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祁玥抉择

    ;“怎么心疼了”贤老王爷的心情顿时因为叶薰浅这句话愉悦了,这丫头还真是个性爽直,和他年轻时一样

    叶薰浅隐隐觉得贤老王爷和祁玥之间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一般,于是狐疑地打量着两个人。

    祁玥被她看得头皮发麻,轻咳了一声,而后唇角掀起一抹清澈的笑,“薰浅,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要是让别人瞧见了,还以为你对我有意思”

    “臭男人,你想得美”叶薰浅在嘴巴上永远不吃亏,立马出声反驳。

    “你们两个刚刚说了什么”叶薰浅终究还是直接问了出来,她会为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去算计叶怜香,但这并不代表她喜欢过这种时时刻刻猜疑和算计的日子。

    对于自己在意的人,她选择了开口直接询问。

    “说你呢”贤老王爷见祁玥心情有些低落,主动揽过话茬,笑道。

    知道叶薰浅不会就此满意,于是满脸堆笑继续侃侃而言,“老头子那么多天都没看见你,听说你一整天都在跟他瞎混,所以问他最快了。”

    “哪有一整天”叶薰浅嘴唇一扁,显然对贤老王爷的“控诉”非常不满意,她承认她这几天总是往祁王府跑,但都是为了正事嘛

    “那就半天”贤老王爷宠爱孙女儿,这时见叶薰浅不乐意,连忙改口。

    女子身着一袭湖蓝色软云纱,脚步轻移,走到了贤老王爷身爆揽住他的胳膊,煞有介事地说:“爷爷,我去祁王府都是为了正事”

    “是没事找事吧”

    叶薰浅脑门儿后冒出一串黑犀见老头子抖胡子了,她的声音立刻甜得出水,“顺便蹭蹭饭吃我这是为贤王府节省粮食”

    “”贤老王爷差点倒地,他真是养了个好孙女儿再省粮食下去孙女儿就要变成别人家的了

    这才几天啊就被收买了

    “祁玥,你说是不是”叶薰浅生怕贤老王爷不相信,向祁玥抛去一个媚眼,清冷的面容难得出现如此甜美的表情。

    祁玥心里不由得一荡,连连点头,“嗯,今晚我让厨子做了鸳鸯鱼过桥豆腐翡翠鸡和桂花板栗,都是你爱吃的”

    叶薰浅玩笑一般的话,祁玥竟然如此认真对待,想到这,贤老王爷心里更加不好受了,堵得慌,小祁是他看着长大的,不论是家世人品才学都无可挑剔,撇去他的身体不谈,薰浅这只野猴子要是嫁给他,还真是委屈了人家呢

    可是,他这辈子只有薰浅一个孙女儿,有关她的幸福,他步步艰辛,不敢出丝毫差错不敢有丝毫懈怠,不敢轻易去赌,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想到这,老头子华丽丽地伤感了连带着脸蛋皱巴巴的

    他没有想到在他有生之年,也会做棒打鸳鸯这种事情虽然那是不是鸳鸯还说不准

    就在两人即将离开捕风堂的时候,他喊住了祁玥,充满着厚重沧桑感的声音响起,“小祁,爷爷希望你再重新慎重考虑一下。”

    “好。”祁玥面色无异地应声,可叶薰浅却地发现了在他说出这个“好”字时停留在自己腰间的手分明颤了颤。

    贤老王爷凝视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男子的背影是如此的高大伟岸,如山一般沉稳,女子的身姿玲珑曼妙,出落得愈发美丽,远远看去,俨然一对绝代璧人。

    他坐在石凳上,为自己斟了一杯酒,自饮自酌,有些伤感,孙女儿长大了,由不得爷爷了

    “呜呜呜薰浅丫头,你是坏人,专门欺负老头子和祁王府那小子一个鼻孔出气”贤老王爷又“哭鼻子”了,这样的情形对于捕风堂中的侍卫侍女们而言早已见怪不怪,纷纷叹息:老王爷的疯病又犯了

    “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头子不管了”

    赌气的话从老头子口中冒出,酒过三巡,他侧卧草地,抬起手指了指天边刚刚升起的月亮,在宝蓝色的夜幕下分外皎洁,“一个两个三个怎么这么多”

    酉时,洛河畔,华灯映水,画舫凌波。

    叶薰浅站在河爆举目远眺,洛河中灯影流光,繁华一片,天子脚下,如此盛景,分外妖娆。

    “祁玥,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不可否认,此时此刻,叶薰浅的心情是愉悦的,无关风月,只为洛河这绮丽如画的景致。

    傍晚的夜色,轻纱薄雾般朦胧,祁玥凝视着女子嘴角边那一弯发自内心的笑,眸光一柔,“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祁玥不喜欢别人靠他太近,所以在这行人如织的地方,叶薰浅和祁玥方圆五尺之内没有一个人,十余名银衣侍卫站在五尺开外,围成了一睹人墙,阻止行人靠近。

    繁华的洛河边上,这样的情形,并不多见,是以经过此地的人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向包围圈中那对相偎的男女,好奇到了极致,哪家公子如此大的排场

    可惜,叶薰浅和祁玥,一个戴着半张银质面粳从上到下都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和尊贵,另一人戴着面纱,掩盖住了她美丽的容颜,可那双灵动的眸子却依旧亮如宝石。

    不多时,一艘画船徐徐靠岸,青裳从中走出,站在船头,笑盈盈地行礼,“公子。”

    洛河附近人多口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青裳很识相地改口,就在叶薰浅思考该如何跳上画船的时候,祁玥已经动了,搂着她轻功施展,顷刻间便跳到了船上。

    叶薰浅再次感叹轻功这种东西的好,贼兮兮地看着祁玥,揶揄道:“祁世子,你不是喜欢我嘛要不你传我点内功用用”

    “好。”祁玥不假思索,直截了当地答应。

    他如此干脆利落的反应,倒是让叶薰浅有些糊涂了,她虽然没有接触过这东西,但也知道这东西修得不易

    两人走进船舱内,叶薰浅再次感叹男人的大手笔,果然有钱就是任性,装饰得跟豪宅似的

    祁玥对叶薰浅的五脏庙,绝对是有求必应,偌大的船舱里,香飘四溢,叶薰浅饿了,很饿很饿

    两人落座,他就坐在她身爆细心地给她布菜,叶薰浅狼吞虎咽,到了最后,擦去嘴角的油渍,口齿不清地问:“祁玥,你的厨子能不能借给我用几天啊”

    “不行。”

    无需任何思考,毫不犹豫的拒绝,祁玥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抚着叶薰浅绸缎般的长发,心中暗忖:把厨子都借给你了,你以后还会出现在祁王府吗

    “你还说喜欢我连几个厨子都不舍得借给我”叶薰浅撅着嘴,看着男子唇边的笑,控诉道。

    祁玥不可置否,凝视着她,脑海中万千思绪闪过,她是如此的美好,让他舍不得放手,即使知道自己有命不久矣,即使知道元洵喜欢她宫羽喜欢她可心里的一份执念却占据了他所有的理智,让他想要孤注一掷解开生死咒。

    倘若他活着回来,这辈子,他只要叶薰浅。

    倘若他不幸殒命这一种可能,他不敢去想

    离他十八岁生辰只剩下了七个月,他还有半年的时间去好好爱她,在他前往冰火两重天解开生死咒之前,他一定要她亲口对他说爱他

    ------题外话------

    更新,还有多少妞妞们在追文,冒个泡泡呀,让伦家知道还有妞妞在默默地支持偶哇,今日冒泡滴一律打赏~么么哒~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