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情醉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杀人游戏

    e

    t市最富盛名的地下赌场。

    深夜的赌场如闹市,人满为患,赌钱的,纯看热闹的,络绎不绝,赌客们徘徊不去,输了钱的想赢回来,所以继续赌博,赢了钱的想赢得更多,同样继续赌博。

    有人咒骂,有人欢呼,诅咒声,欢呼声连成一片,吵杂不堪。

    着一身火红连身裙的女子走进赌场,随便逛了一圈,最后停在轮盘前,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指轻轻点在红唇上,柳叶眉微微蹙起,好似在研究怎么玩。

    女子身材纤细均称,白皙皮肤在红裙的衬托下,似白雪般晶莹剔透,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嵌在她明艳的小脸上,带着几分神秘色彩。这样一个大美女站在轮盘前,十分抢眼,庄家对她笑了笑,她也回以温婉浅笑,就是不下注。

    那无辜的眼神像极了不小心坠入凡间的仙子,茫然又透着好奇,让人移不开眼,旁边的赌客纷纷注意到她,看着她的目光中有惊艳,也有垂涎。

    又一轮下注开始,女子还是没动,轮盘转了一圈,有人赢有人输,女子只是静静看着。

    “,不会玩吗”一个穿着很绅士的男人走到她面前,笑容和善的询问。

    女子转眸看向他,清浅的笑容有些腼腆。

    好像在回答,是啊,我不会玩。

    “不介意的话,我教你如何”她无声的表示正中男人下怀,笑容愈发温柔,就跟拐小红帽的大灰狼似的。

    “不会麻烦你吗”女子轻声询问。

    “不会,不会。”男人牵起她的手,心里美的跟什么似得,因此错过了女子眸中那一闪而过的兼恶,男人急切地表现自己。“轮盘太普通了,没什么技术含量,赚我教你玩另外的。”

    “好呀。”女子点头,笑意温软。

    她很是痛快的答应,旁边的赌客却觉得可惜,看不到大美女了。

    任由男人牵着赚缓慢步上楼梯时,女子笑问。“听说亚洲赌王今天在赌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欣赏下他精湛的赌技。”

    “你怎么知道”男人问,心里渐渐起了防备。

    “我就是冲着看他来得,听说他可能在这里出现,我已经在外面等了好些天了,作为他最忠实的粉丝,等再久都可以,只是,家人已经开始催促我回国,可我还没见到心目中的偶像,这样回去不免遗憾。”女子一脸苦恼,出口的话语清浅动听。

    “你不是本地人。”男人心里的防备瞬间散去。

    “你怎么看出来的”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女子水眸里一派天真无邪。

    真是个不喑世事的女人,她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出自名家手笔,刚刚牵她手,他有注意到她食指上的戒指,戒台虽然是纯银,上面壤嵌的粉钻却是绝好货色,只要是懂宝石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说话清浅动听,绝美的脸上总是带着笑,看起来温软无害,她的一切都透露出一个讯息,她只是来赌场见世面的千金大,男人也算是万花丛中过,却没见过她这样的女子。

    拥有绝色容貌,心思却很单纯,她应该被保护在温室中,不该来赌场这样乌烟瘴气的地方。

    不过,他很感谢她来,不然,他也不会有机会认识她。

    “你运气不错,他今天还真在这里。”避开她的问题,男人说道:“他与顾家少爷有一场赌局,你若真想看,我可以带你去。”

    “真的。”女子一脸雀跃,好听的声音里不免带了点期待。

    男人慎重地点了点头,领着女子走向电梯。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谢家城,你呢”介绍完自己,谢家城也有些意外,他从不对一宿缘分的女人说自己名字,她,让他破例。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女子还没出声,谢家城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他只好先接电话。

    女子唇角掠过一抹如狼般的笑,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

    顾家少爷吗以前没见他喜欢赌博啊

    大厦一共70层,赌场分为普通和vip两个区域,普通区就是女子刚刚转悠的地方,vip间设在60层以上,电梯从二楼起步,且都设有密码锁,防守十分严密。60层以上,专门接待有身份,有地位,且赫赫有名的黑道大佬,或赌场风云人物。

    在谢家城的带领下,女子走进62层的一个房间,没有引起房间里任何人的注意,落座后面的一排椅子上,目光扫了眼赌场中间,亚洲赌王这几年名声很大,他对面坐着的自然就仕家少爷了,可惜,因为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的长相。

