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半截婚纱

    e

    顾家毕竟权势滔天,连环车祸很快平息下来,黑色豪车没有要赔偿,因为里面坐的仕家自己人,唯一得利的是宋丹芙,她得到一张没有金额限制的支票。

    看着继续上路的白色豪车队伍,宋丹芙目光澄澈,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第一,顾炎琛没有认出自己,太好了,第二,地点是婚宴现场,顾炎琛,宋筱菱,你们准备好了吗

    婚宴现场,大厅布置的奢华又气派,红地毯两边堆满了各色玫瑰,仿佛沉浸在花的海洋里,印着祝福字样的气球随处可见。

    宋丹芙站在大厅中央,目光看着前面一大片电视墙,电视墙上正播放着新郎与新娘的甜蜜照片,心抽痛着。

    五年,我为你坐牢,你却在外面与另一个女人甜蜜,顾炎琛,你怎么做的出来

    音乐响起,司仪上台,滔滔不绝地说着祝福词,宋丹芙看到电视墙下站着的伟岸男子,今天的新郎,顾炎琛,一身洁白的礼服,还真有白马王子的范儿。

    迈步朝他走去,宋丹芙嘴角一直噙着浅浅笑意。

    距离愈来愈短,最后面对面,宋丹芙轻轻说了句。“炎哥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时隔五年,还真数了好久。

    顾炎琛打量她半响,温和的声音问:“,你哪位”

    陌生的眼神,声音虽然温和却也生疏,与车祸现场,他给她支票时如出一辙,宋丹芙突然了悟,他,她的炎哥哥,忘了自己。

    忘了自己的何止是他,她最亲的人,一起生活十五年的爸爸妈妈,刚刚从他们面前经过,不是也没认出她吗

    五年后的今天,已经物是人非。

    承诺的婚姻没有,五年的黑锅白背了,宋丹芙混乱的脑中响起好友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渣男的话能信,母猪都能上树。

    多么痛的领悟啊

    宋丹芙退后一步,刚好踩到身后人的脚,她没有看是谁,低着头道歉。“对不起。”

    “你踩的是我的脚,痛的也是我,不用对着我的鞋子道歉吧”低沉的声音透着点点戏谑,却该死的好听。

    怎么说话呢宋丹芙抬眸,映入眼眸的是一张俊雅脸庞,让她移不开视线的却是他那双紫色的眼眸,潋滟中透着深沉睿智。

    世上无奇不有,碧眼,蓝眼,她都见过,唯独没见过紫色的。

    愣神间,男子突然伸手环住她的腰,将她带到一爆宋丹芙刚要发火,却听见身边如雷的掌声响起。大门打开,新娘在父亲的带领下缓步走来,两边提着篮子的花童,时不时撒上一把,飘落的像雨点一样坠地,落在一身洁白的新娘头上,裙子上,还真有几分花中仙子的味道。

    “想报仇吗”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宋丹芙浑身一震,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陌生男子怀里,他的手甚至还放在她腰上,可气的是,她竟然现在才察觉。

    想不着痕迹退离男子的怀抱,男子却收紧了手臂,众目睽睽之下,宋丹芙不好挣扎的太过明显,那样会引人注目。

    “你是谁”宋丹芙防备的问,声音压的很低,低到只有两人才能听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报仇。”男子目光看着红毯上的新娘,话却是对宋丹芙说。

    “不需要。”要报仇她会亲自来,不需要任何人帮助。

    “相信我,你需要的。”铸锭的语气透着不可一世的狂傲。

    “你有什么目的”宋丹芙凝眉,她自己都没发现,注意力被转移开,她的心已经不那么痛了。

    “还没想到。”又是一句欠扁的话,男子握住她的手,将一把薄如蝉翼的刀片放到她两指间,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道:“给她点应有的惩罚。”

    宋丹芙还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身边男人突然推开她,不停的咳嗽起来,那撕心裂肺的声音真像是要把胆汁都咳出来。

    很巧合地,宋丹芙被男子这一推,身体踉跄着退到红地毯另一爆新娘正满心欢喜地挽着父亲的手臂,缓步走向她的新郎,宋丹芙一脸焦急的和她擦肩而过。

    宾客们目光都聚焦在咳嗽男子身上,谁都没有发现宋丹芙和新娘擦肩而过的时候,两指间的刀片轻轻转了刀口。

    宋丹芙出手很快,刀片划过新娘腰侧只是短短一瞬间,别说其他人了,就连穿着婚纱的新娘自己,都没有察觉出任何异常。

    “我的天啊,你没事吧”夸张地惊呼一声,宋丹芙过去扶住男子,两指间的刀片轻轻滑入男子西服口袋里。

    潋滟紫眸看着她,她微微挑眉,男子明白她得手了,眼里漫出笑意,咳嗽声断断续续。

    宋丹芙蹙眉,因为她发现,男子的脸色比纸还要白。

    “你还好吧”等宋丹芙意识到,她已经问出口了。

    紫眸里闪过一个光亮,男子问:“这守心我吗”

    “我是怕你咳嗽到晕倒,看不到后面的好戏。”这是实话,对于陌生人,她不会付出任何的关心。

    男子煞有介事的点头。“为了后面的好戏,看来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晕倒。”

    “顷浅,你没事吧”原本坐在台上的顾老夫人,此时已经到了两人面前,慈祥的脸上满是担忧。

    顷浅,顾顷浅,他就仕顷浅。

    众所周知,顾家和宋家都有个老来子,宋家生的是女儿,宋筱菱出生的时候,宋老爷已经五十好几了,顾家这个幺儿出生的时候,顾老爷已经快七十了,轰动一时,堪称神人。

    不过,顾家老爷一直不住在国内,连带着这个幺儿也很少出现,大家只知道他的存在,却没真正见过他。

    顾顷浅出现在顾家大少爷的婚礼上,这又让大家忍不住猜测,顾老爷是不是已经死了,顾顷浅回来分家产。

    看着顾老夫人,男子微微点头。“谢谢大妈关心,老毛病了,咳嗽一会儿就没事了。”

    说话间,又咳嗽了几声,还真叫人揪心。

    大妈宋丹芙瞪圆了眼睛。

    玄幻了,她竟然听到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管一个快八十岁的老太太叫大妈,这年龄相差,没有六十岁也有五十几岁,不是一丢丢。

    “真的没事吗”顾老夫人还是不放心。“要不,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家,你能回来参加婚礼,小琛已经很高兴了,知道你身子弱,就别等到婚礼结束了。”

    宋丹芙想,要回去了,就错过后面的好戏,主意是他出的,作案工具也是他提供,没有看到成果,他一定不会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能铸锭,他不会回去。

    “谢谢大妈的好意,我身子还撑的住。”顾顷浅紫眸看向台子下的顾炎琛,淡笑道:“小琛的婚礼,我这个做叔叔的不等到最后,说不过去。”

    “你身体真没问题吗”顾老夫人又问了一次。

    顾老夫人的话才落下,一声尖锐的惊呼,响彻屋顶,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新娘宋筱菱一脸惊恐,她身上那套价值不菲的婚纱,从腰上断开,长长的裙摆静静躺在地上,而宋筱菱的身上,只有极少的布料,红色的比基尼更是抢眼。

    时间仿佛凝固了般,只听见四周的抽气声。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