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七章 本世子攀得上她就行了!

    ;“浅浅对祁世子似乎不一般。”元洵再三思考,还是当着皇后祁玥和叶薰浅的面说了出来。

    若只是祁玥对叶薰浅单方面讨好,那么他大可无视,可偏偏她对祁玥并不像是对一般的朋友

    祁玥勾唇一笑,妖孽惑人,直勾勾地看着叶薰浅,仿佛在无声地说:看吧连三皇子都看出来,你对我不一般了,你还不承认

    “的确不一般。”叶薰浅见祁玥这般得意忘形,偏生淡定地回答元洵,“人对人,跟人对野兽,能一样吗”

    “”祁玥脸色一黑,在她心里,是把他当野兽了

    皇后别过头偷笑着,她家小祁恐怕长这么大估计都没吃瘪过,不过刹那之间,只见祁玥掀唇一笑,“薰浅,本世子没想到自己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如此之脯人心难测善变,而野兽虽然凶猛,却最是忠诚。”

    别有深意的话从祁玥口中道出,却让众人一怔,叶薰浅和祁玥的眼神在空中相遇,在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她看到了坚定与执着,仿佛比磐石还要坚定几分。

    这一瞬,叶薰浅觉得自己魔怔了,他的眸光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其中,无可遁逃,心中一叹:忠诚是这个时代的男人最缺少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做到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更何况是祁玥

    原本只有三个人的饭局,因为四人的加入而变得有些拥挤,元修见祁玥时不时给叶薰浅擦拭嘴角边的汤渍,举止亲昵,眸子里涌现一丝波动,干脆对皇后撒娇,“母后,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儿臣年方十八,尚未娶妻,别看祁世子深沉稳重,其实年纪是我们几个里最小的”

    叶薰浅目光悠悠,上下打量着祁玥,腹诽:真看不出来

    祁玥见状握着叶薰浅的手,生怕她嫌弃他年纪小,给元修飞去一记眼刀子,“本世子这叫成熟,不像五殿下这般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众人,“”

    元修被将了一军,顿时语塞,不成熟长不大孩子种种字眼都是在传达一个信息:他不是值得女子托付终身的男人。

    “浅妹妹贵为郡主,知书达理,堪为贤妻,改明儿本太子向父皇请旨,给浅妹妹寻个如意郎君不在话下。”元启见叶薰浅不说话,以为她为自己克夫嫁不出去而忧心忡忡,连忙温声安慰。

    “太子殿下美意,薰浅心领了,只是薰浅不打算嫁人。”叶薰浅不明白这一个个都是怎么了,明明她根本不想出嫁,怎么都急着跟她找婆家似的她有那么差吗

    若是再克死了哪位贵女的心上人,她还不成了齐都贵女们的公敌

    一个元毓就够她受了,她还不想惹那么多事呢

    “大皇兄,浅浅尚未及笄,婚事言之过早。”元洵见叶薰浅皱着眉头,立刻出声替她解围。

    “这倒是”元启自顾自的点头,叶薰浅目光朝元洵看去,清澈的眸光里蕴藏淡淡的感激。

    元洵依旧是那般温和地笑着,祁玥看见叶薰浅和元洵之间微笑的互动,如临大敌。

    在长宁宫吃完晚饭,几人踏月而归,元启元洵元翰元修及冠后相继搬出皇宫,因此与叶薰浅祁玥同路。

    一路上祁玥倒是将叶薰浅当成是自己口袋里的宝贝似的,不让别的男人靠近她,此举引得元修大为“不满”,尤其是在他表白失败的情况下,于是很不爽地看着祁玥道:“祁世子,浅妹妹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这么霸着她未免太不厚道了。”

    祁玥听罢不怒反笑,挑眉反问:“男女授受不亲,五殿下难不成还想牵着薰浅不成”

    “是又如何”元修目光停驻在了祁玥和叶薰浅那交握的双手上,薄唇里飘出一句话,“祁世子既知男女授受不亲,为何还与浅妹妹如此亲近难道不知这有损浅妹妹的名节吗”

    元修的话十分犀利,他看着祁玥,顿了顿继续道:“还是说,祁世子不是男人”

    这话一出,众人皆脸色一变,作为一个男人,恐怕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自己不是男人了,更何况祁玥贵为祁王府的世子,自是不会平白受这等屈辱。

    “本世子不好男色,所以我是不是男人恐怕五殿下没有办法亲自验证了。”

    祁玥面上没有什么情绪,黑眸里平静无波,他看了一眼叶薰浅,眸光温煦而宁静,继续道:“在薰浅眼中,本世子是野兽,野兽牵着美人的手,算不上男女授受不亲吧”

    元修顿时语塞,喉咙里仿佛被卡了一个熟鸡蛋似的说不出话来,早就听说祁王府的那个软柿子厉害得紧,一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本来还不信,如今看来,并非空来风。

    “好了祁玥,我要回贤王府了。”叶薰浅脸色微微一变,挣扎着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她还没厚脸皮到堂而皇之地去祁王府过夜,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元启元洵元翰元修四人都在,她若是再和祁玥同进一辆马车,未免会惹人闲话。

    一路上一言不发的元翰一听,立刻走了出来,“浅妹妹,本王送你可好”

    “好,那有劳翰王殿下了。”叶薰浅瞪了一眼祁玥,生怕他出言阻止似的,抢先一步答应了元翰的提议。

    祁玥的手停在了半空,本想上前一步,霸道地将她拥入怀中,却不想元洵身影一闪,停留在他和叶薰浅中间,阻隔了二人,只见他微微侧首,看着祁玥,“祁世子请留步,本宫想和你谈谈。”

    “本世子和三殿下似乎没有什么好谈的”祁玥看着叶薰浅和元翰离开的背影,脸色渐渐冷了下来,连前一刻唇酱起的笑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守于浅浅呢”元洵对祁玥周身散发的冷意似乎并不感到意外,恰恰相反,他自信,祁玥一定会妥协,同是男人,他知道,祁玥冷漠得像是高山之雪的眼神在遇见叶薰浅时方才出现一丝温暖,这样炽热的目光,是属于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在乎和喜欢。

    烟花易冷,耀亮了夜空后迎来的是永远的岑寂,晚风有些凉,吹起祁玥月华色的锦袍,沧海一瞬间,宫门口只剩下了两人。

    一身天青色的元洵,立于风中,岿然不动,目光紧锁在祁玥身上,仿佛想要看清他那张从容淡定的脸下深藏的情绪。

    “三殿下到底想说什么”祁玥天生,尤其是在鉴别情敌这种事情上,更是拥有着极为敏锐的判断力。

    “请祁世子高抬贵手,放过浅浅。”

    明人不说暗话,元洵直截了当地对祁玥说,没有任何拐弯抹角。

    “凭什么”

    仅此一句,两人之间的气氛陡变,电光火石之间,祁玥的脑海中闪过了万千思绪,宛若藤蔓般缠绕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祁世子身份尊贵,浅浅高攀不上。”

    元洵对答如流,完美得无懈可击的回答随风而逝,却一字一句,宛如春雨般敲打着祁玥的心扉,那隐藏在月华银锦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冷哼一声:“本世子攀得上她就行了”

    ------题外话------

    有木有人觉得柿子v587onno~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