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四章 偷偷喜欢她!

    ;“这千年赤芝是大补之物,吃多了会流鼻血的,你就只能吃这么多”贤老王爷仿佛看出了叶薰浅的疑惑,于是向她解释,紧接着将剩余的灵芝放回盒子里,然后宝贝无比地抱赚还美其名曰:如此贵重的物品,替叶薰浅收藏

    皇后派人给叶薰浅送了很多补品,云侧妃和叶怜香脸色很难看,再加上先前丢失的宫铃至今尚未找回,因此怜香阁里愁云惨淡,死气沉沉,与之相反,叶薰浅在浅阁的日子倒是风生水起,吃穿不愁,还时不时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叶怜香眼红极了,却无可奈何。

    “母妃,叶薰浅有什么好的凭什么三殿下对她关心倍至,翰王殿下心甘情愿为她挨刀,就连祁世子也对她不一般,竟然亲自给她剥核桃”叶怜香愤懑不平地说,凭什么自己宫铃失窃,前途未卜,叶薰浅就能春风得意

    “好好的王府闺秀不当,偏要整天抛头露面,就一个水性杨花的小贱人”云侧妃因为薛管家被叶薰浅间接弄死这件事,对她分外不满,本来她还想进宫去和云淑妃再商量一下怎么弄死叶薰浅的,结果元毓至今还卧床不起,云淑妃根本没有心思去管叶薰浅的事情,因此,云侧妃和叶怜香这段时间非常低调,在王府里安生了好一阵子。

    就这样,叶薰浅每日前往翰王府,给元翰送鸡汤,元翰全身上下被包裹得像木乃伊似的,只露出了口鼻眼,他上下打量着叶薰浅,“浅妹妹,你笑什么”

    “我笑你怎么这么傻”

    别人或许不知内情,但亲身经历过那夜暗杀的叶薰浅却是知道的,元翰是被她连累了

    叶薰浅看着他这滑稽无比的形象,怎么看都像是去演喜剧的,哪里像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翰王殿下

    元翰躺在,静静地看着她,久久不语,她说对了,他就是傻,明知道她心里没有他,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喜欢她。

    叶薰浅不知道元翰为什么会这样看着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过了好一会儿,才向元翰道别:“元翰,你好好静养吧,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嗯。”元翰闷闷地应了一声,每天躺在,唯一的盼头就是她每天来陪自己说话一个时辰,她走了,他觉得这翰王府中的满园春色都失去了光彩。

    这几日,叶薰浅去翰王府探望养伤的元翰,琼华一直跟在她身爆几乎形影不离,这会儿,主仆二人向翰王府的大门口走去,却不料在王府门口碰见了一名书生模样的男子。

    “哎呀小浅浅,小生居然在这里看见你了,真是太幸运了”身着月白长衫眉清目秀的书生男子一见到叶薰浅便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琼华本欲阻止,却被他不着痕迹地绕了过去,身法轻快得令人诧异

    书生男子肆无忌惮地搂着叶薰浅的脖子,像只无尾熊似的,见琼华走了过来,连忙摆手不耐烦地说:“去去去,你这小丫头哪儿凉快哪儿待去”

    叶薰浅和琼华顿时一囧,这句话不应该是她们对他说才对吗

    “呃我们认识吗”叶薰浅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男子,长相清秀,书生打扮,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青草气息,很干净。

    “当然认识了”书生男子信誓旦旦地点头,仿佛他的话真得不能再真了

    叶薰浅不敢掉以轻心,她认不认识这人,她也不知道,反正以前的事情她都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可是我好像对你没印象”

    “没关系,小生对你有印象就行了。”

    叶薰浅,“”

    怎么她遇到的人都是奇葩

    “我叫百晓生,我什么都知道”书生男子挽着叶薰浅的胳膊,笑嘻嘻地向她介绍自己。

    琼华见自家郡主被男子“轻薄”,立刻上前,准备拉开男子,却被男子一把羽毛扇扔出阻挡了,“华家的小丫头闪一边去,别妨碍小生和小浅浅叙旧”

    男子拥有着一双桃花眼,每当他笑起来时眼睛便弯得跟月牙似的,十分美丽,他不满地看了一眼琼华,然后再度搂着叶薰浅的胳膊喋喋不休。

    琼华的脚步因为男子的话而停滞不前,神色戒备,男子随手扔的的一把扇子就能让她无法前进分毫,足见其功力之深,最令她震惊的是,他竟然知道她的身份她是华家人这件事,只有贤老王爷知道

    当日在浅阁,郡主为她取名琼华,其实并非巧合,因为她的真名,就叫华琼

    叶薰浅朝着琼华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琼华脸色微变的模样,她便知道,书生男子的话十有**是真的

    “你真的是百晓生什么都知道”叶薰浅的兴趣瞬间被勾起了,笑眯眯地问道。

    “那当然了”

    书生男子忙不迭地点头,若是青泉在此,定能认出书生男子正是那日在大街上碰到的翰王军师宁若尘,月白长衫,羽扇在手。

    “那我考考你”叶薰浅弯眉一笑,从这个口中套出点儿话也不错

    “小浅浅,你说你说,我们之间考来考去的多见外呀”

    叶薰浅眼皮一翻,靠自来熟毛手毛脚的谁跟他认识了

    “我最喜欢谁”叶薰浅半真半假地问,笑容明媚得跟枝头的娇花一般,宁若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沉疑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说话,叶薰浅见状立即催促,“不是江湖术士招摇撞骗吧你不是百晓生什么都知道的嘛怎么会连我最喜欢谁都不知道”

    宁若尘将他的羽毛扇插在腰间,腹诽:这丫头竟然用激将法不过他偏不上当她的心,就像是海底的月亮,令人难以捉摸,她最喜欢的人是谁宫羽元洵祁玥还是元翰

    时隔多年,往事如烟,谁能一成不变保持初心呢

    “哎呀,小浅浅,你现在最喜欢的肯定是祁王府的柿子了”

    宁若尘表情夸张,笑得十分妖孽,“祁王府的泥土,最适合种柿子,尤其是西红柿,种出来的柿子又红又甜,最好吃了”

    叶薰浅脸一黑,伸手就往宁若尘的脑袋上一敲,“臭书生,你在胡说些什么”

    “是不是胡说,小浅浅心知肚明,哈哈哈哈”宁若尘酣然一笑,然后捏着自己的羽毛扇,足尖轻点,轻功施展,月白色的身影宛如鸿鸟般从翰王府鳞次栉比的屋舍顶上掠过,不留下一丝痕迹。

    ------题外话------

    更新啦,21:55有二更,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