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女朋友

    e

    顾家大宅。

    客厅里,顾老夫人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波斯猫,波斯猫通体纯白,圆鼓鼓的肚子看起来像颗球,睁着两只碧蓝的大眼呆萌又可爱,懒散地趴在顾老夫人怀中。

    顾顷浅和宋丹芙坐在沙发另一爆一直仕老夫人和顾顷浅在闲聊着,内容自然是绕着顾顷浅的身体转。

    宋丹芙几乎不说话,事实上,她已经开始后悔听顾顷浅的话,以他女朋友的身份跟着他来顾家。

    佣人送上水果,果盘里有苹果,香梨,橙子,切的十分均匀,方便食用。

    “这些竖内特有的水果,自家果园现摘的,没有农药且新鲜,虽然国外也能吃的到,可那已经不新鲜了,顷浅,你身子弱,要多吃点才好。”顾老夫人说,目光看向顾顷浅身边的宋丹芙。“宋也多吃些,女人最重要的是皮肤,水果是最天然的护肤品。”

    “谢谢大妈,我会的。”拿起一块切好的橙子,顾顷浅没有自己吃,而是递给了他身边的宋丹芙。“尝尝,果园里现摘的。”

    宋丹芙怔住,看着修长指间捏着的橙子,三种水果中,他唯独选了她最爱吃的橙子,是巧合吗

    顾顷浅说水果墅园里现摘的,记忆中,也有那么一片果园,太过久远,已是斑驳不清。

    “怎么了”见宋丹芙盯着自己的手发呆,顾顷浅淡笑着问。

    “宋可能是不喜欢吃橙子,顷浅,你不了解你女朋友哦。”顾老夫人一手顺着波斯猫雪白的毛,一边笑着打趣。

    顾顷浅也笑,不过,他是温柔的笑,只对宋丹芙展露。“跟我闹别扭可以,但不能跟自己过不去,你不是最喜欢吃橙子,现在不吃,一会儿可没有了哦。”

    亲昵又带着点纵容的话,让所有听到的人都不会怀疑他对身边女子的宠爱。

    所有人,包括顾顷浅和顾老夫人,目光都落在宋丹芙身上,宋丹芙觉得不舒服,她可不想成为众人研究的对象。

    “谢谢。”宋丹芙接过顾顷浅手里的橙子,漫不经心地吃着,理所当然的想,顾顷浅说她喜欢吃橙子,只是反驳顾老夫人的话而已。

    “年轻真好,有的别扭可以闹闹,生活倒也充实。”顾老夫人感慨,柔和的目光看着顾顷浅,好奇地问:“对了,顷浅,你怎么惹到宋了”

    “大妈,你叫她小芙就可以了,叫宋太生疏。”看了宋丹芙一眼,顾顷浅一脸无奈。“还不是让她来家里住,令她不高兴了。”

    小芙,顾老夫人目光微变,手下突然用力,波斯猫发出抗议声,等着无辜的大眼望着自己主人,不明白,主人为什么掐她。

    顾老夫人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深吸口气,一切趋于平静。“来家里住怎会不高兴,小芙是担心顾家照顾不周吗”

    “这道不是,她是怕叨扰了大妈,自己出入也不方便。”顾顷浅回答,见宋丹芙吃完一块橙子,抽来湿纸巾奉上。

    宋丹芙也不跟他客气,接过纸巾开始擦手,目光睇着顾顷浅,他可真会说话,麻烦的事情都往她身上推,他就是大好人一个。

    顾老夫人说:“回来本市,就是回到自己的家,说什么叨扰,住在外面才奇怪呢而且,顾家很大,多的是房间可以住,司机和车子也不少,小芙想出门,只要吩咐管家备车,什么不方便的。”

    “大妈说的是。”顾顷浅应了声,回头看着宋丹芙。“看,我就跟你说大妈很开明的,买到房子以前,我们住多久都没关系,你还不信。”

    宋丹芙咬牙,她什么都没说过,都是他再说,三言两语就成了自己的不是了。

    顾顷浅料定宋丹芙不会拆他的台,此时,他说什么都可以。

    “买房子。”顾老夫人凝眉问:“顷浅,听你这话,是打算常住了。”

    她就说,顾顷浅不可能只是回来参加小琛的婚礼,她也没有给他去请帖,十几年不联系的人,突然回来,一定有目的。

    “是啊”顾顷浅点头,潋滟紫眸黯淡下来,神情间还带着压抑和难过。“我身体不好,怕不能完成老人家的心愿,所以提前回来了。”

    “谁的心愿”顾老夫人问,直觉顾顷浅将要说的事情,是她不能接受的。

    “爸爸的。”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引起了宋丹芙的关注,她看着顾顷浅,感觉到他身上压抑的悲伤情绪,顾顷浅看着顾老夫人。“大妈,你就别问了。”

    “你爸爸怎么了”顾老夫人问,声音中带了点不易察觉,可顾顷浅和宋丹芙都是敏锐的人,自然察觉到了。

    “大妈,你还是别问了。”顾顷浅面色为难。

    宋丹芙想,你要是直接告诉人家,人家说不定还不想听,叫她别问了,不问才怪。

    “说,你爸爸怎么了”语气里透着不容置疑的严厉,顾老夫人一双浑浊的眸子直直盯着顾顷浅。

    “爸爸”故意停顿了下,顾顷浅声音放的很轻,很轻。“在纽约去世了。”

    顾老夫人身体一震,面色变的极为苍白,仿佛有感应般,怀里的波斯猫跳出她怀抱,躲到茶几低下避难。

    客厅里瞬间陷入死寂,气氛变的沉闷。

    “奶奶,您一定要为筱菱做主。”略带哭泣的声音传来,紧跟着,宋筱菱翩然的身影冲进来,挨着顾老夫人而坐,抱着她手臂,一脸委屈的哭泣。

    虽然很不合适,可宋丹芙确实想笑,这边才说爸爸去世,宋筱菱就哭着进门,真应景。

    宋丹芙目光看向身边的顾顷浅,见他一脸平静,仿佛不关他事情般,他这是定力好,还是伤心过度,反而平静了。

    门口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宋丹芙想转头看,顾顷浅却在这时候伸手将她揽进怀中,大手按住她的头,不让离开他胸口。

    顾老夫人很快整理好自己情绪,双眸慈爱地看着一脸泪痕的宋筱菱。“别哭,别哭哈。”

    听到丈夫死了,她都没有哭,筱菱更不必哭。

    “顾老夫人,今天这事儿,顾家和宋家都损失了颜面,您看,这事儿要怎么处理”随后跟来的宋老爷出声问。

    宋老爷心疼女儿,在婚礼上没有对顾家发难,婚礼过后肯要来讨个说法,不然,他宝贝女儿的委屈就白受了。

    顾老夫人抬眸,目光一一从宋家人身上掠过,最后落在自己孙子身上。“小琛,这件事情你想怎么解决”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