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二章 薰浅,这是你第二次脱我裤子!

    e

    叶薰浅百无聊赖地躺在,看到几案上有几本书,不是她讨厌的那些女则女训,而是地理民俗杂记,书卷看起来不是很新,有些地方还标有注解,字迹清晰明了,看到入神的时候,她浑然忘记了时间。

    此时,隔壁的书房中,祁玥站在窗台边上,认真地听着药老说话。

    “世子,依老朽看,郡主的脑部曾经受过很严重的刺激。”药老得到祁玥的授意,在给叶薰浅诊脉时问了一大堆问题,为的就是将她的身体状况了解得清清楚楚,本以为只会有一些小病小痛的,却不想发现了这个

    “对她身体有什么影响吗”祁玥负手而立,远眺湖光山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药老神色有些凝重,想了想,徐徐道:“不好说,可能会偶尔犯头疼或者觉得头晕。”

    “我知道了。”祁玥薄唇一抿,想起了方才叶薰浅站起来时有头晕的迹象,他有些担心地问,“能治好吗”

    “世子,恕老朽直言,恐怕郡主并不想治好。”

    祁玥面色微变,徐徐转身,不解地看着药老,眼里写满了疑惑,“不想治好为什么”

    “如果老朽没有猜错的话,当年贤王妃病逝,对郡主打击很大,所以郡主把五岁以前的事情全部都忘了,这些年都没有想起来,恐怕是真的不愿想起。”药老捋了一下自己花白的胡子,感慨着说。

    祁玥没有想到给她检查个身体,能查出这些事情来,听到药老这么说,倒是觉得没有觉得很意外,和她相处的这些日子里,他发现,有很多事情她根本不知道。

    他极度怀疑,她并不仅仅是把五岁以前的事情都忘了,而且,这些事情,爷爷分明就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十年前就“疯”了。

    “另外,郡主血气稍显不足,可以食补。”

    祁玥眉头蹙了蹙,想着让她每天定时吃红枣粥估计也不现实,想到了她爱吃的东西,悠悠一叹,“薰浅喜欢吃坚果。”

    “那吃核桃好了。”药老笑盈盈地说,心里欢喜到了极致,世子终于开窍了,这是不是代表在不久的将来祁王府会有喜事呢

    祁玥心中一计已成,从明天开始,把松子换成核桃,全部给她剥好壳,她应该会喜欢的。

    这一晚,叶薰浅躺在祁玥的看书,结果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祁玥从书房回去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女子侧身而矛双腿蜷曲,因为睡姿的关系,脚丫露在了外爆白白嫩嫩的,宛若上好的羊脂玉。

    “真是不会照顾自己。”祁玥低语着,给叶薰浅盖好薄被,紧接着褪下外袍,侧卧在她身爆凝视着女子恬静的睡颜,他勾唇一笑,在她眉心轻吻一下,然后把她整个人都搂入怀中。

    闭上眼,感受着怀抱里真实存在的那份温暖与充实,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在这一刻圆满了。

    “薰浅,我只有半年时间了”祁玥轻言轻语呢喃着,抱着她,舍不得放开,他的生命只剩下了半年,半年后,冰火两重天,生死未卜,他想在他有生之年多看她几眼

    水晶帘动微风起,碧水清莲一院香。

    大概是觉得有些冷,熟睡中的叶薰浅不停地向祁玥靠近,甚至将脸贴在他胸膛上,像只可爱的小虾米,相拥的两人,一夜好眠。

    贤王府的糟老头儿得知自家孙女儿又在祁王府过夜的事情后,哭得更凶了,他的乖孙女儿啊他好好的乖孙女儿啊才回来没几天就被祁玥那个臭小子骗走了连老头子也不要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薰浅在祁玥怀里醒来,吓得胆儿都快破了,两个人紧贴在一起整整一个晚上,着实让她觉得有些惊悚。

