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二章 你是真的很想我死

    e

    送人到车爆顾炎琛与宋靖明和汪雨打了招呼,宋靖明下车为自己父亲开车门,出于礼貌,汪雨也跟着下车。

    顾炎琛见汪雨眼睛很红,疑似哭过,他聪明地装着没看见,随意寒暄几句。

    宋老上车前对顾炎琛说:“小琛,三天以后,别忘了带着筱菱回宋家吃饭。”

    三天后是回门的日子,他自然会去,顾炎琛点头应允。“岳父放心,我会的。”

    宋老满意地点头,坐进车里,宋靖明和汪雨紧跟着上车,车子很快开走。

    顾炎琛抬眸望着夜空,这一天,终于要过去了。

    清晨,早起的鸟儿站在树枝上,享受着晨间的美好空气。

    某间卧房的沙发上,宋丹芙和衣而睡,身上盖着条薄薄的毯子。

    一身休闲服的顾顷浅蹲在沙发爆静静看着她的睡颜,唇角隐约透着笑意,她醒来的第一眼看到是自己,不知道有什么反应。

    宋丹芙在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中醒来,眼帘半掀,入眼的就仕顷浅俊雅脸膛,一双紫眸注视着她,她吓的瞬间坐起身,一脸戒备地回瞪他。

    “早。”双眸洋溢着似笑非笑,顾顷浅率先道早安。

    “早。”抱着身上的薄毯子,宋丹芙喃喃回应,扭了扭头,脖子有些僵硬的痛。

    她想,一定是自己睡沙发的缘故。

    “不舒服了吧,叫你别睡沙发,你就是不听。”顾顷浅坐进沙发里,伸手要帮宋丹芙揉揉,宋丹芙吓的不清,赶忙往一边挪去,避开了他伸来的魔爪。

    “你不是也没有把床让给我吗”瞪他一眼,宋丹芙冷哼。“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的人,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

    他是她见过最差劲的男人,让女人睡沙发,他自己享受大床,早上还来陶侃她,什么人啊

    她躲开的动作让顾顷浅有点点失望,潋滟自己定定看着她。

    “我是病人。”顾顷浅说的理所当然,随即补上一句。“而且,我有叫你跟我一起睡床的。”

    意思是,你自己选择睡沙发,不关他的事。

    宋丹芙咬牙诅咒。“对,你是病人,还是病入膏肓,随时一命呜呼那种。”

    “那么希望我一命呜呼啊”紫眸半垂,顾顷浅神色满是落寞。

    “当然,你一命呜呼,我就可以走人。”话一出口,宋丹芙自己都愣住,她不是刻薄的人,却屡次在顾顷浅面前破裂。

    宋丹芙以为自己这样说,顾顷浅一定更加的郁闷,谁知,他突然抬眸看着她,紫眸里满是坚定。“看来,为了留住你,我一定要很努力的不让自己那么短命。”

    “好远大的理想。”嘴角抽了抽,宋丹芙大方地给出祝福。“虽然不可能,我还是祝你好运。”

    他那恐怖的咳嗽声,仿佛随时能要了他的命,说他不会短命,她还真不信。

    “看来,你是真的很想我死,既然这样,那天为什么又要”救他,两个字顾顷浅及时打住。

    差点忘了,那天晚上他为了方便,故意化妆成顾炎琛的样子,丹芙并不知道,她一定以为她救的人仕炎琛。

    “你在说什么”宋丹芙蹙眉问,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没什么。”顾顷浅淡淡道:“醒来就去浴室梳洗,新衣服也放在浴室里了,记得换上,在家里穿礼服很奇怪。”

    “莫名其妙。”话只说一半,不是莫名其妙是什么,宋丹芙道了声谢谢,起身去浴室梳洗。

    顾顷浅说的新衣服,是一套浅蓝色的连身裙,腰间有个同色系的可爱蝴蝶结,看起来很公主,公主裙是五年前的宋丹芙喜欢的,现在的宋丹芙很不喜欢。可惜,没有选择,她只能换上,等她换好衣服出来,顾顷浅还坐在沙发上,很明显是在等她。

    见她出来,顾顷浅嘴角满是笑意,紫眸里掠过一抹光芒,她很适合穿浅蓝色裙子,很衬她气质,像个小公主。

    走到她面前,顾顷浅拉过她手放在自己臂弯里,说了句去吃饭,宋丹芙瞬间明白了他这么做的意思,没有收回手,两人一起走出房间。

    书房里,顾老夫人和顾炎琛坐在沙发上,婆孙两的表情都很凝重,气氛也变的沉闷和压抑。

    “奶奶,您说的是真的”顾炎琛问,怎么都不敢相信,那么健康硬朗的爷爷居然去世了,奇怪的是,他们事先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顾老夫人疲惫地闭上眼眸。“顷浅的话我并不怎么信,但是,我昨晚已经让纽约那边的人查过了,曼斯菲尔家族,的的确确举办过一场丧事。”

    “但也不一定去世的就是爷爷啊”或许是其他人也说不定,他不是怀疑奶奶的话,而是,爷爷去世的太突然。

    “你爷爷年纪最大,除了他,还能有谁”顾老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曼斯菲尔家族是医学界的权威,医疗界的泰山北斗,自家医院里有的是出类拔萃的鬼才,不会”

    “再好的医疗技术,也医不了衰老,别忘了,你爷爷已经九十五岁。”顾老夫人淡淡提醒。“再说了,曼斯菲尔家真有那么厉害,顷浅的病怎么就没治好。”

    顾顷浅是最好的佐证,她不信曼斯菲尔家族的医术。

    顾顷浅的老毛病是打娘胎里就有了,出生后虚弱的几度养不活,医生下了几次病危通知单,逼的老爷子不得不带着顾顷浅,和那个小贱人一起回美国的曼斯菲尔家。

    “他是唯一的列外。”顾炎琛神色灿灿,他也不知道,曼斯菲尔家享誉国际,却偏偏治不好一个顾顷浅。

    “不是列外,是报应,报应他的母亲做小三,抢别人的丈夫。”顾老夫人敛去眼里的阴狠,对顾炎琛道:“小琛,奶奶告诉你这些,是要你有个心理准备,凡事多留有个心眼,顾顷浅这次回来,很可能就是冲着顾氏来的,你要小心防着他。”

    “他仕家的人,我有什么资格防他。”顾炎琛觉得自家奶奶过于紧张了,于是安抚道:“奶奶,您可能想太多了。”

    “你奶奶我在商场打拼那么多年,尔虞我诈中走过来,顾顷浅那点小心思,哪能瞒得过我。”顾老夫人谆谆教诲。“你呀,聪明有于,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