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五章 今晚你是我的!

    ;琼华见臭书生走了,生怕叶薰浅因为宁若尘的话而对她心存芥蒂,连忙低下头解释:“郡主,奴婢不适意要欺瞒您的。”

    “琼华,你的事情等回了贤王府再说”叶薰浅打断她的话,不是不想追根究底,而是她越来越觉得,好像有很多事情她都一无所知,自己的天空就像是被一张硕大的网遮住了似的,而编织这张网的人有可能是她曾经最熟悉的人

    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想要急切地了解一切

    两人走出翰王府,站在门口,叶薰浅看着路上行人穿梭的影子,对琼华吩咐道:“你先回贤王府吧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可是郡主”琼华本想说万一叶薰浅遇到危险该怎么办,这里可不会有第二个翰王为她挨刀子,可叶薰浅一记凌厉的眼神就制止了她所有的话,“琼华,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你的事情我还记在账上呢”

    “是,郡主。”琼华脑袋缩了回来,方才情急之下忘记了,自从那夜郡主和翰王殿下在珍珠桥遇刺后,老王爷在郡主身边安插了十几名隐卫,负责郡主的安全。

    这样一来,倘若郡主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即使不能全身而退,保住一条小命应该也是绰绰有余了。

    叶薰浅支开了琼华后,便独自一人沿着大道向永华街的方向走去,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祁玥了,除了第一天青泉将核桃仁送来贤王府时她在睡觉外,后面几日她都有亲自接收核桃仁,每一次见到青泉,她都忍不住问一句,“祁玥他还好吗”

    同样,每一次青泉的回答都是那样千篇一律,“世子很好。”

    不知为何,每当想起青泉回答这个问题时的表情,她都莫名地感觉到他目光的闪烁,似乎在刻意隐藏着些什么似的。

    从珍珠桥遇刺那一晚到今天已经整整五天了,这五天里她没有见过祁玥,加上元翰为她受伤,所以她每天都跑到翰王府来了,自然仕得上这头,顾不上那头。

    今天是阴天,天气凉爽,最适合逛街,叶薰浅无需打伞,不多时就走到了祁王府的门口,门前那一对麒麟依旧庄严神圣,威风凛凛,她站在路侧边的树下,凝望着那扇紧闭的门,丹唇轻抿。

    时光仿佛再次回到了五天前的那个夜晚,她也是这样风中**,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最终转身而归。

    没有,是因为心中有愧,她还没有想好见到他时她该说些什么话,所以她选择了缄默不语。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暗中跟着叶薰浅的银练再次急了,生怕叶薰浅站着站着,站到最后又像上次一样转身离开,他将身形隐藏着葱葱茏茏的树上,遥望着祁王府中湖光山色,忽的看到一抹月华色的身影正向着大门的方向缓缓移动,骤然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心中对祁玥的景仰瞬间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世子,您可要快点儿要不然郡主就跑了

    银练时而看着祁玥,时而看着叶薰浅,心中的一个声音不断地响起,“快点快点快点”

    果然如那天晚上一般,叶薰浅站立的时长就是一个时辰,时辰一到,只见她轻叹一声,徐徐转身迈开脚步,银练见祁玥到王府门口的距离只剩下了十丈远,奈何在叶薰浅就要离开的这弹指一瞬间,他的脚步停了,和祁王府的管家老伯说话,银练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被揉成一团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世子早不说晚不说,偏偏选在了这个时候和管家老伯说话,真是急死人了

    于是某人一急,脚踏空了,从树上摔了下来,好死不死地摔在了叶薰浅的前面,挡住了她前进的脚步。

    “银练,你怎么睡地上啊”叶薰浅眉毛蹙了蹙,不解地问。

    不知是刚才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还是怎么了,竟然连银练坠地的声音都直接忽略了,只见银练讪讪一笑,“郡主,属下觉得睡在地上比较凉快”

    叶薰浅嘴角一抽,睡在地上凉快以她的经验看,盛夏时的大地应该是热如火炉吧即使是阴天也差不了多少的

    银练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但愿世子会快一些

    清风拂过,叶薰浅湖蓝色的裙裾飞扬,终于,那久违的“吱呀”一声响起,厚重的门因此被打开,叶薰浅忍不住扭头向门口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的手,握住了门的边缘,随着门缝的增大,男子的身影越发明显,最后完全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她怔怔地看着他,脚步仿佛被灌了铅一般沉甸甸的,无法移动一分一毫,那颗平静的心似乎也因为他的出现而涌起了生命的潮汐,两人的目光紧紧纠缠在一起,如丝如缕,缠绕无边

    忽的一瞬,叶薰浅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睁开眼,祁王府的大门口已然不见祁玥的身影,那熟悉的青莲气息扑面而来,下一秒整个人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腰间的那双手是如此有力地将她禁锢在他身旁,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古老不灭的誓言。

    “薰浅,你终于来看我了”祁玥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嗅着她发丝的清香,喃喃道。

    没有人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整整五天,对他来说,漫长千年,每当听到她天天捧着鸡汤到翰王府照顾元翰的消息时,他都会嫉妒得要命,恨不得像个妒夫一样冲到翰王府,一掌劈了元翰,然后把鸡汤全喝了

    “祁玥,对不起。”

    迟来的道歉,从她口中飘出,分外真诚。

    迟迟未至祁王府见他,元翰受伤不过是个借口,真正阻挠她脚步的是心里的那道坎,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在此之前,她有想过一千种一万种见面时该说的话,到头来千言万语却只凝聚成了最深切的歉意,祁玥唇角微微翘起,这几天的郁闷恼怒全部因为她一句话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接受你的道歉,今晚你是我的”祁玥趁机讨要福利,本来他就不喜欢叶薰浅每天陪元翰一个时辰,这会儿心爱之人送上门来,哪儿有放手的道理

    ------题外话------

    叶菇凉森森滴觉得,祁世子,您这句话肿么听起来就如此荡漾捏话说偶家薰浅还是黄花闺女儿呢不能给你鬼混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