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记得让膳老给薰浅熬制一碗红枣莲子羹送过去。”祁玥想到叶薰浅的身体,又吩咐了一声。

    青泉掏出羽毛笔,一一记下,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只要是跟郡主有关的事情,总能牵动着世子的心,不能出一点差错。

    “天顺赌坊事情如何了”祁玥到底是祁玥,纵使心中挂念着叶薰浅,也决计不会抛开一切真正撒手不管这齐都风云。

    “齐皇震怒。”青泉正色回答,短短四字,可见今日皇宫不复往日平静。

    “他是该震怒”祁玥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敢将如意算盘打到了薰浅身上,他怎能让那个老匹夫好过

    青泉低着头,没有说话,心知肚明:天顺赌坊是齐皇在齐都城中最大的暗桩之一,世子火烧天顺赌坊,三百八十一名暗卫全军覆没,齐皇焉能不怒

    前些日子,六公主得罪了郡主,世子便叫她生生摔下台阶,骨折了。

    昨天晚上,郡主遭遇暗杀,世子便烧了那天顺赌坊,为郡主找场子。

    当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这时,青裳烟青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见祁玥向自己的方向看来,连忙禀报:“世子,五皇子求见,是见还是不见”

    “元修”祁玥从座位上徐徐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站在窗爆缓缓道:“天顺赌坊折损了三百八十一人,郭子云请辞,京兆尹一职空缺,太子要忙着七月各地官员进京述职的事情,无法脱身,元洵刚回京,对齐都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元翰在府里养伤,所以能暂代京兆尹一职的人就只有元修了”

    “青裳,你去安排吧”祁玥心如明镜,知道元修拜访所为何事,他若不出现,岂不落人口舌,给了齐皇那个老匹夫可趁之机

    “是。”

    青裳点了点头,走出清莲小筑。

    青泉看着祁玥,有些担心,“世子的伤”

    “不碍事。”祁玥打断了青泉的话,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才走出了清莲小筑。

    祁王府的会客厅里,元修早已等候多时,身边还跟着两名侍卫,皆为不显山露水之辈,祁玥面色无异,徐徐踏入会客厅,见元修站在一爆观赏墙壁上悬挂的画作,清嘲一声,“五皇子不会是走错门了吧祁王府可不是烟街柳巷”

    祁玥一身月华银锦,阳光碎落在他身上,恍如谪仙,他就那样静静地站着,像是超然物外的智宅不论天地风起云涌,依旧我自尊华,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没有办法打开他坚硬的心壳。

    “祁世子别来无恙。”元修纤薄的唇漾开一丝妖艳的笑意,上下打量着祁玥,寒暄着说。

    “自然。”

    祁玥面色不改,棱角分明的轮廓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侍女们已经奉上茶水,两人悠然品茗,俨然一对深交的挚友,可实际上

    “昨夜四皇兄遭遇暗杀,如今重伤在床”元修一字一句地说,眼神停留在祁玥的脸上,试图从他那万年不变的脸上找出一丝丝不同。

    “什么齐都乃天子脚下,竟然还有人敢暗杀皇子”祁玥故作惊讶一叹,那表情别提有多真实了,他一脸不信地看着元修,那眼神分外明显,从里到外都在传递着一个讯息:敢在齐都公然行凶暗杀的人,恐怕都是皇家授意吧

    祁玥表现得这样明显,让元修脸一黑,两人心照不宣,都能猜出是怎么一回事,可那些暗地里见不得光的事情,怎能摆到明面上

    “本宫刚从翰王府离开,了解了一些线索。”

    “哦”祁玥继续好奇进行时,颇有一番洗耳恭听的架势。

    “听四皇兄的意思是,昨夜的杀手们暗杀的对象其实是浅妹妹”

    元修的声音极具迷惑力,富有磁性的声音慢慢铺开,“四皇兄受伤,不过是池鱼之殃。”

    “浅妹妹深闺十年,甚少得罪什么人,不知是谁竟然派出了这么多的杀手,想要置她于死地”元修的手指关节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黑玉几案,错落有致的声音响起,驱散了会客厅的沉寂,“本宫听闻祁世子慧绝众生,不知祁世子知道是何人所为吗”

    这样的话,无异于示警

    祁玥心知肚明,元修这是在暗示他:薰浅遭此一劫,都是因为他,齐皇真正想对付的人是他,薰浅是受他连累罢了

    想到了昨夜暗杀之人的那招例无虚发的雾雨神针,祁玥摇了,没这么简单

    若只是因为他,薰浅才遭此一劫,以齐皇的行事风格,定然是活捉薰浅,逼他就范,而不是置薰浅于死地,因为齐皇知道,活生生的一个人可比死了的一具尸体用处大

    不管这件事情齐皇是否知情,都改变不了他纵人行凶的事实

    昨夜薰浅和元翰在珍珠桥遭遇埋伏,那条街一片清寂,京兆府的人并不像往常一样疾速赶来,因为,那个时间点,京兆尹正在皇宫面圣,汇报薰浅宫门坠马一案的结案进度。

    如此巧合,焉能与齐皇一点关系都没有

    “本世子怎会知晓昨夜翰王殿下自告奋勇送薰浅回王府,却逢此一难,难不成五皇子以为,是本世子派人暗杀翰王殿下和薰浅”祁玥皮笑肉不笑地说,明知元修不是这个意思,偏偏还这样反问。

    元修嘴角抽了抽,他什么时候说这档子缺德事是祁玥干的

    “那天顺赌坊的事情,不知祁世子可知一二”

    元修分外认真地问,针对这件事试探祁玥,才是他今日出现在祁王府的真正目的

    天顺赌坊的那场火十分突然,不管从哪里着手查,最后的结果都是,赌坊里的人晚上睡觉时忘记吹灭火烛,一不小心火烛倒,烧了画作帐子,最后烧了整个赌坊

    要知道,那三百八十一人可不是普通人,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的皇家暗卫,不可能因为区区一场火而葬生火海,且无一生还

    纵观齐都,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端了天顺赌坊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这位自幼幽居王府表面羸弱不堪的祁世子嫌疑最大。

    ------题外话------

    更新,唔有木有人觉得柿子对浅浅真是太好了两个小时后的二更亲爱的们别错过喔~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