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苗疆至宝

    气氛陡然凝滞了起来,压得叶薰浅几乎喘不过气,倘若她和祁玥易地而处,想必也会和他做出同样的选择。 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齐皇借此机会,欲以父王战败为名降罪祁王府,对祁王府赶尽杀绝,姑姑为保祁氏血脉不绝,放弃了与心爱之人远走高飞的机会,圣云殿上舌战群雄力排众议,最终亲自挂帅出征,并立下军令状,拿不下楚州,甘愿领死,决心已定,齐皇初登大位,羽翼未丰,只好应下”

    说到这,叶薰浅已经明白了八成,这件事齐都百姓耳熟能详,但是其中曲折与过程,却不是外人所能了解的。

    祁筱师从慧灵大师,年少聪慧,貌若天仙,智赛诸葛,晓文史,通谋略,能文能武,是二十多年前齐都最光艳璀璨的女子,楚州一战,她先以地利之势,困住敌军,瓮中捉鳖,后与敌军首领在西凉关立下生死之战,一战定胜负,败者退兵,三十年之内不得踏足楚州一步。

    “最后姑姑赢了”

    叶薰浅试探着问,天下人都知道楚州一战,回雪退兵,二十年来信守承诺,果真没有再骚扰过楚州边境,而大齐,则在楚州建起了兵器作坊,源源不断地为大齐兵士提供武器,至今已有二十年

    “不是。”祁玥摇了摇头,见叶薰浅眸子里闪动着好奇的光彩,他轻拍她的肩膀,轻声道:“是战平。”

    “可是”

    叶薰浅更加困惑了,为什么会是战平既然是战平,那么回雪军队没有理由退兵才是

    “的确是战平,我父王和母妃身死,我尚在襁褓之中,姑姑代兄出战,回雪早闻祁王府郡主的凶名,故而派出了出身回雪将门的朗回大将军对战,战场相遇,两人皆佩戴面具,旗鼓相当,到最后生死一击,剑气劈开面具,彼此皆震惊万分。”

    祁玥很小的时候,便和皇后在长宁宫里相依为命,他的性子和祁诩一样,不喜多言,而皇后却是个开朗爱笑的人,她怕祁玥小小年纪心事藏得太多,反伤自身,所以才会和他讲很多过去的事情。

    “朗回大将军就是如今回雪帝京里权倾朝野的那个朗回大将军”

    九州四国之势,叶薰浅略有耳闻,更何况祁王府在西域有诸多生意,都需借道回雪,所以她对回雪的政治格局比较关注。

    “是他,出身将门,早年拜在天机老人门下,出师后游历诸国,和姑姑巧遇,从相遇到相识,从相知到相爱,若非楚州有变,父王和母妃一朝身死,姑姑顾全大局,含泪离开,他们很可能已经走到了一起。”

    叶薰浅听罢感慨万分,怪不得以前她总觉得姑姑如花般灿烂的笑容下似乎隐藏着心事,和心爱之人远远相隔,遥遥相望的感觉,痛彻心扉

    “我听说他至今未娶,也没有孩子”

    叶薰浅小心翼翼地说,以前她还觉得奇怪,像朗回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娶妻生子,除非他不举,如今看来,怕是还忘不了姑姑,怪不得祁王府能够如此轻易借道回雪,直通西域,原来有这重关系在。

    “朗回大将军和姑姑都有着彼此的家族和立场,姑姑以祁王府家主的身份与之签订协议,三十年内祁王府每年为回雪提供万斤铁矿,回雪则无条件答应祁王府借道西行,前往西域”

    两人站在清莲小筑的栈道上,说了好一会儿,见阳光慢慢变得刺眼,祁玥走到里边,寻了一柄伞撑开,为叶薰浅遮挡阳光。

    想起几日后的皇家狩猎,祁玥唇角勾了勾,“薰浅,几日后我们带着宝贝参加围猎,到时候捉一只白虎来给宝贝当宠物如何”

    叶薰浅:“”

    祁世子的想法果真异于常人,一把人不都喜欢小猫小狗这类萌宠嘛,他倒好,如此轻描淡写,给宝贝捉白虎当宠物他也不怕宝贝让白虎给吃了

    “祁玥这不太好吧”

