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你讨厌!

    e

    银练得到命令离开,祁玥行至墙角,手指轻叩墙壁上某一处,几乎同时,木质墙壁移动,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和银练所穿服饰相同。

    叶薰浅对气息的度和记忆力都很好,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判断出他不是银练。

    “影沉,准备大网,等他们四个落水了再用大网把他们救上来。”

    “是。”

    影沉身影一闪,叶薰浅的视线中,再无此人。

    “祁玥,你这么做,不怕得罪他们”叶薰浅蹙了蹙眉,有些不解地问。

    祁玥指腹轻轻滑过叶薰浅的眉心,想要抚平她所有的烦恼,“谁知道是我做的”

    叶薰浅,“”

    “就算知道又如何”祁玥不以为然,知道了然后拿不出证据来证明,那无异于吃哑巴亏,毕竟,洛河泱泱,无数双眼睛都看到,是他派人将他们打捞了上来的

    敢觊觎他的女人,还施展苦肉计,简直是欠教训

    一炷香的时间里,外面早已翻天覆地,画船沉,人落水,奈何船离岸边太远,即使到京兆府报案也不可能很快得到救援,叶薰浅被祁玥勒令不许出去,靠在窗边坐立难安。

    “薰浅,我长那么大,还没捞过鱼呢”祁玥凤眸朝着河里看去,身为皇子,怎么可能不懂水性可他就是要让薰浅看到他们最狼狈的一面,看他们以后还怎么勾引薰浅

    “这大晚上的,浸泡在水中的时间一长,很容易染上风寒的。”叶薰浅见水中乱成一团,而自己所在的这艘画船却远离那落水的几人,翩翩一叶舟,泛波江上。

    她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祁玥捂住叶薰浅轻放在窗台上的手,搓了搓,“没事,皮糙肉厚的,又是习武之人,哪儿会这么容易就染了风寒”

    见叶薰浅欲言又止,祁玥心中更加不是滋味,问道:“薰浅,你是在关心元洵吗”

    “没有”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让祁玥眼睛暗了暗,深深地凝视着她有些东西,越是想要掩盖,就越欲盖弥彰

    叶薰浅低着头,不去看他深邃的眸光,不知为何,当他这样问她的时候,她的心中竟然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迫不及待地想要对他解释,生怕他误会些什么她捏了捏自己的脸,暗想自己肯定是魔障了,她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跟他解释

    终于,那四人被影沉用渔网捞了上来,纵然贵为皇子,这一刻全身湿透,宛如落汤鸡一般,四人脸色有些难看,尤其是一向养尊处优的太子。

    “四位公子,对不住,我家主子已经歇下了。”青裳依旧是一袭烟青色的裙衫,站在四人身旁,脸上满是歉意。

    言外之意,非常明显,主人已经歇下,不会再出来招待客人。

    太子的脸色而有些难看,元洵适时地发现了,连忙劝声,“大哥,夜深了,惊扰主人本就是我们的不对。”

    祁玥在这艘画船上,本来也只是他们的猜测罢了,若是还横冲直撞,未免太过鲁莽。

    青裳莞尔一笑,给四人准备了干净的新衣,递了上来,“奴婢看公子们全身湿透,若是不嫌弃,就先换上干净的衣裳吧。”

    五皇子元修最是风流随意,随手挑了一件,上边还有软云阁衣裳特有的标牌,一看便知是新衣,不管多么狼狈,皇子们子里的骄傲是不会因此而减少的,更不会穿别人穿过的衣裳,这一点青裳十分清楚。

    四人将身上的湿衣换下,将自己整理一番后,青裳已经捧了驱寒汤上来,递给几人。

    这四人,太子矜贵倨傲,翰王杀伐之气尽显,三皇子看起来最是平易近人,五皇子则风流成性,这是青裳心中对他们的评价,果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多谢姑娘。”三皇子元洵温和有礼地道谢,并不想显露身份,青裳权当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心里对祁玥的敬佩更上一层楼,世子果然料事如神,太子、翰王、三殿下和五殿下成了落汤鸡,肯定不想让人家都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否则就丢人从洛河丢到皇宫里了。

    “几位公子不必言谢,奴婢奉命行事而已,还请公子们三日内将银两结算清楚便可。”青裳恭恭敬敬地递上账单,伸手接过的是五皇子元修。

    只见账单上的项目清晰明了:绵丝渔网五十两、软云阁新款锦袍四百两、驱寒汤十两、服务费十两、画船暂住费一百两,共计五百七十两。

    元修嘴角抽搐,偌大齐都,天子脚下,还有此等奸商

    “各位公子对账单有何疑问,可尽快提出,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画押吧。”青裳得祁玥真传,将清莲小筑打理得井井有条,坑起银子来毫不手软。

    一张账单在四人之间传递,元翰三年未回齐都,看到这账单,不由得感慨万分,这齐都的物价怎么贵了那么多

    太子身为长子,理当照顾比自己小的弟弟,如今贼船都上了,衣服也穿了,汤也喝了,总不能让他们吐出来吧即使知道被坑,也只能认命画押。

    “改天本太本公子会派人到软云阁结算银两。”

    这样一句话,算是给青裳一个交代。青裳正要转身,只听太子元启的声音不轻不重地响起,“姑娘,且慢。”

    “公子有何吩咐”

    “承蒙令主相救,我兄弟四人不胜感激,不知可否请令主一见,以便当面致谢。”

    太子就是太子,连官腔都这么不一般,青裳眼皮一翻,面露难色。

    “姑娘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元修打趣着问,这画船的主人分明就是祁玥还跟一个女子在一块儿真是有意思,据说,祁王府的病世子,身边从来没有女人,只是最近勾搭上了贤王府的那个丫头

    巧的是,贤王府的那个丫头是三哥心尖上的人。

    青裳眼角的余光偷偷瞥向一侧,但见古色古香的木质墙壁中央,有一扇门,门上悬挂着金丝镶边帷幔,在晚风中飘摇,隐约可见,贵妃榻上,一对交缠的男女沉浸在极致的欢愉中。

    “唔你快点儿”

    “你讨厌”

    娇媚的声音自远及近传来,让元翰脸皮一红,他常年在军中,一直都是和兄弟们火里来水里去的,哪里见过如此香艳的情景

    元启低下头,轻咳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元修则探着脑袋,颇有一番想要现场观摩的蠢蠢欲动,倒是元洵,最是深沉,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情绪。

    青裳暗暗观察,心中为祁玥捏了一把汗,三殿下果真是世子的一大劲敌,明明知道里边的人是世子和郡主,还能如斯淡定,难道他就那么相信那不是真的

    这样的香艳情景持续了半个时辰方才停歇,此时,画船靠岸,四人再无滞留画船的理由,相继离开,临行前,元洵深深地看了一眼画船,眸子里翻涌着万千情绪。

    “三哥,那可是你心尖上的人呢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担心呢”元修和元洵关系极好,即使元洵从来没有说过,他也能猜出一二。

    “浅浅会口技。”

    一句话直接秒杀元修,同时道出了他方寸未乱的原因。

    ------题外话------

    话说,柿子,你这样欺负浅浅真的好么。今天是双11,亲爱的妞妞们,晚上21:55有二更,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