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八章 杀心!

    ;叶薰浅不以为然,丝毫不将元毓放在眼里,“请问六公主,何为上,何为下”

    “六公主自诩身份高贵,那么来这里做什么”

    元毓被叶薰浅堵得哑口无言,她就是听说叶薰浅在这里才故意过来找她晦气的,结果被反将一军,美眸里顿时燃起了一团炽热的火焰。

    “大姐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表姐不管怎么说也诗主,你怎能顶撞她”叶怜香拉了拉元毓的柔荑,然后缓缓上前,声音柔美得不像话。

    叶薰浅怒瞪了祁玥一眼,不是说好了不会碰见这群讨厌鬼吗怎么现在一个两个都欺负到她家门口了

    “二妹妹,六公主都没说什么,轮得到你一个庶女替她强出头吗”

    “我”叶怜香刚开始还雄赳赳气昂昂,此刻因为叶薰浅的话脸色白了白,庶女又是庶女她最讨厌的就是庶女这两个字了

    “还愣着做什么你还嫌不够丢人吗你自己丢人显眼也就算了,若是败坏了贤王府的名声,父王定不饶你”叶薰浅训斥起人来,纳不怒自威的气势绝对不亚于贤老王爷。

    叶怜香本想狗仗人势对叶薰浅落井下石的,如今反被训得一文不值,顿时眼泪盈盈地瞅着祁玥,仿佛在希冀着他会为自己做主一般。

    “祁玥,一个娇滴滴的美人看着你呢”叶薰浅对叶怜香给祁玥“暗送秋波”的举动感到非常不爽,她斜了一眼祁玥,声音透着些酸意。

    “祁世子容倾众生,华盖天下,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怜香不过是多看了一眼,难不成浅姐姐醋了么”一个俏皮无比的声音从另一方向传来,众人循声望去,正是杜若。

    “杜。”叶薰浅好看的眉毛倏然轻蹙,朝着杜若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我不过是提醒祁玥,莫要辜负美人一番情意才是”

    “世人见了祁世子,都尊他一声祁世子,即便是圣上也不例外,倒是浅姐姐直接喊名字,却不见祁世子有半分愠色,由此可见,浅姐姐在祁世子心中定然占据一席之地。”杜若当着元毓和叶怜香的面,一针见血地分析道。

    从她出现在这里开始,她的视线便一直停留在叶薰浅身上,连和元毓及叶怜香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听到杜若这番话,元毓和叶怜香浑身凉了半截,叶薰浅在祁世子心中有一席之地,那她们刚才还欺负她

    “杜精辟的分析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这和杜有什么关系吗杜似乎对我和祁玥的关系问题分外感兴趣。”叶薰浅笑靥如花,眸光射向杜若,这是她第二次从杜若口中听到祁玥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似乎格外介意杜若。

    杜若杏眸水灵水灵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叶薰浅的笑容似春风般和煦,只是她依旧可以感觉到那份温暖如梦中的透骨沁凉的寒意,“浅姐姐,若儿只是就事论事,如果冒犯了祁世子和浅姐姐,还请祁世子和浅姐姐不要见怪才是。”

    “这山谷鲜有人知,山路崎岖,不知杜为何会来此”

    祁玥蹲下身体,将叶薰浅的脚从水里捞了出来,细心擦拭后为她套上鞋袜,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别扭。

    这一幕看得众人瞠目结舌,叶薰浅坦然受之,从石头上站了起来,被祁玥牵着。

    杜若眸光凝了凝,看向元毓和叶怜香,徐徐道:“三殿下陪六公主来灵泉寺求签,只是三殿下离开了一会儿,六公主便不见了,恰好碰到了若儿,若儿想起六公主好像和怜香向后山走来,见三殿下神色焦急,所以才四处打听,跟了过来。”

    “若,三皇兄找我”元毓受宠若惊地问,她这皇兄从小就跟她不亲,待她跟一般的姐妹没什么不同,礼节周到却十分疏离,不过,三皇兄很受父皇器重,母妃乃至整个将军府都与有荣焉。

    杜若看着元毓那大病初愈的脸,点点头道:“是的。”

    “在哪儿本公主马上就去”元毓神色一肃,不敢在此停留过长时间,今天出宫的机会还是她千求万求才求来的,断不能出半点差错。

    杜若的视线从元毓肩膀上擦过,飘飘然落在了她身后那天青色的身影上,正要出声提醒,谁知来者更快一步,“六妹不好好地在观音庙求签,来这里作甚”

    那声音温润如玉,却让元毓生生打了个寒噤,肩膀抖了抖,转身看着元洵,“我我”

    她听说叶薰浅在后山,所以才偷偷地跟了过来,然后让侍女代替自己在观音庙里待着,此时被元洵发现,别提有多紧张了,叶怜香和元洵虽然也是表兄妹的关系,但从小到大和他着实没有过多接触,“三殿下,表姐她只是觉得观音庙中人满为患,后山风朗气清,所以”

    “本宫问你了吗”元洵的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叶怜香身上,似是对叶怜香的解释分外不满。

    叶薰浅见状摇了,这叶怜香还真是看得起自己,连那娇生惯养高高在上的六公主元毓都不敢在元洵面前喘一口大气,她倒是敢强出头,若不是有云淑妃这层关系在,恐怕叶怜香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连明哲保身的道理都不明白

    “三殿下”叶怜香不明白了,同样是贤王府的女儿,为什么祁世子和三殿下都对叶薰浅这么好,却对自己这般疾言厉色

    元洵从出现在这里开始就瞧见了祁玥怀里的叶薰浅,宛如雕刻般俊美的容颜上浮现一抹几不可查的愠色,对娇滴滴的叶怜香自然也没好脸色,“母妃让你和六妹结伴而行来灵泉寺求签,六妹任性乱跑,你不规劝也就算了,反而给她找理由,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待得起吗”

    叶怜香咬了咬唇,低着头,越发觉得委屈了起来,不敢再说一句话。

    从来到灵泉寺开始,她和元毓形影不离,当得知叶薰浅和祁玥单独前往后山时,她们是兴奋的,一个是祁王府世袭世子,一个是贤王府的郡主,孤男寡女牵着手去那等偏僻之地,说不定会发生一些事情倘若被她们看到了,那么叶薰浅这辈子的名节可就毁了

    所以,她们是想去看戏的

    元毓争强好胜,叶怜香对叶薰浅嫉妒已久,她们想看戏的心思元洵怎么可能不知道此时看着元毓和叶怜香既不服气又不敢顶嘴的模样,他只觉得二人蠢钝如猪,祁玥是什么人是她们两个能够算计得到的么

    就算真的和浅浅有什么,她们看到了,结果便只有一个: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在鬼门关绕了一圈仍不自知的人,简直是愚蠢到家了

    “三殿下的出现可真是及时。”祁玥一边给叶薰浅整理衣衫,一边笑道,他唇边浮现的笑意不改,依旧是那般的和煦,看得杜若为之心倾。

    元洵看着祁玥停留在叶薰浅肩上的手,眸色转深,祁玥对元毓果然是动了杀心的,幸亏自己及时赶到

    “灵泉寺比不得皇宫,本宫既答应母妃保护六妹,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元洵脚步上前,不着痕迹地把元毓拉到了一爆对上祁玥那双深邃的黑眸,徐徐道。

    ------题外话------

    更新啦啦~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