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九章 羽书传情

    ;两人相视一笑,可是,那温煦的笑容背后,暗涛汹涌。

    祁玥下意识地搂着叶薰浅,他喜欢她像只温顺的小猫一样偎在他怀里,暖暖的,软软的,让他爱不释手,一刻也不愿意松开。

    “浅浅,过来。”元洵向叶薰浅招手,唤道。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向她招手,天青色的身影几乎要与身后的青山叠翠融合在一起,叶薰浅怔然看着她,鬼斧神差般走了过去,“三殿下有事吗”

    祁玥没想到叶薰浅竟然连招呼都没跟他打一声,就挣脱了他的手向前,脸色顿时臭得跟茅坑里的石头有得一拼

    上次,她为了元翰丢下他一个人

    现在,她因为元洵一句话离开他

    “给”元洵和叶薰浅保持着一尺之距,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

    祁玥站在叶薰浅身后,看得清元洵的一举一动,见他连叶薰浅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脸色渐渐放晴,只是递给叶薰浅的那封书信怎么就这么刺眼呢

    “浅浅,乞巧节过后,齐都就要热闹了,你多年不曾出门,这一次可不能错过呀。”元洵眸光柔柔地落在叶薰浅俏丽的容颜上,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和先前对元毓和叶怜香的严厉截然不同,杜若隐藏在衣袖下的手指轻轻一勾,淡笑不语。

    叶薰浅拿捏着手中那个只有巴掌大的信封,与其说是信封,还不如说是一个纸质香囊更贴切,她轻轻一嗅,黑眸里情绪翻涌,闪过了一丝震惊,那淡雅的琼花香气里潜藏着一丝“回忆”的味道。

    “回忆”是她前世巅峰之作,怎会出现在这里

    她惊变的神色,逃不过元洵和祁玥的眼睛,一时间两名同样优秀的男子神态各异。

    “三殿下,薰浅不随便收礼”祁玥眸光紧锁她手中的信封,薄唇轻启,这清幽的后山仿佛也因为他的话微风料峭了起来。

    元洵见状上前一步,与叶薰浅并肩而立,只是朝向相反,“本宫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浅浅收礼也要经过祁世子的同意了”

    众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生怕遭受池鱼之殃,只要是稍有眼色的人都知道,这是属于两名优秀男子的强势对决,这一刻,连元毓都不敢放肆,更何况是狐假虎威的叶怜香

    气氛陡然一冷,连那夏日的凉风也因此凝滞不前。

    祁玥前进的步履顿时停了下来,凝视着叶薰浅的背影,一字一句,“薰浅,大齐风俗,乞巧节收受男子的馈赠,代表着愿意与之厮守一生。”

    话音落,叶薰浅肩膀一僵,她手指有些,扭过头,他的目光是如此的清澈潋滟,藏不住眸底的伤痛与深情,性感的唇动了动,“你真的想好了么”

    杜若站在一旁,眼睛亮晶晶的,期待着叶薰浅的回答。

    眸光相遇的弹指一刹,一眼万年,他在她眼里看到了挣扎看到了犹豫看到了两难,那些复杂至无以言传的眸光交织成了岁月的网,笼罩着他的整个世界。

    你真的想好了么

    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话,不断地在她脑海中响起,她一遍又一遍扪心自问,她真的想好了吗

    心中的天平左右摇摆,一边是祁玥,一边是她对过去的执念。

    从前世到今生,她从未放弃过寻找过往一片空白的人生,她坚持了十年,整整十年,她的步伐遍布五洲四海,焉能轻言放弃

    祁玥在赌,赌她对他的一念情

    就在叶薰浅准备出声的时候,元洵抢先一步截住了她的话,“祁世子以此逼着浅浅做出选择,不觉得过分吗”

    “不过是封书信罢了,值得祁世子如此认真吗”

    接二连三的话从元洵口中飘出,举重若轻,祁玥眉宇朗朗清明,他看着她的眼睛,毫不犹豫,“值”

    这一瞬,叶薰浅的心一紧,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那巴掌大的信封在她手里已经被揉出了丝丝褶皱,元洵敛下修长可密的睫羽,掩去眼里翻涌的波光,半晌,才抬起头,缓缓道:“本宫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祁世子多虑了。”

    这句话,既是对祁玥说,也是对叶薰浅说。

    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叶薰浅松了一口气,眉眼间重新染上了笑意,祁玥心中的情感复杂极了,别扭地朝着叶薰浅唤道:“你还不过来”

    “你又凶我”女子眉毛蹙了蹙,娇嗔一声,那声音细腻如锦,春风化雨般滋润着他干涸的心,他见状收起严肃的神情,生怕吓到了她,声音渐柔,“叶薰浅,过来。”

    他向她伸出双臂,的话分外动听,宛如天籁,惊艳了她的时光,仿佛这一刻,风声停,飞鸟落,乾坤转,山河覆也抵不过他眸底的一丝缱绻。

    她嘴角弯了弯,跑过去,他如愿以偿,拥她入怀,以手臂丈量着她的腰,“嗯嗯,薰浅最近是有些丰润了。”

    “你胡说我哪儿有”叶薰浅面颊生晕,敲着祁玥的额头,矢口否认,这个男人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她长得比以前胖了,真是该打

    两人亲昵打闹,仿佛一对相爱的情侣。

    元洵看着叶薰浅,仿佛想要透过那如花的笑靥记起如烟往事,记忆中她是不爱笑的,即使是笑,也总是在花丛中嗅到了馥郁香气时的浅笑,却不会像如今这般明媚,宛若骄阳。

    “浅浅。”元洵忽然唤了一声,叶薰浅偎在祁玥怀里,转头看着他,问道:“还有事吗”

    “羽公子不日将抵达齐都,让我代他向你问声好。”元洵的语速适中,在场之人无一不听得一清二楚,叶薰浅紧握书信,心中疑窦丛生,羽公子就是那只宫铃的主人叶怜香的心上人

    元洵是第三个和她提到“羽公子”这三个字的人,叶薰浅正要问个清楚,谁知祁玥更快一步,“三殿下确定没弄错对象宫少主想要问候的人应该是贤王府的怜香吧”

    叶怜香本就因为元洵的话透心凉,这时经祁玥这么一点,杏眸里写满了希望,殷切地看着元洵,“三殿下,不知祁世子说的是真的吗公子他”

    “抱歉,本宫和宫少主只是偶遇,他书信相托,请本宫转交给浅浅,未有只言片语提及二。”

    话依旧是那样的温润,可话的内容却无异于千枚冰刀,刺入叶怜香的心窝,她不解,就算他喜欢的人不是她,但也不能喜欢叶薰浅啊

    她不能忍受,自己爱了十年等了十年的男子,最终还是爱上了自己的姐姐

    ------题外话------

    哈哈,世子紧张了,怕他的薰浅被抢走了,onno哈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