    叶薰浅吞吞吐吐地说,然而祁玥显然没有听明白她的弦外之音,他不解地问道:“有什么不好哪里不好了”

    “呃那个白虎虽然勇猛,但是寿命只有十三年左右,它再好也无法陪伴宝贝一辈子,我怕宝贝和白虎有了感情,将来白虎寿命终结时他会难过”

    叶薰浅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祁宝贝是个有爱心的孩子,长大后必定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人的生命长达百年,而虎却只有短短的十年

    “这倒是无妨,宝贝天生神力,将来修习七彩结界之术,白虎便可伴他一生”

    祁玥眉毛轻轻一挑,早已想好了对策,倘若小家伙有了宠物,是不是以后就不会总是缠着他心爱的女子呢

    “也好。”

    话说到这份儿上,叶薰浅也不好再说什么,别看宝贝平时一脸萌萌哒,其实他骨子深处的骄傲丝毫不比祁玥少,他对那些娇娇弱弱的小动物只会有怜悯之心,永远生不出平等的情谊来,想要得到他的认可,并不容易。

    人对强者的崇拜与追逐,从古至今,从未改变

    “世子、世子妃,原来你们在这儿”

    这一声传来,祁玥和叶薰浅不约而同地转眸,但见影沉持剑而来,祁玥出声询问:“何事”

    “惊鸿苑被查封了”影沉面色平静,徐徐禀告。

    祁玥面无表情,仿佛早已料到一般,“然后”

    “惊鸿姑娘求见”

    影沉悄悄地瞧了一眼祁玥怀里的叶薰浅,心想:今日到底是怎么了先是杜小姐求见,后是惊鸿姑娘,世子妃会不会生气

    “只有她一个人”叶薰浅眉梢轻挑,红唇一动,问道。

    “是。”

    “以齐皇的做事风格,惊鸿苑被查封,所有人必定锒铛入狱,这位惊鸿姑娘何以能逃脱”

    叶薰浅不动声色,冷静恬然,宛若一株清新淡雅的睡莲,静静开放,于无声处散发着自己不可忽视的光彩。

    祁玥手臂弯起,将她搂入怀中,掀唇一笑,“薰浅吃醋了”

    “没有你别胡说”

    叶薰浅捏了捏祁玥的腰,脱口而出,玉质容华之上两抹酡红醉人无比,影沉始终不敢太过靠近他们两人,只因他知道,自家世子和世子妃在一起时通常都不喜欢周围有人,哪怕是小世子也不例外

    “祁玥,那位惊鸿姑娘姿色上乘,艳而不俗,你在齐都日报上肯定看了不少吧”

    叶薰浅语气微微一酸,她和宝贝创办齐都日报,对于每期各大版面头条自然也关注无比,又怎会不知惊鸿姑娘的容貌要知道,齐都日报上的插画都是用相机拍摄出来的,十分逼真,和那些意象画根本不是同一种东西

    “姿色上乘,艳而不俗,也比不上你,瑰丽高华,滟冠天下。”

    祁玥也不点破叶薰浅心里的那点小想法,他的薰浅分明就是在吃醋,却偏要掩饰,当真是可爱

    “好了,那就见一面,到时候你不许对人家姑娘动手动脚,知道吗”

    祁玥:“”

    话说他什么时候对除了她以外的姑娘动手动脚过了

    “影沉,将那位惊鸿姑娘请到东苑吧”

    祁玥淡淡地看了影沉一眼,沉声吩咐,祁王府很大,但如今的他,已经不住在清莲小筑了,所以,更多的时候,他喜欢在东苑见客。

    至于杜若和舒明澈,那是薰浅讨厌的人,他自然也不用跟他们太过客气。

    “是,世子。”

