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正面交锋

    e

    “唔。”一声闷哼从顾炎琛唇里溢出,背部的痛他无暇顾及,阎黑的眸子直直看着她,不敢置信。

    “啊”看清地上躺着的人,宋丹芙小小的惊讶了一把,身体退后一步,低垂着眸喃喃道:“抱歉,我以为是”

    她以为仕顷浅,这话宋丹芙及时停住,对顾炎琛,她没必要解释。

    刚刚只是反射性的动作,她看着盆栽有些入神,没注意到有人靠近,等她意识到,他的手已然伸向自己,于是,想都没想,她直接来了箭肩摔。

    他该庆幸,她只是摔了他,若是动,他现在已经一命呜呼了。

    顾炎琛眸光一眯,缓缓站起身,表情没有一丝狼狈,洒脱的动作更显不羁。

    “以为是什么”迈步靠近她,顾炎琛一双黑眸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

    见他靠近,宋丹芙蹙眉,不喜欢他靠近自己,尤其,在他背叛了她们间一切过往的现在,对他,她心里只有失望和被欺骗的愤怒。

    “没什么。”冷冷睇了他一眼,宋丹芙这次不是退步了,而是直接转身走人。

    “丹芙。”她的名字出口,自然的仿佛早已叫过千百回,顾炎琛心惊,她的名字,他今天晚上才知道,竟然叫的如此顺口。

    久违的称呼,久违的语调,宋丹芙身体好似被定住般,动弹不得。

    他叫自己名字,是想起自己了吗

    记得,他最后一次叫她的名字,是车祸后,他对她说:“丹芙,你还未成年,在法律上能获得减刑,等你回来,我们立刻结婚。”他说这话时,态度那么认真,表情那么严肃,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了解他的为人,所以她答应了,为他顶罪,用女孩子五年的宝贵青春换取与他的婚姻,心甘情愿地接受法院判决,入狱五年。

    判决那天他没出现,之后的一个月里,他也没来看她,直到出事,她因祸得福顺利离开监狱,他,始终不曾现身一见。

    她背对着顾炎琛,顾炎琛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看出她背影的僵硬,他平静的心突然就痛了。

    站在她身后一步之遥,顾炎琛淡淡开口。“摔了人,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就想开溜,嗯。”

    没有找茬的意思,完全是想留住她,哪怕一分钟也好。

    宋丹芙不说话,沉浸于过往的思绪里。

    “你都是这么对付男人的吗”不等她回答,顾炎琛继续说:“不问青红皂白,不管来者事谁,先来一箭肩摔再说。”

    背到现在还痛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希望她不适意针对自己。

    “为什么不说话”见她沉默,顾炎琛又问,伸手想揽她入怀,想了想,觉得不妥,他没这么做。

    绕到她面前,深邃目光定定注视着她,她始终没动,顾炎琛失去耐心,双手扶住她肩膀摇晃,又问了一次。“为什么不说话”

    “无话可说。”拂开他的手,宋丹芙看着他,目光淡漠疏离。

    他如此对她,现在还指望她能跟他说什么。

    “是吗”顾炎琛问,语气里透着点点怒意。“你在婚礼上叫我炎哥哥,还对我说好久不见,这说明我们以前认识,既然认识,怎么会没有话说呢”

    顾炎琛知道自己不该在意的,可是,该死的,他就是在意她的态度,而这份在意凌驾于他对奶奶的关心之上,不然,他何至于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的怒意,宋丹芙觉得莫名其妙。

    “我虽然不记得你,但你却给我熟悉的感觉。”阎黑的眸子紧紧锁着她,顾炎琛要求。“告诉我,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宋丹芙瞬间想笑,他竟然问了两次,“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这是想起了她吗不是,绝对不是。

    “丹芙。”顾顷浅的声音介入,缓步走过来,握住她的小手将她带入怀中,然后对顾炎琛道:“小琛怎么也在,今天可是你的新娘夜,新郎官不在新房里,冷落了新娘子,小心新娘子到你奶奶面前告你的状。”

    说着场面话,顾顷浅心里却暗暗戒备,不管她们两人是怎么遇上,以后他都要让这样的事情少发生。

    眸光闪了下,顾炎琛淡淡道:“她不会。”

    “这么铸锭。”顾顷浅取笑,宋丹芙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顾顷浅却不许,在她腰上的手臂加重了力道。

    宋丹芙又试了一次,仍然以失败告终。

    两人的动作顾炎琛看在眼里,不着痕迹的问:“小叔叔身体不好,怎么还没休息”

    “这不,见我刚刚咳嗽的厉害,她说出来给我倒水,半天没见回来,担心她又迷路,我只好出来找人了。”语气里满是无奈,顾顷浅目光看着宋丹芙,温柔似水。

    宋丹芙想的却是,这说谎都不打草稿,自己离开房间时他哪里咳嗽了。

    “房间里有饮水机。”看了宋丹芙一眼,顾炎琛心里沉沉的仿佛压了块大石头。

    “我这么跟她说了,但她嫌是冷的,等水开都不愿意,硬是跑了出来倒水。”抬手刮了下宋丹芙鼻子,顾炎琛好不在意自己亲昵的动作给外人看见,低声诉责。“看吧,又迷路了不是,我要是不出来找你,一会儿还得麻烦小琛送你,耽误了人家跟新娘那啥,多不好。”

    那啥两个字让顾顷浅一本正经的说出来,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我不会让麻烦他。”宋丹芙终于忍不住反驳,他要怎么瞎编都可以,只是,不要扯上她。

    “你呀就是倔脾气。”顾顷浅一脸笑意,语气的宠溺不言而明。

    “两位感情真好。”顾炎琛说,心里纳酸酸的感觉,他无法忽略。

    “是啊”顾顷浅接话,双眸深情地看着宋丹芙。“就怕我这糟糕的身体拖累她。”

    “回去休息了。”没有帮谁的意思,宋丹芙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听这两人说言不由衷的话。

    “好好好,知道你比我还紧张我这身子骨,什么都听你的。”故意曲解她意思,顾顷浅搂着宋丹芙转身,还不忘对顾炎琛道:“小琛,我们先去休息了,有时间再聊。”

    “一定。”顾炎琛捶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怕自己控制不住上前拉开两人。

    “对了,祝你新婚夜快乐,哎,我这身子骨太糟糕,不然都去你那边闹洞房了。”顾顷浅十分惋惜,突然,他发出一声低呼。“哎呀,你别掐我呀,我不说就是了。”

    看着两人相携离开的背影,最后消失在一道门里,顾炎琛喃喃道:“晚安。”

    这话,他是对丹芙说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