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六章 薰浅,你爱我?

    ;叶薰浅脑门儿后瞬间冒出了三根粗大无比的黑犀手贴在祁玥胸口上,撑开自己与他的之间距离,忍不住吐槽道:“什么叫做今晚我是你的祁世子,您知不知道,您这句话听起来有多荡漾本郡主还是黄花闺女儿呢”

    “迟早都是我的”祁玥看着叶薰浅的眼睛,笃定一般说道。

    他的气息萦绕在她耳廓,叶薰浅忍不住脸红了,撅着嘴,“骸”

    祁玥笑了笑,给她整理衣襟和头发,十分细致,拉着她的手走进祁王府,行至台阶处,叶薰浅忽然停了下来,问道:“你刚才走出王府,是要去哪里”

    “你来了,就不出去了”祁玥手指摩挲着她的手,如沐春风道。

    五天已是他的极限,在这五天里他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计较那么多,薰浅耳根子软,只要说说好听的话,薰浅就肯定不会和他疏远结果正当他跑出祁王府时,竟然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近在眼前,这怎能不让他激动万分

    祁玥和叶薰浅在一块儿,往往会自动忽略炮灰,比如说屁股开花的银练

    银练看着前方一男一女相携而去的背影,风华绝代,如诗如画,腹诽:果然郡主一出现,世子的眼里就剩下她一个了

    自己可怜的屁股啊为了你们相遇我容易么银练默默为自己祈祷着,结果祈祷完了自家世子和郡主不见了

    祁王府中,祁玥牵着叶薰浅的手,走在路上,路旁花开锦绣,却及不上她笑靥如花。

    时隔五日,那夜的惊险依然历历在目,叶薰浅解释道:“祁玥,那天晚上,元翰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嗯,我知道。”祁玥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即使她不说他也会知道,但是,她肯告诉他,他觉得很开心,因为这说明,在她心里,他是重要的,否则,以她的性子,不屑于解释任何事情。

    “元翰肯定是平时没有烧香拜佛,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地被我连累唉”想到元翰至今还像个木乃伊一样躺在,她就忍不住轻叹一声。

    和她在一块儿的人果然没有好下场,看来那克夫的传言还真不是空来风,这元翰第一次送她回王府结果就被砍了那么多刀,最后还成了木乃伊,想到这,叶薰浅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上下打量着祁玥,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祁玥,以后你也别和我走太近了,要不然你会被我克死的”

    “叶薰浅,你在胡说些什么”祁玥嘴角的笑意陡然一凝,离她远一点儿这种话亏她也说得出口,真是该打

    于是他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拥她入怀,从见到她房里那两枚曾经的血龙木雕开始,想到了多年前冷宫冰库门口的温暖相拥,他便再也无法放开她的手,他贪恋着她的味道,深入骨髓。

    “本来就是嘛哪儿有胡说”叶薰浅耷着脑袋,小声嘟哝着。

    祁玥见状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却没有半分轻视的意味,一字一句,“以后这样的话不许再说了。”

    “可是”

    “没有可是”男子斩钉截铁地说,截断了她所有的后路,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只见祁玥唇酱起了一丝妖孽无比的笑,他继续道:“薰浅,若是怕克死别人,记得以后离别的男人远一些,比如说元洵元翰元修等等。”

    叶薰浅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揶揄着笑道,“那是不是我以后讨厌谁,就可以嫁给他,然后祸害他克死他”

    “不行”祁玥的指腹轻轻拂过叶薰浅的眉,薄唇轻启,低声言道,“你只能祸害我一个”

    叶薰浅一囧,瞪了祁玥一眼,笑问:“祁世子,你这是变相求娶么”

    “如果我说是,你会嫁给我吗”祁玥明知叶薰浅是在和她开玩笑,却依旧想抓住这机会,将心底最想问的话道出,哪怕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无怨无悔。

    男子的黑眸在这一瞬深邃到了极点,凝视着她黑葡萄似的眼眸,静静地等待着心爱之人的回答,或许,她不会知道,他的心会因为她的一个答案走进天堂,抑或跌落地狱

    “祁世子,本郡主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叶薰浅明媚的笑容绽放在如花的容颜上,试图用这样美丽的笑靥去掩盖内心的潮起潮落。

    如果我说是,你会嫁给我吗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他在说出这句话时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不可否认,在那浮华一瞬里,她的心弦被无声地拨动了

    在现代生活了十年的她认为,这个世界上可以有天长地久的爱情,却没有不用权衡的婚姻,所以她,不轻易言嫁

    一辈子很长,她给不了他一生一世的诺言,所以她选择了不去回答

    “为什么”祁玥不想放过这个可以知道叶薰浅心中想法的机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她是如此的聪慧,他不相信她不明白他的心意

    “我很贵,我怕你给不出聘礼”叶薰浅巧笑嫣然,避开祁玥的目光。

    祁玥听罢挑了挑眉,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流光溢彩,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薰浅,你要什么样的聘礼,不妨说来听听,说不定给得起呢”

    叶薰浅笑着,不语。

    “你不说又怎知我给不了,嗯”男子揽住她纤细而富有弹性的纤腰,嗓音醉人地问。

    和祁玥相处的这段时间,让叶薰浅对他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她知道,他是执着的人,如果不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一个合理的理由,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只见身着一袭湖蓝裙衫在风中飘曳的女子朱唇轻启,“祁玥,我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最基本的条件是彼此相爱。”

    “不是如一般男人那般三妻四妾的博爱,也不是如深深宫闱里帝王高高在上的宠爱,而是平等的爱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

    “我想要一个人,把我放在心上,免我哭免我忧免我颠沛流离免我无枝可依。”叶薰浅轻叹一声,“而这些,你给不了我”

    这个时代,崇尚多子多福,祁玥是祁王府唯一的血脉,他若死,祁王府气脉绝,所以,这辈子他断然不可能只娶一人

    “薰浅,你不是我,怎知我给不了你,抑或是觉得我不愿给你”

    祁玥到底是祁玥,说话一针见血,直接戳中叶薰浅的心,只见她精致的容颜上出现了一瞬的呆萌与茫然,他靠近她,掌心轻抚着她白皙的侧颜,声音纯粹温和,“是不是,只要我心中有你,你就会和我一起”

    这白驹过隙般的弹指一瞬间,叶薰浅觉得,她被他蛊惑了,情不自禁地沉浸在男子温和眸光编织的美好世界里,不愿醒来,她没有多想,鬼斧神差般点了点头。

    这一刹,祁玥的笑容灿烂如阳,夺尽天地之色,叶薰浅从未觉得,这世上竟然有那么一个人,他的笑可令冰雪融化,可令大地春回,而这些,祁玥都做到了

    他轻轻搂着她,他性感的唇离她的眼睛不到一寸距离,她的睫羽轻轻扫过他的的唇,酥酥的痒痒的

    祁玥狭长的fèng眸张扬着别样的魅惑,眸光深邃无极,一望无际,凝视着她。

    你说,彼此相爱是两个人在一起的基本条件,若我心中有你,你就会和我在一起,那么

    暖风袭人,弹指一挥间,男子的怀抱煦暖旖旎,如梦如幻,只听他云中歌般的嗓音缓缓响起,“这么说你心中有我”

    “薰浅,你爱我”

    ------题外话------

    哈哈,腹黑的柿子,浅浅绝壁不是对手,嘤嘤嘤~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