    影沉双手持剑,郑重应下,而后转身离开,祁玥左手搂着叶薰浅,右手为她撑伞,生怕她被太阳晒晕然后中暑,体贴而细心的举动,让叶薰浅心中涌起阵阵暖流。

    时光的距离,似乎从未改变过他对她的心意,她还记得,曾经他也是这样陪伴她从祁王府走到贤王府

    每每想起当时情景,她多希望路没有尽头,这样她便可以和他一直走下去

    祁王府的人办事效率惊人,不多时客人便从祁王府的会客厅转移到了东苑,祁玥和叶薰浅也不在路上多加停留,抄近道前往东苑。

    正厅之中,五位侍女都在,奉上茶水后便站在一旁,等待祁玥和叶薰浅的到来。

    东苑前方是一片碧绿的草地,视野开阔,早晨的天空更是碧蓝如洗,景色优美,让人身心舒畅。

    任何一个第一次来到东苑正厅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被墙面上的照片所吸引,今日的这位客人也不例外,她与墙面仅有三尺之遥,眸光静静地停留在墙面上,时间一点点过去,直至听到一众侍女与侍卫行礼的声音方才回过神来。

    遥看正门,一男一女相携而来,脚步轻盈无比,如踏云朵,俨然身怀绝世武功。

    “惊鸿见过祁世子、祁世子妃。”

    严格意义上来说,祁王府之内上上下下的事情,都应该由叶薰浅掌管,祁玥自然不会多加插手,叶薰浅声音平淡道:“惊鸿姑娘不必行此大礼”

    说罢和祁玥从旁走过,居于上首。

    “礼不可废,更何况祁世子和祁世子妃是惊鸿在齐都最敬佩的人”

    叶薰浅坐定后,才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女子来,比在报纸上看到的还要美上几分,怪不得能成为惊鸿苑头牌,谈吐不俗,也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比的,她来齐都究竟有何目的

    “你们下去吧”叶薰浅扫了一眼琼华她们,轻声吩咐,待众侍女屏退后,才看着静立于中的人儿,缓缓道:“惊鸿姑娘,明人不说暗话,我也不与你寒暄,你既已来到祁王府,想必该知道的事情也都知道了。”

    “请祁世子妃明示。”

    叶薰浅见她不卑不亢,气度非凡,不由得高看了几分,“惊鸿姑娘的凤舞九天,倾世灼华,宝贝很是喜欢。”

    “小世子过誉了。”

    叶薰浅轻抿了一口茶,凤眸微微扬起,魅惑中暗藏威严,令人心中难以生出一丝亵渎,她徐徐问道:“只是,惊鸿姑娘本不应出现在齐都才对,为何”

    “祁世子、祁世子妃,有些事有些话请恕惊鸿不便相告,但是,惊鸿对祁王府没有恶意。”

    “我凭什么相信你”叶薰浅放下手中的茶盏,反问一声。

    “就凭我可以在那一晚将小世子留下以便要挟祁世子妃但是我没有这么做。”

    “你以为宝贝是你想留下就能留下的吗”

    叶薰浅不动声色,对方同样临危不乱,“小世子天资聪颖,但毕竟是个孩子,苗疆蛊术与云疆巫术齐名,惊鸿不才,略懂皮毛,自认为留下小世子并非难事。”

    “惊鸿姑娘胆色过人,倒是比今天一大早就来祁王府添堵的那位杜小姐讨人喜欢。”

    如斯盛赞,从叶薰浅口中道出,着实难得,谢惊鸿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抿唇道:“听说祁世子、祁世子妃和小世子一家三口对生财之道格外感兴趣,不知惊鸿是否有幸,与祁王府做一笔买卖。”

    “买卖十万两白银换取一个头牌,惊鸿姑娘出手阔绰,不知是什么样的买卖”

    叶薰浅对钱财这种东西的兴趣其实不大,她对谢惊鸿这个人比较感兴趣,若非苗疆远在西域且与世隔绝,外人极难进入,她也是要去走一遭的。

    “惊鸿想进宫,但苦于没有门路,所以才会有十万两白银换取一个头牌的买卖,如今看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谢惊鸿如是说,若是齐皇认定了她苗疆蛊女的身份,定会不计一切斩杀,怎么会给她进宫的机会她若还想顺利进宫,只能另谋出路。

    至于合作的对象,本来她有想过太师府,但是第一次见到太师府的杜若时,她便摒弃了这条路,巫族和蛊族可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而祁王府在大齐国境之内,势力甚为庞大,根基十分稳固,当朝皇后,便出自祁王府,与之合作,可以大大降低风险。

    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祁玥忽然说道:“这买卖可不小”

    “不错,就是不知惊鸿姑娘的筹码是什么金银俗物,祁王府可从来不缺的。”

