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六章 你若活着,我舍不得死!

    ;“祁玥,你这个臭流氓”叶薰浅粉捶忍不住敲向男子胸膛,嗔骂一声,那羞红的脸蛋,比路旁的娇花还要鲜艳几分。

    祁玥见状宠溺地捏了捏叶薰浅的鼻子,笑着道:“薰浅,我想表达的意思是,让你尝试一下被我抱上半山腰的感觉,你想到哪里去了”

    叶薰浅,“”

    她无比嫌弃地别过头,不去看祁玥那欠扁无比的笑脸,“走啦再不走等太阳升起来我们就要被晒成黑人了”

    虽说七月份天气已经渐渐转凉,但太阳一旦升起直至正午,气温也会越来越脯不见得比六月盛夏之际凉快多少

    “好”祁玥点了点头,回首上山的路,他和叶薰浅已经走了五百米左右了,在他们的视野中,山脚处的人宛若蚂蚁般渺小。

    祁玥不由得心生感慨:怪不得很多人喜欢登脯或许只有站在高处,俯瞰众生,才会让登高者孤寂的内心油然而生起一种万物踏于脚下,挥手既定生死,世界之巅只容一人的豪情壮志感。

    想到这,祁玥扭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正以袖拭汗的叶薰浅,在和她一起前行的路上,他总在不停地幻想着这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他们携手前行一不小心就白头偕老此刻的她不会知道,不论是居庙堂之脯还是处江湖之远,他都想握着她的柔荑,不求脚踏万里疆域,坐拥锦绣河山,只求一路荆棘,有她相伴。

    祁玥到底怜惜叶薰浅,两人继续向前走了一百米,正当她的脸色因为运动而晕起两抹潮红之际,他右臂揽住她的腰,然后足尖轻轻一点,身形宛若惊鸿流光般拾级而上。

    叶薰浅吓得睁不开眼睛,紧紧地抱着他,宛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小脸贴在他炽热的胸膛上,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在耳畔响起

    “薰浅,你在害怕什么”祁玥笑着问,一来是欢喜她依靠他,二来是恼她在他身边竟然还感到害怕,难道他真的不值得她信任吗他可以自己一个人深陷险地,却绝对不会拿她的生命来开玩笑

    “祁玥,你专心点儿,万一我们掉下去就尸骨无存了”叶薰浅红唇一动,嚷嚷着说。

    她曾从千米高空上跳伞而下,毫不畏惧,但那是因为她手中有逃生保命的工尽

    这一刻,叶薰浅丝毫不认为祁玥的怀抱会比降落伞靠谱,在科学和男人之间,她选择相信前铡

    祁玥眼珠子动了动,然后身形一转,往另一个方向飞去,不知过了多久,叶薰浅感觉到耳边风声停了,她慢悠悠睁开眼睛,结果发现自己和祁玥正站在悬崖边上,下边深不见底,脚边的一颗石头掉下悬崖,不多时便没了踪迹,也听不到落地之声,她的心凉透了,抱着祁玥,怒问:“祁世子,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万一掉下去贤王府就后继无人了”

    “没事,你父王正当壮年,给你生几个弟弟不在话下。”祁玥眨了眨眼睛,举重若轻,仿佛自己身后不是万丈悬崖,而是平坦的草地

    叶薰浅的脸黑了黑,她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重生在了大齐贤王府郡主叶薰浅的身上,怎能这么容易就挂掉呢

    “就那个到了更年期的老男人,十年都生不出儿子来,还指望他以后给贤王府传宗接代”叶薰浅想到贤王爷十年生不出儿子的事情,对祁玥的提议非常鄙视。

    这下轮到祁玥惊讶了,不是说贤王府的薰浅郡主才学过人,十分孝顺么这会儿怎么

    果然,传言只是传言,不可尽信

    清风拂过,带来丝丝凉意,悬崖上的两人紧紧相拥,一瞬千年。

    “薰浅,我要你记住,只要我在你身爆定护你一世安稳。”祁玥凝视着她,认认真真地说。

    悬崖之上,薄雾轻烟缭绕山峦,暖色的阳光被水雾分成一缕缕,折射出七彩流光,相拥的两人宛若置身于彩虹桥上,叶薰浅听到他这似诺言般的话,心中有些难过,“祁玥”

