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章 料事如神

    ;一时间大殿内众臣人人自危,克死了八名男子,此等女子,命格还真是“贵不可言”,一般的男人配不上

    元修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圣云殿上的群臣们就自动脑补了刺杀一事的前因后果,这会儿相继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因为元翰和叶薰浅珍珠桥遇刺以及天顺赌坊的事情,朝堂上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人人自危,此时“真相大白”,连齐皇脸色都难得多云转晴了起来。

    “父皇,林姑娘是女儿家,和林公子兄妹情深,无法接受兄长突然离世也是情有可原,请父皇看在巡抚大人中年丧子的份上从轻发落。”元修忽然向齐皇深深鞠躬,为林茜求情。

    刺杀皇亲国戚,重伤翰王,此等罪名就是抄家灭门都不足为过

    “皇上,五殿下所言极是,七月即至,各地官员进京述职,如若在这个时候处死林,恐怕不吉。”杜太师在朝中德高望重,深得齐皇敬重,他的话,往往能够左右齐皇的决定,是当之无愧的权臣。

    已有两人为林茜求情,于是大臣们陆续走出,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谏言,请求齐皇法外开恩,赦免林茜。

    如此现象是齐皇乐见的,当下大手一挥,“准了”

    “皇上仁德”

    群臣山呼,整个圣云殿都沉浸在这样的君明臣贤的氛围里,经久不息。

    天顺赌坊一案,最终以屋舍在建造时没有做好防火措施,导致大火弥漫,三百八十一人受困其中窒息而死告一段落,掌管齐都房舍建造的工部尚书因此受到牵连,官位连降三级。

    这个时候,位于齐都栖霞街的铁铺里,祁玥悠然品茗,叶薰浅时不时探出脑袋,想要实地观摩铁匠的作业手法,她画在图纸上的东西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如今需要纯手工制作,能否达到她想要的效果是她所担心的。

    “祁玥,这家铺子的师傅靠不靠谱啊”叶薰浅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囫囵吞枣,和祁玥的优雅相比,她更像是只调皮的小松鼠。

    “薰浅,你放心好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祁玥见对面女子心急火燎的模样,不由得笑着宽慰她,只见叶薰浅皱了皱眉,再次强调,“你可得说话算话,这玩意儿可是我日后的保命符”

    “其实,有我在,你这道保命符大可不要。”祁玥记忆惊人,哪怕是如此复杂的图纸也能记得清清楚楚,想到昨天晚上她辛苦了一夜的成果,他犹记得自己拿着图纸细看时的震惊。

    他的薰浅脑袋里装着的绝对不仅仅是那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即使他足迹遍布九州,对图纸上所绘之物亦闻所未闻,仔细一看方才发现其中的妙处和玄机,真不知道她这漂亮的小脑袋里还装着些什么

    祁玥揉了揉她的脑袋,恨不得直接撬开一探究竟。

    “那可不行,你又不能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薄”叶薰浅不习惯于依赖别人,不管是现代那个才华横溢的调香师浅薰,还是今时今日的郡主叶薰浅。

    祁玥轻叹一声,注视着她,久久不语

    不是我不能时时刻刻跟在你身爆而是你从未给我与你同进同出的机会。

    不知过了多久,青泉从外面匆匆而来,见祁玥和叶薰浅在玩耍,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这样的世子还是他从未见过的呢

    世子从小就多思少言,拥有齐全透彻的智慧,鲜少会像今日这般和女子打打闹闹,这样的场景太过美好,美好得让他不忍惊扰这幅美丽的画卷。

    叶薰浅被祁玥挠到了腰际,不停地喊着“不要了”,铁铺里到处是女子银铃般的笑声,恣意飞扬,玩耍打闹中的两人见青泉靠近,方才收敛几分,祁玥霸道无比地把叶薰浅搂在了怀里,看向青泉,“什么事”

    青泉有些迟疑地看着祁玥,仿佛在考虑该不该说。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不方便听”叶薰浅将脑袋从祁玥的肩膀上挪开,郑重地问。

    “没有”不待青泉回答,祁玥便先出声了,说罢还以眼神示意青泉但说无妨。

    叶薰浅嘴角一弯,心情好似因为他这两个字而愉悦了起来,只听青泉平静说道:“世子,郡主珍珠桥遇刺和火烧天顺赌坊的事情结案了”

    “哦。”祁玥对此并没有感到很意外,抱着叶薰浅坐在一爆示意青泉继续。

    “据五殿下所言,刺杀郡主的人乃江南巡抚的幺女林茜”

    祁玥一听,黑眸里闪过一丝高深莫测,对青泉摆了摆手,“齐皇下旨赐婚林长卿与薰浅,结果不出两月,林长卿死于海上风暴,林茜为兄长报仇,所以借进京述职的机会暗杀薰浅是吗”

    “世子料事如神”青泉由衷地赞叹,这早朝才散,世子一直陪在郡主身爆根本没有三头六臂,却能精准无误地猜出了此案的“缘由”,真乃神机妙算

    叶薰浅脸色有些不好,元毓因为符临的事情而恨死了她,如今又来了个林茜,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怎么就克死了那么多男人呢

    “如果本世子没有猜错的话,因天顺赌坊倒霉的人除了京兆尹郭子云之外,另一个就应该胜部尚书了吧”

    祁玥眉宇一片清明,一字一句都充满自信,仿佛他就是那个下棋之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这样的他,很迷人

    “什么都瞒不过世子”青泉点了点头,他得到的最新消息的确是这样,天顺赌坊屋舍建造有瑕疵,工部尚书监工不利,官位连降三级,以示惩戒。

    “祁玥,怎么了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青泉离开后,叶薰浅揪着祁玥的衣裳,问道。

    直觉告诉她,事实的真相不会这般

    “薰浅,林茜刺杀皇亲国戚,依律当斩,可她却毫发无伤,这说明了什么问题”祁玥淡笑不语,真正动手的那个人又怎会将自己完全出来呢林茜不过是个完美的借口和托词,为的是将此事平息

    而天顺赌坊的事情,他做得天衣无缝,元修抓不到任何把柄,自然要拿别人来顶罪,好了结此事,说起这顶罪的人,还有谁比工部尚书更合适呢

    ------题外话------

    更新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