    叶薰浅自是明白了谢惊鸿今日的目的,只是送个女人进宫,对祁王府而言同样风险极大,齐皇本就忌惮祁王府,时时等着揪祁王府小辫子,若是出了一点点差错,那也会被无限放大,这些年来她如履薄冰,感同身受。

    “如果是杜小姐身上的秘密,不知是否能让祁世子和祁世子妃满意”

    谢惊鸿没在齐都白混,来得是不久,打听到的消息不少嘛

    叶薰浅如是想着,粉唇扬起一抹瑰艳的弧度,却没有立即答应,吊着谢惊鸿,少顷,才开口道:“与我何干”

    谢惊鸿听罢上前一步,用仅有三人能听到的音量低声道:“如果是杜小姐和巫族王后的关系以及杜小姐在巫族的身份,不知祁世子妃是否感兴趣”

    “虽然我对惊鸿姑娘的筹码很感兴趣,但是我连惊鸿姑娘进宫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如果为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贸然应下,到最后连累整个祁王府,那么我愧对祁王府历代祖先”

    叶薰浅是冷静的,这个秘密对她而言具有无与伦比的诱惑力,但是大局当前,她还是保持极为清醒的头脑,不为所动。

    “既然是做买卖,那么就应该拿出应有的诚意来。”

    祁玥站在叶薰浅这一边,她想知道的事情,他自然也想知道,巫蛊本是一家,谢惊鸿比杜若讨喜,他不介意借刀杀人,对付杜若那种货色,平白脏了他的手。

    “本世子是祁王府一家之主,绝对不会为了一己之私其家族于不顾,还请惊鸿姑娘见谅。”

    叶薰浅低下头,莞尔一笑,她手心轻轻覆盖在祁玥的手背上,感受着那熟悉的温度,心神一动:祁玥这是在以退为进,最大限度地从谢惊鸿口中套出消息来

    “夏鸢,送惊鸿姑娘出府”

    祁玥朝着门口吩咐一声,接着扶起叶薰浅离席,向外走去,这个时候,谢惊鸿立刻转身,目视两人离开的背影,声音里难免泄露了一份心急,“祁世子、世子妃请留步”

    叶薰浅和祁玥相视一眼,转身回眸,“惊鸿姑娘还有话要说”

    谢惊鸿面露迟疑之色,叶薰浅挥了挥手,示意夏鸢离开,接着道:“这里没有外人,惊鸿姑娘可以说了。”

    “不瞒祁世子和世子妃,惊鸿此次从苗疆远赴齐都,是为寻找苗疆至宝火云晶。”

    “苗疆至宝火云晶不是应该藏在宗庙之中吗怎么会在大齐皇宫里”

    祁玥神色淡定,不露丝毫破绽,小指微微一勾,几天前在翻看卷宗时,有一条消息很不起眼:三个月前苗疆大祭司忽然离开宗庙,不知所踪

    “苗疆图腾圣蛇对火云晶的气息十分敏感,惊鸿可以肯定,火云晶就在大齐皇宫里。”

    谢惊鸿摊开手掌,一只小蛇从她袖子里探出脑袋,最后卷成一团,在她掌心上静静盘旋着,通体火红,没有一丝杂色,不是苗疆圣蛇又是什么只不过这小蛇看起来还很小,大概是因为没有火云晶在身旁的缘故,所以成长得格外缓慢。

    “倘若祁世子和世子妃能助我取回火云晶,除了之前答应过的事情之外,惊鸿还有一厚礼相赠。”

    叶薰浅勾唇一笑,问道:“哦,是什么”谢惊鸿从袖子里取出一方丝帕,递到叶薰浅面前,叶薰浅接过并摊开,白色丝帕上画着个女子,容貌绝美,但这并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画像中的人和叶薰浅长得一模一样。

    “不是薰浅。”祁玥摇了摇头,光看容貌的确很像,但是叶薰浅眼神中的那份清澈却是画中女子所没有的。

    “漠北的青岚公主,不知祁世子妃可还有印象”

    谢惊鸿见叶薰浅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开门见山道:“这是她现在的容貌。”

    ------题外话------

    觉得上一章和这一章连不上的,重新看下第三十三章,叶子加了1000字,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