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五章 我腰好不好,你要试吗?

    ;祁玥笑了笑,手指拂过叶薰浅光洁的鼻梁,触感细腻而温和,像是上天精心打造的艺术品,怀里的女子在对付别人时有心计有手段,可是在他怀里却时常使小性子,不过他很喜欢。

    “薰浅乖,我们走吧”

    祁玥不由分说地拉着女子的手走向外爆叶薰浅被他拽着前行,心中顿时来气儿,“祁玥,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走了,你快放开我,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女子一紧张,连老古董们经常挂在口边训斥小辈们的话都冒了出来。

    “所有贵女都去了灵泉寺,薰浅,你告诉我你不去,是想成为那最特别的一个,然后再次被盯上吗”祁玥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叶薰浅,问道。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女子的手僵硬了那么一瞬,他知道,自己已经说服她了

    前些日子的暗杀历历在目,叶薰浅惊诧于祁玥所要表达的意思,她脚步缓缓向前移动,怨念无比地瞅着他道:“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在你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地方为我而留,我想试着依靠你的这份在乎去说服你,但是”

    但是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祁玥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像是片片乌云一般惹人沉重。

    叶薰浅的心猛然一痛,仿佛被一双无情的手撕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横流。

    “祁玥,不是的我我只是”叶薰浅急着解释,结果越是心急,话就说得越是断断续续,听得祁玥为她干着急。

    “只是什么”

    “只是不想见一群老秃驴,还有那堆讨厌的人”叶薰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此情此景,活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祁玥听罢浅浅一笑,将她拉入怀里,悄声问道:“那你讨厌的人里,有没有我”

    叶薰浅缓缓抬起下巴,凝视着他,摇了,这一瞬,祁玥的眸子盛满了璀璨的波光,他妖孽一笑,可令大地春回,“这么说,你喜欢我”

    “”叶薰浅一阵失语,祁玥这个臭男人,怎么就那么会抓她的语病呢

    两人在浅阁前的空地上了好一会儿才走出贤王府,今日的贤王府十分安静,叶怜香早就离开了,是以王府沉浸在一片清净中,叶薰浅顿时觉得可惜了,这么好的气氛自己不好好享受,偏要去那什么灵泉寺挤着,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青泉见祁玥搂着叶薰浅走出,立刻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爽朗一笑,“郡主,您今天可真漂亮”

    “是嘛”叶薰浅是女孩儿,即使再怎么与众不同,到底也还是在乎自己容貌的,一大早就听到青泉如此夸赞,自然心情倍儿好,于是扯了扯祁玥的衣袖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漂亮什么跟只野猴子似的”

    叶薰浅眉毛陡竖,用力地拧了拧祁玥的腰,嗔喝一声:“祁玥”

    “在呢”祁玥云淡风轻地面对着叶薰浅,他伸出手为抚了抚她皱起的眉头,仿佛想要将她所有的烦恼都拂开,“薰浅你不用叫这么大声,我听得到的。”

    “青泉,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叶薰浅眸光陡然凌厉了起来,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般向青泉射去,看得青泉头皮发麻,心里一个劲地哀嚎着,郡主,说您像野猴子的又不是属下,你别威逼人家嘛

    “是真的,比珍珠还真”青泉顶着重重压力,无比真诚地说,心想:世子虽然嘴上说郡主像只野猴子,但是在世子的心里,她必定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世子喜欢郡主,他自己可以说郡主这也不是那也不好,但未必能忍受别人对郡主说三道四,这就是男人可怕的欲

    叶薰浅挑衅地看了一眼祁玥,然后笑容和煦如春风,对青泉赞赏道:“你嘴巴真甜。”

    祁玥墨眸里闪过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危险,啄了啄叶薰浅娇艳的红唇,霸道无比,问道:“比我的嘴还甜”

    叶薰浅,“”

    青泉捂着脸别过一爆世子您这是醋了了么

    两人坐上马车,青泉驾车疾驰,向城南的灵泉寺奔去。

    一路上马蹄飞扬,碾碎尘埃,绝尘而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便来到了fènghuáng山脚,灵泉寺位于fènghuáng山半山腰,一路上都是层层叠叠的台阶,马车根本无法向上驶去,只能停在山脚。

    青泉显然不是第一次来灵泉寺,他轻车熟路地驾着马车离开,去给祁玥的宝贝汗血宝马找吃的。

    叶薰浅和祁玥立于山脚,仰望高山,fènghuáng山山如其名,气势磅礴,像是一只展翅欲飞的fènghuáng,灵泉寺便位于那双翅之下。

    “祁玥,我们真的要走上去么”叶薰浅望着那环形的阶梯,娥眉轻蹙,问道。

    不是她不想走上去,而是不想消耗这么多体力,要知道她早饭还没吃呢

    说不定好不容易走到半山腰,她就直接低血糖昏了过去,那岂不是丢人丢到佛门清净之地了

    “你可以选择让我抱你上去。”祁玥眸光一闪,看着叶薰浅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戏谑之意。

    “你想得美”叶薰浅敲了敲祁玥的额头,虽是拒绝,可话里却透出了她的愉悦。

    祁玥对她的回答并不意外,两人双手相握,步履一致,拾级而上,叶薰浅的体力虽说比一般女子要好,可毕竟也是女子,一路上挽着祁玥胳膊走上去,见四下无人,她有些惊讶,不是说今天来灵泉寺求签的人很多吗怎么现在就只有她和祁玥两个人

    “我们走的是小道,不是他们走的官道。”祁玥心知叶薰浅在奇怪什么,连忙点到为止地解释,这灵泉寺他来了不下十次,怎么会不知道哪一条路最近呢

    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疼着的人,如何会舍得累着她

    叶薰浅恍然大悟,继续攀登,还不忘和祁玥斗嘴,“祁玥,我要是走上去,等到了灵泉寺昏了过去,那也是情理之中,如若你抱着我登山,到时候闪了腰,到时候大家就都知道你嗯嗯有隐疾了”

    “我腰好不好,你要不要试试”祁玥忽然紧紧抱住了她,轻咬着她的耳垂,声音性感而纯粹。

    ------题外话------

    哈哈,我家浅浅又被红果果地调戏啦,腰好不好你说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