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八章 薰浅遇险!

    ;元洵敛下眼睑,立于宫门外,不语,如苍劲松柏般静默着,守望着这片锈熠熠的天穹。

    这会儿,叶薰浅和元翰正漫步在回贤王府的路上,本来元翰提议让叶薰浅等一等,待侍从将马车拉来再回去,结果叶薰浅说刚吃完饭,走走路有助消化,况且皇宫离贤王府的距离并不远,所以两人便顺着街道朝贤王府的方向走去了。

    元翰对齐都的印象还停留在三年前,此时和叶薰浅走到栖霞街,经过拱桥上,两人顿住了脚步,欣赏着忙忙夜色,天边的明月悬挂于夜幕上,在桥下河水的倒映下分外凄清,元翰似有所感,叹息一声:“本王记得,三年前,这栖霞街可是繁华到了极致,比洛河河畔,有过之而无不及”

    叶薰浅环视四周,不见人影,的确冷清,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疑惑来,洛河的繁华,她已经在昨晚领略过了,丝毫不亚于现代的秦淮河畔。

    而这栖霞街,商铺如云,每每经过此地,也是行人如织,如今不过戌时,照理说这里不应当这么清寂才是,叶薰浅在这份冷寂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几乎同时,元翰手指微蜷,握住了她的手,身形如风,宛如苍鹰般从珍珠桥上飞掠而过,墨色的锦袍在黑夜中飒飒鼓起,将叶薰浅湖蓝色的身影包裹其中。

    就在两人飞跃至珍珠桥拱的至高点时,桥下水花四溅,几十名黑衣人从水下迸射而出,银花万点,折射出月之皎皎与夜的肃杀。

    “何方鼠辈,竟敢暗算本王”

    元翰没有想到自己从北越回齐都还没几天,就遭到了这样的埋伏,冷喝一声。

    几十名黑衣人全身上下除了眼睛在外,其余地方都裹得严严实实,手执弯刀,闪闪发亮,面对元翰的质问,一言不发,默契无比,一拥而上。

    如此严峻形势,让元翰眉头紧锁,若只是他一人,即使不能将对方全棘也可全身而退,可是如今,他身边跟着一个不懂武功的叶薰浅

    元翰左手紧握叶薰浅手腕,没有放开的打算,叶薰浅紧跟在元翰身爆没有逞强,她暗中观察这些人,气息接近于无,脚步轻到了极致,必为内力深厚之辈,她虽精通十八般武艺,却不懂内功,绝非他们的对手。

    这等实力的高手,和银练差不多一个级别的,叶薰浅心中暗自估算着。

    一黑一蓝两抹身影在珍珠桥上不断地移动,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步步避开对方攻击,黑衣人手中银剑挥舞,光影连连。

    “四殿下,你先放开我,否则我们谁也走不掉。”

    大致摸清楚了对方的实力,叶薰浅眼看着她和元翰落于下风,当机立断。

    “浅妹妹,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元翰一边不停地为叶薰浅化去对方的攻击,一边急切安抚道。

    叶薰浅的观察力绝非一般人可比,很快,她便察觉到了黑衣人的意图,他们对元翰处处留情,而对自己步步紧逼,每一招都是杀招,只见她食指用力往元翰手腕上的某个位一点,用力刺激了一下。

    这一刹,元翰只觉得自己左手一麻,似有无数细小的电流涌来,麻痹了他的神经,趁着他松手的这一空档,叶薰浅挣脱他的钳制,从腰间抽出匕首,贴近一名黑衣人,手臂轻挥,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匕首轻轻掠过对方腰间。

    无关痛痒,黑衣人的动作因此迟钝了一秒,不解地看着叶薰浅。

    她的力道把握得很好,近身搏斗,扬长避短,黑衣人们显然是没想到叶薰浅会有如此身手,身上没有一点内功的痕迹,却能把招式练到炉火纯青,更难得的是,她是个女人

    “银练”叶薰浅手中握着匕首,湖蓝的身影像是从天外而至的精灵,她声音清澈扬起,银练如约而至,为他挡住了一面的攻击,同时脸色凝重到了极点,腹诽:郡主养在深闺,从不与人结仇,谁有杀她的动机而且,她不懂武功,对方为何会派出这等高手

    恰在银练思考之际,只见几十名黑衣人腰带一松,紧接着裤子顺着大腿落了下来,白花花的一片这件事发生得如此突然,以至于在场所有人都在这一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叶薰浅不敢托大,趁着黑衣人门纷纷放下武器,将裤子抽起系好的空档,拽着元翰的手,“住”

    元翰为了救他,手臂被划了好几刀,受了轻伤,叶薰浅顾不上这些,拉着元翰朝着前方一路狂奔,心里的忐忑不安更甚几分,也不知道银练一人会不会有危险

    两人跑了一会儿,便开始发现,后边的黑衣人追了上来,宛如苍茫地平线上陡然冒出的骑兵一般,叶薰浅心中警铃大震,“四殿下,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先住”

    “别胡说”

    元翰手臂上的伤口不断溢出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叶薰浅几乎可以感受到他掌心的鲜血是如此的炽热,他黑眸里闪动着坚定的情绪,流光一刹里,她想起了自己在热带雨林时遭遇伏击,生死难测时队友的不离不弃,也是如他这般坚韧执着

    今晚的齐都,和往日不同,似乎都沉浸在无边的寂静中,叶薰浅一颗心顿时沉入了深深的湖底,两人在凄清的街道中狂奔着,宽敞的道路上竟然无一行人,只有空气中的缥缈轻烟还在弥漫着。

    “浅妹妹,你先让开。”

    元翰看着那不断靠近的黑影,眼皮一沉,对叶薰浅道,“与其这样逃下去,我们迟早精疲力尽,到那个时候,我们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与其选择逃避,不如殊死一搏,尚有一线生机”

    “好”叶薰浅也不忸怩,元翰是从北越蛮荒之地厮杀回来的修罗战神,此刻周身都是杀气,她一步一步后退,眸光却一刻也不曾离开他。

    她知道,这是他的战场

    这一瞬,长风乍起,剑光狂舞,他扬起的墨发,在晚风中猎猎如旗,恍如浴血奋战的神,重剑在手,以雷霆万钧之力,劈开几十名黑衣人结阵而成的白色光茧,叶薰浅目不转睛,凝视着前方光影缭乱的一幕,浑然不觉,在她的身后,上百枚钢针自路旁茶楼之顶攒射而来

    ------题外话------

    有木有人想要二更滴,伦家在纠结中,想二更滴妞妞们冒泡冒泡~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