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八章 我可不可以随便摸你?

    ;此刻,藏在银锦华袖下的手紧紧攥着一只透明的瓶子,里边是少许香槟色的液体,是不久前他们在长宁宫吃晚饭时叶薰浅拿出来的。

    打开瓶子,香飘四溢,能够让人感觉到心情都舒畅了。

    他有拿瓶子里的液体让药老研究过,没有任何毒素,反而对身体有益处,难道说这就是香水

    祁玥毕竟是祁玥,拥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叶薰浅从未说过香水的事情,但他却能猜个**不离十,不像那些老古董一般无法接受新的事物,恰恰相反,他对叶薰浅口中能让男人重振雄风的香水很感兴趣

    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祁王府可以开拓一片香水市场,市场定位在事业有成大权在握腰缠万贯,对某些事情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四十多岁男人身上

    想到这,祁玥妖孽一笑,丝毫不介意叶薰浅就这样误会下去,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知道,能让他“重振雄风”的不是香水,而是她

    “你说的是真的”祁玥薄唇动了动,摸了摸叶薰浅的脑袋,问道。

    “那当然了,你不相信我吗”叶薰浅点了点头,丝毫不抗拒祁玥的亲昵,自打知道他“不行”了之后,她对他的戒心瞬间下降到了负数。

    祁玥从来都不知道,间接承认自己不行,还有这等好处,他真是越来越期待后面的日子了

    “我当然信你了,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祁玥的眸光像是一张温柔的网,将心爱的女子包裹其中,不让她有任何逃开的机会。

    叶薰浅凝视着祁玥那如玉如瓷的脸庞,眉毛弯弯的,十分呆萌,“祁玥,既然你都不行了,这是不是代表我以后可以随便摸你啊”

    祁玥强忍着唇边的笑意,差点因此破功,“嗯。”

    “真的吗”叶薰浅一阵激动,在现代,她虽然拥有着双重身份,工作上一丝不苟,可在工作之余,她和万千女孩儿没什么两样,对身材气质演技一流的男明星们很是喜欢,她做梦都想摸一下那些男神性感的肌肉,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不过,现在她觉得,祁玥才是真正的不显山露水,别看他平日作风严谨,将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其实他的身材真的很有料

    她可是摸过的,绝对不会有错

    “真的。”祁玥啄了啄她殷红的唇瓣,点头。

    叶薰浅俏颜一红,不好意思地看着他,大概是知道了他某方面的“隐疾”后,她内心深处的母性瞬间爆棚,连祁玥亲她这种事情都不计较那么多了,“看在你这么可怜,丧失了男人最基本能力的份上,本郡主就不追究你亲我了。”

    祁玥头一次觉得叶薰浅这么好说话,之前的她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一旦他靠近她,她就会毫不犹豫地将身上的刺展现出来,时刻准备将他刺得遍体鳞伤,倒是如今,既呆萌又可爱,全然没有先前算计云侧妃的那份心计,不管是哪一个她,他都喜欢到了极点。

    两人漫步在祁王府中,行至常青树旁,叶薰浅忽然顿住了脚步,神情困惑地看着他,“祁玥,你说我从来没有得罪过谁,到底是什么人愿意费这么大的劲来杀我呢”

    “你确定你没得罪过谁”祁玥牵起她的手,复问。

    “除了叶怜香和元毓之外啦。”

    祁玥见状,嘴角边浮现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他轻轻为她拂去肩头的落花,轻声道:“叶怜香是贤王府最受宠的庶女,就算是会一些花拳绣腿,也绝对没有这么大的手笔。”

    “照你这么说,是元毓咯”叶薰浅撑着小脑袋,看着祁玥,越看越觉得他长得好看,只可惜了祁王府的美世子,那方面竟然

    想到此处,叶薰浅忍不住心中感叹,果然,上帝都诗平的,天下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试问谁能想到,高天孤月般慧绝众生的祁王世子不近女色的原因居然是不行。

    “元毓至今还躺在下不来,心里肯定把你恨死了,不过,这件事不是她做的”祁玥摇了,一口否决叶薰浅的猜测。

    男子笃定一般的话,总是拥有着不可置疑的信服力,让人不由自主地选择相信,叶薰浅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沉静如经历了时光打磨的美玉,在韶华的沉淀里温温润润,半晌,她悠悠一问:“祁玥,你是不是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几乎同时,叶薰浅感觉到面前男子的身体猛然一僵,心中的那个答案已然呼之欲出,他是知道的,却没有告诉她,这只能说明,那幕后之人有可能是她认识的意想不到的强大存在。

    他不说,是为了不让她在自己不够强大的时候以卵击石,是为了将她更好地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尽管他知道,或许,她根本不需要他的守护

    “薰浅”祁玥凝视着女子澄净透彻的双眸,低声轻叹:你是如此的聪明,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叶薰浅纤纤素手揪着祁玥的手腕上的银锦华袖,微微抬起下巴,看着他,“我知道了”

    那一个答案,两人十分默契地选择了心照不宣。

    “郭大人是个好官,只可惜时运不济”叶薰浅这几日常往翰王府跑,但这也不妨碍她知道很多消息,比如说京兆尹促一事。

    祁玥薄唇微微翘起,他的薰浅是通透之人,不像有些人想不开,“没什么可惜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郭子云之才,做个京兆尹算是屈才了。”

    叶薰浅神色一凝,有些疑惑,只听祁玥继续道:“即使没有天顺赌坊的事情,也会有别的事情,如今他自动请辞,看似放弃了大好前程,可是却用自己三年的政绩换回了一家老少平安,两相权衡,孰轻孰重”

    “你是说,想要他死的人是那一位”叶薰浅看四下无人,靠近祁玥,悄声轻言。

    她的身高只及他的肩膀,远远看去,他就像是一座绝地而起的,为怀里的女子顶天立地,撑起一片灿烂晴空。

    “嗯。”

    几不可闻的话飘入她耳尖,让叶薰浅有那么一瞬,她觉得自己如坠冰窖,却因为他的存在而重新收获温暖。

    ------题外话------

    更新,么么哒~亲爱的们冒泡冒泡冒泡,伦家想你们了~木有人出来,偶码字都快木有动力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