    他的情意她懂,只是她对他的感觉,她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形容。

    男子身体向后微微一倾,让她将自己的重心落在他身上,女子纤长而浓密的睫羽遮挡住了她美眸中深邃的波光,让他看不清她心中所想。

    “薰浅,我想问,你喜欢我吗哪怕是一点点也可以”男子的黑眸里盛满着最尊贵的深情,还有那丝丝缕缕低到尘埃里的爱。

    叶薰浅乍然抬头,两人目光如桥,短暂相遇,刹那间擦出了无数火花。

    他是那样一个骄傲的人,此时却是这般小心翼翼地问她,女子樱花粉色的唇动了动,无奈叹息,“祁玥,你何必执着于这个答案”

    “我喜欢你又如何不喜欢你又如何”叶薰浅眸光清澈潋滟,幽幽一叹。

    祁玥握在她腰间的手指顿时收力,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他身体里那颗有力跳动的心,脚下是万丈悬崖,头顶一束幽草,绿色的枝叶遮住了苍穹上的那轮明日,绿意葱葱。

    “你若喜欢我,我便许你一生一世的爱,你若不喜欢我”

    我便加倍地爱你,然后让你爱上我

    后面的话祁玥没有说出口,只是深深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一眼万年,哪怕沧海桑田也依旧宛若初见。

    他不愿意告诉她,他的生命只剩下了半年不愿意用这样的事实去约束她自由自在的心,更不愿意她因为同情和怜悯和他在一起。

    “不喜欢你便如何”叶薰浅饶有兴趣地问。

    祁玥的话到了嘴爆看着她明媚的笑意,顿时吞了回去,既别扭又倔强地说:“不如何”

    “祁玥,我必定命中注定孤独一人,要不然怎么会克死那么多男人呢所以,你不要喜欢我”

    叶薰浅不知道为什么,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竟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涩涩的,一抹莫名的忧伤染上心头,连眼睛都好像被晨露染湿了。

    这一瞬,她忘记了险境,忘记了一切,只记得她拒绝了他

    “我宁可被你克死,也不愿看你孤独余生。”

    “可是,我不愿意”

    女子鼻子一酸,眼眶里蓄满的泪水滑落,打湿了他温润如玉的手,他遗落在大海深处千年万年的心轻轻一颤,搂着她,亲吻着她眼角的泪,笃定一般道:“薰浅,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你怕我会死,所以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漠视和拒绝,将我拒之门外。”

    “我不想尝试着去喜欢一个人,然后在爱意最真情意最浓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他远去却无能为力,最后留我孤独在世”

    叶薰浅鼻子抽了抽,将眼泪鼻涕全都擦在了祁玥身上,想到了当初她以调香师的身份前往欧洲参加香水品鉴,在那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时尚之都巴黎,遇到了一名吉普赛老人,老人将随身携带多年的宫铃送给了她,却告诉她,她生命里的另一半不属于那个时代,不论她与谁在一起,都会给那个人带来致命之灾

    而她为国效命,一朝身死,灵魂堕入异世,却没想到依旧逃脱不了克夫的“命运”。

    男子的手轻抚着她的后脑勺,动作轻柔到了极致,仿佛她是他的绝世珍宝,怜惜地看着她,“你若活着,我舍不得死。”

    ------题外话------

    柿子说:你若活着,我舍不得死

    叶子说:亲若追文,我舍不得弃坑

    更新,么么哒~待会儿二更送上,亲爱的们看文愉快,天气冷了,妞妞们要多穿点衣裳,不要着凉了,话说最近好多人感冒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