    她理所当然的想,顾家不只他一个少爷,以前他没有赌博的嗜好,没道理几年过去就染上了赌隐。

    既然不是他,她对他们怎么赌博就不感兴趣了,目光在赌场内转了一圈,暗暗估算着有多少保镖,还不少呢,每个出入口都有赌王带来的保镖把手,窗口和门口的人尤为多,女子表示理解,出了名的人都很怕死,人多力量大是至理名言,出门多带点人多个挡子弹的,没什么坏处。

    不过,有时候,人多不一定就力量大,防守再严密也纯属白搭,女子唇角再一次掠过一抹笑意。

    看了一眼谢家城,他似乎与这里的人很熟,正一个一个的打招呼。

    女子转动着食指上的戒指,调整好角度,正要动手时,眸光不经意间捕捉到粉钻上的一点微光,目光迅速扫向窗口的方向,如果她没猜错,对面一定有同行在,从位置上判断,对面那位的目标仕家少爷。

    不管是不是他,只要他姓顾,她就不能不理会。

    女子唇角笑意更温软了,起身,悄无声息地走到离顾家少爷最近的地方,看到侍者端着饮料走来,突然伸脚

    侍者也算是反应快的人,摔倒前稳住了身形,但是,她手上端着的饮料却向着顾家少爷泼去,她赶忙扑过去补救,众人发出惊呼,只见,乃家少爷反应更快,没回身看,而是双脚在桌子腿上一登,他坐着的椅子向后滑去。

    侍者趴在赌桌上回头看。

    同一时间,两道细微的声音划过长空,然后只听得哐啷一声,窗户玻璃破裂,子弹精准地嵌入侍者脑袋。

    一毙命血溅四方。

    然后,众人又看到对面的亚洲赌王僵住不动,他保持着正要翻牌的姿势,眼睛暴睁,鲜血从他眉心一点一点流出,很快染红了他的脸,没一会儿就僵硬地倒在桌子上。

    同一时间死了两个人,且不知道狙击手在哪儿,现场一片大乱

    唯有女子淡定地站在人群中,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原来,赌博的人真是他。

    而她,无意中又救了他一命。

    没有看他,目光看向侍者的头,这么远的距离,还是在目标不断移动下,竟然也能一毙命,不用想她也知道对面的人是谁,除了那人,她还没遇到法如此准的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来杀他。

    任务完成,她也没了心情留下看热闹,女子转身,慢条斯理地拍了拍红裙,一只手突然握住了她手腕。

    “你没事吧”有点急切的声音响起,女子抬眸看着握住她手的人,谢家城,淡淡道:“没事。”

    知道她没事,谢家城一颗心放下,他说:“可惜,你的偶像被杀死了。”

    “是啊。”女子声音淡淡。“牌桌上他算的精准,却算不出下一刻的生死,悲剧。”

    谢家城凝眉,觉得女子好似变了个人,作为一个女人,看到有人死亡,她冷静的不寻常。

    “好不容易见到的偶像,却死在你面前,你不难过”谢家城问,目光却多了些试探。

    女子的回答出乎他意料。“死的是偶像,又不是死了爹,我有什么可难过的。”

    这话同样让一边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听见,黑曜石般的眸子闪过一抹光芒,锁着女子身影。

    谢家城心惊,女子却没再与他多说话,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再也没回来。

    女子再出现,已是在另一栋楼的停车场,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白色,白色衣服,褐色裤子,一双运动鞋,穿着十分随意。

    她在一辆车前站定,很快车门打开,一名有着波浪卷发的女子探出头来。“不上车。”

    “为什么要杀他”女子直接问。

    “我高兴。”波浪卷发女子笑意不减。“宋丹芙,你犯规了。”

    “你不是无聊的人。”宋丹芙坐进副驾驶室,目光定定地看着女子,自然知道她说的犯规指什么,但她相信,这次杀人,绝对不是上级的命令。

    “好吧,我也不做无聊事了,想想接下来去哪儿玩。”女子启动车子,缓缓开出。

    “你自己去吧,我还要做一件事。”脑海里又想起他,宋丹芙不禁抬手揉揉眉心。

    女子扫了她一眼。“这么多年你还放不下,我刚刚真该补上一,直接要他的命算了。”

    “我为他坐牢五年,哪是那么容易放下的。”宋丹芙叹息一声,接着道:“而且,我也该出狱了。”

    “丹芙,听我的话,跟我回欧洲,从此不再踏上这片土地。”她不想看着丹芙受伤,若丹芙回去,必定会受伤。

    宋丹芙轻声说:“这些年,我拒绝知道他的一切,不是不在乎了,而是怕控制不住自己回来找他,所以,不知道也就不会去希翼。”

    “你”半响后,女子吐出一个字。“笨。”

    笨吗或许,宋丹芙目光看向车窗外,久违的城市,久违的人,我回来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