显地表示,那杯水是给顾顷浅喝的。

    宋丹芙反应过来,面色有些尴尬。

    “没关系,你喝不完的我再喝。”顾顷浅出声解围,很正常的话,却也暧昧十足,暗喻他与宋丹芙不分你我。

    宋丹芙脸一红,这人,怎么活话呢

    管家理解的一笑,宋筱菱却是羡慕嫉妒恨各种情绪都有,别看她与琛已经结婚,也有亲密关系,但,琛从来不吻她,更过分的是还不让她碰他的唇,更别说与她分享什么了。

    昨晚是新婚夜,本以为她可以顺利得到他的吻,谁知,他回房后直接进浴室洗澡,压根没看的她一眼,更绝的是,他洗好澡出来,倒床就睡,她伸手过去抱他,他却拉开她的手,说他累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打击一个女人的自尊心,丈夫说累了,她就是再想做点什么,也不好意思了。

    新婚夜,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去,岂止是悲惨可以形容的。

    顾老夫人和顾炎琛走进餐厅,看到的就是,宋丹芙脸蛋红红的似苹果,顾顷浅拿过她手里的半杯水喝着,宋筱菱一脸羡慕嫉妒又大受打击地看着两人。

    “老夫人,孙少爷早。”管家先看到婆孙两人,很自然地问安,之所以叫顾炎琛少爷时前面加了个孙,因为顾顷浅回来了,按辈分,顾顷浅是少爷,顾炎琛这个晚辈自然就是孙少爷了。

    管家仕家的老管家了,最懂礼节。

    顾老夫人凝眉,十分介意管家叫顾炎琛孙少爷,提醒着顾炎琛比顾顷浅小了一辈。

    顾炎琛却毫不在意,顾老夫人也就不说什么了,对管家道:“开饭吧”

    管家去厨房吩咐开饭,顾炎琛扶着顾老夫人坐在主位,他则坐到老夫人右下方身爆他身边是宋筱菱,顾顷浅和宋丹芙坐对面。

    “顷浅,刚刚在客厅时就听到你在咳嗽,没事吧”顾老夫人一脸关心,看着顾顷浅的双眸里充满慈爱。

    “多谢大妈关心,不碍事。”顾顷浅回答,伸手握住宋丹芙放在餐桌上的手,笑得一脸幸福。“就算是为了丹芙,我也不能让自己有事。”

    这话,他适意说给顾炎琛听的。

    顾炎琛从坐下起,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向宋丹芙的方向,他的话是提醒也是警告。

    宋丹芙想抽回手,顾顷浅不许,瞪了顾顷浅一眼,警告他不要太过分,也就不挣扎了,消极的随他去,反正握一下手又不会少块肉。

    宋丹芙的样子,落入其他三人的眼里就成了害鞋所以想挣脱开顾顷浅的手。

    顾炎琛看着两人相握的手,目光冰凉如刀。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