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 祁王府的往事

    ;“本世子不好赌,如何会知晓赌坊之事”祁玥隐藏在银锦华袖下的小指微微蜷起,矢口否认。

    他的眸光移向窗外,那是皇宫的方向,歌舞升平的背后是血腥和杀戮,明暗箭尽管冲着他来便是,可是,他们却伤害了薰浅,他小心安放于心尖上的人

    任何人想要伤害他,先问他答不答应

    “当真不知”元修再次确认地问。

    这下子祁玥不耐烦了,将悠远的目光收了回来,定在元修身上,“五皇子什么意思本世子家世清白,做的都是正当生意,赌坊这种地方,本世子不会去,五皇子问本世子是否知晓赌坊之事,问错人了”

    祁玥从位置上站起,不待元修说话,逐客令已下,“青泉,送客”

    青泉快速窜到了祁玥和元修之间,阻止元修上前靠近祁玥,“五皇子,请”

    元修眉毛陡竖,妖娆风流的气质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若是不仔细看,定然不会发现他光滑平整的衣袖此时出现了一丝褶皱,足见其内心情绪波动之强烈。

    祁玥负手而立,不动如山,银锦华服包裹住他挺拔如松的身姿,傲然,宛如高山,无可撼动分毫。

    元修来祁王府捧了一鼻子灰后,悻悻而归,脸色臭得像茅坑里的石头一般,跑到三皇子府向元洵“诉苦”,吐了一坛苦水后,元洵方才轻言开解道:“若是能让你套出话来,那我就要怀疑你见到的人是不是真真正正的祁世子了”

    “他真有这么厉害”元修浅酌一口茶,觉得还是三皇子府的茶好喝,悠悠问道。

    元洵面色平静如水,淡似流云月,反问一声,“你在京师十八年,可曾真正看透过他”

    元修茫然了一会儿,既没点头也没,只听元洵继续道,“连父皇都无可奈何的人,又岂会简单”

    “不知道母后对祁玥的事情知道多少”元修母妃华贵妃尚在,母族后台强势,比云淑妃的娘家将军府,那才是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所以他一直在帝京齐都长大,偶尔外出游山玩水,风流邪肆如此种种,齐皇均包容视之,尽管如此,他依然十分尊敬皇后,因为皇后曾救过他一命。

    关于元修的这个问题,元洵直接了当地说:“不知道。”

    祁王府的人都不简单,祁玥如是,祁筱亦然,单凭她在宫中多年不倒,父皇赋予她无双尊荣,朝野上下对她赞不绝口这两点,足见其心智非同一般。

    想到这,元洵不禁笑了,当年祁王和祁王妃战死沙场,留下刚出生不久的祁玥,祁筱及笄年华,挑起王府重担,独木支撑大厦,嫁入皇家,宫闱深深,明暗箭无数,却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将祁玥抚养成人。

    如今的祁世子,青出于蓝,风采才华与当年的祁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试问这样的女子,又岂能等闲视之

    “翰如今情况如何了”元洵知道元修去过翰王府,问道。

    “全身上下十八道伤口,都快被绷带缠绕成什么了”元修不由得吐槽,看起来伤得很重,因为流了很多血,伤口也分外狰狞,不过都是些外伤,假以时日,便可痊愈,没什么要担心的

    元洵抿了一口茶,继续问:“那就好,浅浅呢”

    “没见人,听说是昨晚将四哥送回翰王府后就走了。”

    元修躺在靠椅上,闭目养神,漫不经心地回答,元洵眉毛微微挑起,“我不是问她什么时候赚而是问,她可有受伤”

    “没有你的浅浅好得很呢现在在贤王府睡大觉”元修没好气地说,自己这个做弟弟的累死累活,摊上京兆尹的烂事,他这个做哥哥的竟然半句安慰都没有,却问叶薰浅好不好

    一个个的都没良心,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

    元修心里别提有多怨念了,躲到了三皇子府来避难,午后的时光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贤王府浅阁之内,叶薰浅睡了一整天,才渐渐醒来,脑袋晕晕沉沉的,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雨,叶薰浅再次感叹,这齐都的天气,简直跟现代的伦敦有得一拼,说变就变,早上天朗气清,中午艳阳高照,傍晚就满城飘雨。

    她昨日疲劳过度,再加上来了葵水,整个人都慵懒了起来,不想出去,独自一人坐在窗台边上,看着雨水从屋檐上滴下,不多时,琼华便捧着一堆大盒子小盒子走了进来,叶薰浅扭头看向她,不解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郡主,这些都是皇后娘娘送给郡主补身体的”琼华小脸红扑扑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见叶薰浅一头雾水的模样,心中一叹:皇后娘娘定然是爱屋及乌

    叶薰浅扯了扯嘴角,万般无奈,“你家郡主我活蹦乱跳的,哪儿需要补什么身体”

    说到这,她忽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琼华放下了一堆盒子,将今天早上青泉送来的一罐核桃仁递给叶薰浅,“郡主,给”

    那熟悉的青瓷罐,上面还刻画着她在清莲小筑的栈道上斜倚栏杆的画面,精致细腻,俨然出自那个男子的手,想到昨夜她不管不顾丢下祁玥的事情,叶薰浅心中愧疚,这一罐核桃仁,沉甸甸的,让她几乎难以承受其重量。

    她以为他再也不理她的

    “臭丫头,竟然白天睡觉,懒成猪了”

    就在这时,一个飒飒飞扬的声音腾空而起,飘入叶薰浅的耳廓,紧接着从窗口钻入的是贤老王爷的身影,见叶薰浅形容有些憔悴,他眼里闪过一丝不忍,看着桌子上都快堆成小山的补品,鼻子嗅到了千年灵芝的气息,贤老王爷眼睛一亮,赶紧去扒开盒子,“臭丫头,屋子里藏着这等好东西竟然也不告诉爷爷”

    不多时,他的手里已经举着一枚巴掌大的灵芝,嗅着其中散发的香气,摩拳擦掌,喜欢到了极致。

    “皇后真是舍得,这等好东西老头子我可是磨破了嘴皮子,她都没松口,竟然舍得送给你”贤老王爷看着叶薰浅眉目如画,漫不经心的样子,红果果地嫉妒了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就是朵香蘑菇嘛”

    叶薰浅蹙了蹙眉,有些不解,在她眼中,这蘑菇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唯一的不同是,比一般的蘑菇香气浓郁一些,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这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话,让觊觎了皇后长宁宫里那朵千年灵芝很久的贤老王爷恨不得敲烂她的脑袋,香蘑菇这丫头认不认识宝贝啊

    “这可不是一般的灵芝,这是最为稀少的赤芝,而且是千年赤芝,把你卖了都不值这个钱”贤老王爷伸手就给叶薰浅一顿爆栗,鄙视地看着她。

    叶薰浅一囧,糟老头子,就算是这样,你用得着这样打击你孙女儿么

    贤老王爷对这枚千年赤芝爱不释手,从上边撕了一丁点下来,递给琼华,“给臭丫头熬汤去”

    叶薰浅琼华纷纷黑犀这几根头发丝粗细的灵芝,能熬出什么汤来

    ------题外话------

    二更来袭~叶子脚崴了,好难受,呜呜~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