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你是谁

    e

    坐在沙发上的顾炎琛揉了揉眉心,今天的事情他也措手不及,先是车祸,婚礼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新娘的婚纱断裂,羞辱的不光是宋家,同样也打了顾家脸。

    竟然有人敢他的婚礼上做文章,他绝不轻饶。

    他已经让人去查了,等知道是谁,他一定叫那人后悔做这件事。

    “那就不要出去了。”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哭诉的宋筱菱,顾炎琛只觉得头痛不已。

    止住哭泣,宋筱菱不依。“这怎么行,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仪式才刚刚开始,我们还没在上帝面前交换戒指,承诺一辈子不离不弃,省略了这些环节,不但婚礼的意义没有了,还会是一辈子的遗憾,我不要我的婚礼有任何遗憾。”

    “你这也不,那也不,到底想怎样”心里烦躁,顾炎琛语气不免重了些。

    “琛,我受了这么大的羞辱,你都不安慰我,呜呜”坐到顾炎琛身爆宋筱菱泪水又巴巴往下掉,她是真觉得委屈。

    想她宋筱菱,在宋家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

    顾炎琛目光暗沉,脑子里浮现出一张绝色脸庞,原来是她,车祸现场她穿的是休闲装,婚礼上她换成了礼服,他一时竟没认出她来。

    车祸时她在,婚礼上她又来到他面前,“炎哥哥,好久不见。”这是她说的话,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自己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婚纱的断裂跟她有关系吗

    “筱菱,从休息室出来,你中途有和什么人接触吗”顾炎琛正色问。

    宋筱菱一顿,琛的意思她是聪明人,很快明白顾炎琛的意思,仔细想了想,说:“没有,从这里出去爸爸和花童一直在我身爆我没有与任何人接触。”

    顾炎琛凝眉,难道是自己多想了,这一切都是只是巧合,等等,他忘了一个人,顾顷浅,她出现的两次顾顷浅都在场,这绝对不是巧合。

    “她到底是谁”跟顾顷浅又是什么关系顾炎琛蹙眉沉思。

    “谁到底是谁”抱住顾炎琛手臂,宋筱菱靠在他身上。“你有怀疑的人了吗”

    顾炎琛直觉不想让宋筱菱知道,淡淡说道:“没有,筱菱,我们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再拖下去,恐怕,你的婚礼只能是遗憾了。”

    “可是”他分明是有了怀疑对象,可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宋筱菱目光定定地望着顾炎琛。

    “要不要出去继续婚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轻轻挪开宋筱菱的手,顾炎琛站起身朝门口走。

    “琛,你要去哪里”没来得及再次抓住顾炎琛的手,宋筱菱起身追去。

    “外面还有很多宾客,我们”话语顿住,只因,顾炎琛已经拉开了门,门口站着的纤细身影让他意外。

    看着她,顾炎琛心想,刚刚还在怀疑她,她立马又出现,这次,绝对不是巧合。

    “你是谁”问话的是宋筱菱,随即,她意识到这里是自己的新娘休息室,怒声指责。“躲在门口偷听我们说话,你这人怎么那样没有教养。”

    宋丹芙来不及接话,不远处,一道门打开,顾顷浅走出来,脸有些发白,但不损他的俊雅和高贵气质。

    “巧克力。”走到宋丹芙面前,顾顷浅伸手握住她一只微微发凉的小手。“出去一趟就找不到房间了,你这小迷糊。”

    顾炎琛目光沉沉,打量着两人。

    宋丹芙还没表示什么,宋筱菱先一脸鄙夷。“巧克力,怎么有人叫这么恶心的名字。”

    “筱菱。”睇了宋筱菱一眼,顾炎琛看着顾顷浅。“小叔叔,刚刚见你咳嗽的厉害,身体好些了吗”

    “小叔叔。”宋筱菱惊呼,不敢置信地指着顾顷浅。“他是你叔叔”

    “叔叔从小身体不好,与爷爷常年住在国外,很少回国。”顾炎琛冷睇了宋筱菱一眼,对顾顷浅道:“筱菱没见过小叔叔,失礼之处还请小叔叔不要介意。”

    “别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握住宋丹芙的手紧了紧,顾顷浅淡笑。“我身体还是老样子,不必挂心,对了,刚刚太匆忙,我还没来得及给二位道喜,祝你们新婚愉快,早生贵子。”

    顾顷浅就是有这本事,一句祝福词,让顾炎琛和宋筱菱同时变了脸色。

    经历了婚纱断裂事件,他们还愉快的起来,这人嘴真毒,宋丹芙看了顾顷砚一眼,没兴趣加入谈话,完全的置身事外。

    “这位是”顾炎琛看着宋丹芙,状似不经意的问。

    听到他的话,宋筱菱目光也落在宋丹芙身上,感觉在哪里见过。

    “哎呀,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耗着,外面宾客都等急了。”一中年女子走过来,不由分说拉起宋筱菱的手,一脸担忧。“筱菱,你受委屈了。”

    “嫂嫂。”宋筱菱一把抱住中年女子,趴在她肩头哭了起来。

    来人正是宋筱菱的大嫂,汪雨。

    “别哭,别哭,筱菱,你今天是新娘子,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汪雨拍着宋筱菱的背安抚。“放心,你今天的委屈不会白受,等我们查到是谁干的,我和你哥哥绝对要她好看。”

    这话,同时也是说给顾炎琛听,若顾家不管,她们宋家来管,总之,绝不让宋筱菱白受委屈。

    “谢谢哥哥嫂嫂。”擦了擦眼泪,宋筱菱别具深意地看了宋丹芙一眼。

    “自己人,别这么说。”汪雨牵起宋筱菱的手,没有看其他人,话却是对顾炎琛说的。“炎琛,和朋友叙旧什么时候都可以,别忘了今天是你的婚礼。”

    牵着宋筱菱就赚汪雨心里还是有气的,宋筱菱遭受这么大的屈辱,还是在自己婚礼上,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等于是没把宋家放眼里,顾家怎么说都有责任。

    顾炎琛淡淡应了声,离去前,暗沉的目光瞥了宋丹芙一眼,见她脸上毫无血色,似是受了多大的打击般,怎么回事呢

    带着满心的疑惑,顾炎琛朝着自己婚姻的走去。

    宋丹芙浑身冰凉,更冷的是心,汪雨,她的母亲,自始至终没看她一眼,自己既没整容也没毁容,为什么连自己的亲生妈妈都不认识自己。

    妈妈说了什么宋筱菱今天的委屈不会白受,等她们查到是谁干的,她和爸爸绝对要她好看,等她们查到,做这件事情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们要怎么给她好看呢

    呵呵呵,真是好笑,宋丹芙低低的笑出声,笑声崆峒,透着无尽的悲哀。

    “别难过,你还有我。”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回旋,是谁在说话,宋丹芙飘离的神志渐渐聚拢,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仕顷浅,刚刚的话出自他口。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