    仔细检查自己身上的衣裳,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后,叶薰浅才放下心来,见祁玥还没醒,骨子里的恶作剧因子又犯了,她抽取自己一缕细发,发梢悄悄往祁玥耳朵、鼻孔里塞,誓要把他弄醒。

    结果祁玥只是皱眉,叶薰浅眼珠子一转,指腹抚上了他细密而分明的眼睫毛,其实,她想摸他很久了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

    想到了昨晚在画舫上的亲昵,她的脸有些红,左臂环住他精壮的腰身,亲了亲他的睫羽,小声低语着,“这是你欠我的”

    别以为她不知道昨晚在她睡着了之后他偷亲她的事情,只是他说他只剩下半年是什么意思

    正当她绞尽脑汁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小腹隐隐有些疼,紧接着飘入鼻尖的是一阵浓郁的血腥之气,叶薰浅暗道不好,这该死的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真是气死她了

    这下完了,把这个小气男人的床弄脏了,说不定他会要她赔。

    一件都那么贵,一张床单岂不是更贵估计把她卖了都不值那么多钱

    叶薰浅如是想着,心中警铃大震,心急火燎地起身,当看到他亵裤上那抹鲜艳的红时,叶薰浅气得想去撞墙,都怪他,好端端地干嘛抱着她睡,这下完蛋了

    某女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从跳了起来,顾不得自己没穿鞋子,翻箱倒柜了起来,还好地板是木质的,即使殊着脚丫也没有觉得很冷。

    “靠亵裤在哪儿”叶薰浅动作神速,从第一个柜子开始翻,发现都是男子的披风和外袍,翻了第二个柜子,都是腰带,镶宝石的,随便一条拿出去当都价值,可惜现在她没那心思,只想快点找到新的裤子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直到第八个柜子,叶薰浅才找到了一沓丝质亵裤,随手抽出了一件,心急火燎地来到床爆见祁玥没有醒来的迹象,她悄悄松了一口气,有些事情,必须速战速决,争分夺秒

    于是,叶薰浅那双纤纤素手移到他腰间,解开腰带,极尽灵巧之能事,接着轻扯两边裤腿,拼命往下拽,结果拽了半天都没拽下来。

    叶薰浅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眸光无意间掠过几案上的剪刀,只要一想起那赔的事情,她就对剪刀这东西万分忌惮。

    万一剪坏了他的亵裤,祁玥要她赔怎么办

    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更好的办法,叶薰浅认命了,还是老老实实执行三个字:拽下来。

    恰在此刻,门口“哐啷”的一声响起,十分刺耳,叶薰浅倒抽一口凉气,只听青裳的声音在晨风中瑟瑟发抖,“郡郡主,奴婢什么都没看见奴婢马上重新煎药去”

    说罢拾起杯盘,一溜烟儿跑了出去,仿佛自己遇到的是毒蛇猛兽般的存在,离开卧房后,青裳依旧觉得万分惊悚,天啊她竟然看到郡主在拽世子的亵裤

    卧室之内,叶薰浅竭尽全力,好不容易拽了下来,她一阵欣喜,正要给他换上新的,结果天公不作美,祁玥紧闭的双眸,在这一刻睁开了。

    “啊”

    两人四目相对,叶薰浅尖叫一声,与此同时,飞快转身背对祁玥,手中干净的亵裤往后一扔,声音着,“祁玥,你快穿上”

    祁玥没有想到一醒来就有“不明物体”朝自己飞来,眼疾手快地接下,墨眸扫视四周,发现屋子里一片狼藉,更令人吐血的是,他的亵裤不见了

    这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半个月前,他定要将这个敢在他身上为非作歹的女人碎尸万段,可现在,看着她既紧张又害羞的模样,他唇角向上一翘,慢条斯理将她扔给他的亵裤穿上,声音性感极了,“薰浅,这是你第二次脱我裤子了。”

    ------题外话------

    onno哈哈柿子裤子被扒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