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 爱闹别扭的祁世子!

    ;此话一出,朝堂震惊。

    众臣议论纷纷,京兆尹郭大人三年来的政绩,有目共睹,如今正值壮年,竟然请求促,一时间众说纷纭,一石激起千层浪。

    要知道,这个时代,学而优则仕,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时,能够有今天是多么不容易,郭大人自动请辞,无异于自毁前程

    齐皇神色微变,在今日早朝之前,他有想过无数种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却独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过了好一会儿,大殿上的讨论声才渐渐小了下来,群臣立于原地,静静地等待着齐皇的决定,圣云殿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连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元修都缄默不语了。

    半刻钟的时间,漫长如夜,京兆尹伏跪地上,不敢有丝毫动弹。

    夏日清晨,凉风自来,齐皇黑眸如墨,良久方才开口,“准”

    仅仅一字,重如千钧。

    “谢皇上。”郭大人额上已然沁出了些许冷汗,声音微颤着谢恩。

    “皇上,郭大人促,京兆尹一职空缺,何人暂代”

    杜太师一听到齐皇准了,立刻站了出来,言辞切切地问。

    俗话说得好,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帝京齐都不能没有京兆尹,必须尽快补上才是。

    “修儿。”

    齐皇看了一眼元修,朝堂之上的他,风流邪肆之气减之一份,庄重沉稳之气增之一分,“郭大人促,京兆尹一职由你暂代,务必查出行刺翰儿和火烧天顺赌坊的幕后黑手”

    “儿臣领旨。”元修走了出来,心中一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京兆尹这一职位可是个烫手的山芋,郭子云主动请辞,无异于保住了自己一条命,天顺赌坊和四哥遇刺一事都不简单

    “退朝”

    不待群臣提出任何意见,齐皇沉声一喝,在太监的搀扶下起身,离开圣云殿,文武百官再次山呼万岁,恭送齐皇离开。

    元修在众臣眼中一直是闲散皇子风流无匹的形象,给人以一种办事不靠谱的感觉,因此,齐皇将京兆尹一职给了他,让很多大臣感到十分意外,这会儿都贺喜来了。

    郭大人起身,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简单地和元修说了几句话,大概守于交接的事情,之后便径自离开了朝堂。

    元修伸手不打笑脸人,众臣的恭喜道贺,他一一受了,散朝后,他独自一人走出皇宫,向翰王府的方向走去,想到昨晚发生的这两件事,顿感头疼。

    与齐都城中满城风雨人人自危不同,祁王府的清莲小筑里,茶香袅袅,写意至极。

    祁玥从密室中走出,青泉急忙上前关切询问,“世子,您没事吧”

    “雾雨神针,是七大高手之一雨雾的成名绝技。”

    “那世子可有大碍”青泉一听,心中更加担心了,世子本就旧伤未愈,结果为了郡主又用了武功,现在指不定新伤加旧伤,弄不好还会提前病发。

    “那人的雾雨神针还没练到家。”

    祁玥神色淡淡,昨夜若是跻身七大高手之一的雨雾亲自出手,薰浅必死无疑,好在想到这,祁玥神色有些落寞,她竟然丢下了他

    从昨晚回到祁王府后他便了密室疗伤,至今方才出关,这会儿一边洗手一边问道:“朝中可有什么动静”

    “如世子所想,郭大人自动请辞,齐皇准了。”

    “嗯。”祁玥嘴角轻轻一翘,坐了下来,却发现对面的位置没了她的身影,黑眸一暗,半晌,才开口问道:“昨晚薰浅有来过吗”

    虽然,他很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对那个女子的在乎,但这些面子上的东西,终究抵不过心底的那份思念。

    “没有。”青泉看着祁玥那看似淡然的面容,心疼极了。

    世子密室疗伤,他在门外待了一夜,若是郡主踏足清莲小筑,他必定会察觉,可是,等了一晚,终究没有等到她的身影。

    “哦。”祁玥声音低低的,神情上有说不出的失落,他修长的手指握着玉筷,静静吃饭,可对面那个喜欢将美食一扫而空的女子却已不在,想到这,他觉得平日里喜欢的美食,顿时味同嚼蜡。

    祁玥看了一眼前方几案上的一大盘核桃,忽然问道:“核桃仁给薰浅送过去了吗”

    那可是他昨天亲手剥了一个时辰的成果

    “已经送去贤王府了。”青泉知道祁玥的心思,对给叶薰浅送核桃的事情分外上心,不敢有丝毫怠慢。

    “那薰浅看起来气色好吗”祁玥一听,迫不及待地问,急切地想要从青泉口中知道叶薰浅的消息,这一瞬,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速和平时相比,快了一拍。

    “咳咳”

    青泉轻咳了几声,看着祁玥,缓缓道:“属下没见到郡主”

    “本世子不是说了,一定要亲自交给薰浅的吗”祁玥没有从青泉口中问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声调陡然一扬,蕴藏着深沉的愠怒。

    青泉在他身边多年,见他已经有生气的前兆了,立刻出声解释,“琼华说郡主昨晚三更天才回到王府,还未起床,所以属下才让琼华转交了。”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还隐含一丝幽怨,偷偷地看着祁玥,那眼神就好像在说:郡主歇着,属下总不能让非要让郡主起床亲自收下核桃仁吧就算属下要这样做,世子您舍得吗

    “三更天”祁玥听到这三个字,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暗藏危险,恨不得直接在元翰身上再戳上十个洞,最好能让他一命呜呼才好

    他为了救薰浅受伤,薰浅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却陪着元翰到三更天

    虽说元翰受伤是因为薰浅,不过,父债子还,有什么大不了的

    “世子,您别生气呀,气坏了身体郡主也不知道。”

    “青泉,你想去炼狱是不是”祁玥眉毛陡然一扬,目光森森地打量着青泉,沉声道。

    听到祁玥这句话,青泉只觉得后背拔凉拔凉的,想到炼狱的恐怖,脑袋如同拨浪鼓般摇来摇去,都快把祁玥的眼神给晃花了,只听祁玥兀自解释:“本世子是生气,薰浅竟然不顾自己身体虚弱,去照顾元翰那个皮糙肉厚的老牛”

    青泉,“”

    世子,话说真的是这样么您真的没吃醋真的一点儿都没有

    ------题外话------

    如果收藏突破900,那么从明天开始都二更了喔,么么哒~到时候大家不要养文咯,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伦家绝不烂尾,即使只有一个读者在,也不烂尾,嘻嘻爱你们~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