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三章 存心拆台

    ;叶薰浅脸上好像燃起了火烧云,如此直白的话从他口中叙述出来,让她恨不得从地洞里钻走。

    他的脚步在慢慢靠近,她的心砰砰直跳,交织成最动人的乐曲,叶薰浅情急之下,伸手从桌子上夺过剪刀,然后快速转身,指向祁玥,“你不要过来”

    祁玥看着自己面前女子三分紧张七分娇羞的模样,心情大好,眸光凝在了她双手握着的那把剪刀上,嘴角抽搐道:“薰浅,你拿剪刀的方向错了。”

    叶薰浅这才看向自己手中的剪刀,彻底无语,她居然将剪刀的刀口对着自己,手柄对着祁玥,怪不得这个男人笑得如此妖孽欠扁

    发现这个乌龙后,叶薰浅赶紧改变手中剪刀的方向,心里又羞又窘,连带着手心都冒汗了,那微微的小手,让祁玥看到了都忍不住为她捏把汗,生怕她伤着自己。

    若不是之前亲眼见识过她的彪悍,他绝对会相信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闺中弱秀,地上的衣物横七竖八的散落着,光是自己脚边的亵裤就有七八件,雪白的一叠丝质亵裤中间,有一件分外显眼,仿若雪地里妖娆绽放的,只要不是瞎子,都能轻而易举地发现它。

    祁玥一眼便认了出来,弯着腰将之拾起,他本就聪敏至极,焉能猜不出发生何事

    “薰浅,过来,门口风大。”祁玥本想逗一逗她的,可看到那从湖面掠过的风吹起了她的长发,衣衫轻薄,长袖飘舞,想起了药老的话,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改口道。

    虽然他的话平静得跟一湖秋水似的,但叶薰浅依旧可以从他的黑眸里看到一丝戏谑。

    他肯定是知道了叶薰浅想到这个,脸色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吞吞吐吐着说:“呃祁玥那个我不适意在吃西红柿的,把你的亵裤弄脏了”

    祁玥,“”

    男子眼角上扬,瞥了一眼果盘里的西红柿,一个都没少,“薰浅,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算术真的很差”

    谎言被拆穿,叶薰浅心里别扭极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右手挠了挠自己的脑勺,祁玥目光一柔,每当薰浅六神无主的时候,她都喜欢挠挠后脑勺。

    不过瞬息之间,祁玥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拥她入怀,顺手把门关上,“不就是月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你你别碰我,脏”叶薰浅急得跳了起来,想要推开祁玥,奈何男子的怀抱坚实而温暖,让她无处可逃。

    祁玥见叶薰浅不安的模样,不由得勾唇一笑,“贤王府的嫡出女儿,圣上亲封的薰浅郡主,无惧蟒蛇张口,智破公主毒计,坠马面不改色,天不怕地不怕,竟然怕女孩儿都会经历的月事,真是天大的奇闻。”

    “祁玥”叶薰浅一恼,跺了跺脚。

    “在呢”

    叶薰浅摸了摸自己红透了的耳根子,觉得痒痒的,朝他投去一记幽怨无比的眼神,“你存心拆台的是不是”

    “怎么会”祁玥眉毛挑了挑,伸手便取过一件厚实的披风,披在叶薰浅身上,感觉到她轻微的挣扎,他小声劝道:“别动,要是受寒了就不好了。”

    叶薰浅心里别扭得很,在这里,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大姨妈

    想到这,她一筹莫展,愁得眉毛都拧成川字型了,祁玥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是第一次来葵水吧”

    叶薰浅低着头不说话,她也不知道

    “书上有说,少女十四,经脉初动,天葵将至。”祁玥见叶薰浅不说话,不由自主腹诽:敢情昨晚在药老面前她都是在胡说八道

    青裳的药很快就煎好了,捧着热腾腾的汤药站在门口,轻叩着门,心里却打着鼓,方才一不小心见到的场景实在是太劲爆了

    “谁”

    “世子,是我。”青裳听出了祁玥的声音,回了一声。

    “进来”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冽,宛若冰泉,青裳见状轻轻推开门,只见叶薰浅身上披着一件厚实的披风,有些不解,于守切问道:“郡主可是身体不舒服”

    叶薰浅耷着脑袋,只见祁玥从青裳手中接过汤药,而后缓缓道:“不是不舒服,而是来了葵水,青裳,派人到贤王府传唤琼华,另外,去软云阁把云娘叫过来。”

    祁玥如是想着,软云阁里可不仅仅出售精美华服,还包括胭脂水粉,女孩儿的事情,云娘应该比较有经验吧薰浅看起来再怎么清冷沉稳,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她只有十四岁,严格算起来,她还没及笄呢

    听到祁玥的话,青裳嘴型都变圆了,忙不迭地点头,世子是祁王府唯一的血脉,换言之,祁王府没有女儿,这种事情王府里自然没有人精通如何处理了,云娘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青裳放下汤药后便离开了清莲小筑,走出王府,向着软云阁的方向奔去,叶薰浅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感觉到自己和祁玥抱在一块儿的姿势极为暧昧,脚步挪了挪,“祁玥,你先松开手,把衣裳穿上。”

    一男一女,衣衫不整的,抱在一块儿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怪异无比,尤其是在两人还睡了一个晚上的情况下。

    祁玥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似的,嗅着她发丝中暗藏的清香,将她搂得更紧了,“薰浅,你月事都来了,我还能对你做什么”

    叶薰浅顿时语塞,这个男人卓越的口才,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了。

    “来,先把汤药喝了,我特别关照过,不苦的。”祁玥捧着一小碗汤药,递给她,心想:她后脑勺的肿痛何时才能完全消除

    叶薰浅倒也没任性,良药苦口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青裳的办事效率很快,软云阁的掌柜云娘很快就被请到了祁王府,看上去大约有三四十岁的样子,不过保养得宜,看起来很年轻。

    祁玥很放心地将叶薰浅交给了云娘,两人前脚离开卧室,琼华后脚便到了,没见到叶薰浅,她有些惊讶,只听祁玥的声音如同清风般飘来,“琼华。”

    “世子,不知郡主身在何处”琼华出声问道。

    在祁王府,恐怕没有人比祁玥更清楚叶薰浅的下落,祁玥不答反问,“琼华,薰浅上一次的月事是哪一天”

    “回世子的话,奴婢初来贤王府,未满一月”琼华的声音里没有半点慌张,恭谨回答。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知道”不待琼华说完,祁玥便打断了她的话,眸光定在她身上,正色一问。

    不知为何,当琼华触及祁玥那双深邃的眼眸时,整颗心顿时一颤,只因他的眸色清澈至极,仿佛世间所有的秘密在他眼前都无所遁形。

    “能够将贤王妃的事情打听得如此清楚,会忽视自己正主儿的事情”祁玥反问,从第一眼见到琼华开始,他就知道薰浅身边的这个丫头不简单,呼吸和脚步都比一般人浅,很显然,她身怀武功。

    ------题外话------

    onno哈哈~有木有妞妞觉得柿子和浅浅各种可爱呢,嘻嘻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