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上无良世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七章 我要薰浅!

    ;听到叶薰浅这句话,贤老王爷气得七窍生烟,心中不停地反思: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奕彤丫头温雅娴静,怎么会生出她这只臭猴子来

    “臭丫头,还不赶紧起来,老头子的脸都被你败光了”

    贤老王爷一松口,叶薰浅便松开手,膝盖向上一顶,示意祁玥起身,这光天化日之下,两人这般姿势确实不成体统,而且还是在长辈面前,祁玥就算对叶薰浅存了别样的心思也不会不顾及礼仪。

    感觉到身上压力消失,叶薰浅一边起身一边拂去身上沾染的草叶,不满地嘟哝着,“真是的,早答应不就好了,害得我被压了那么久”

    祁玥见叶薰浅费劲地揉肩膀,连忙上前代劳,他的力道不轻不重,声音温温润润的,“这样是不是舒服点儿了”

    “嗯。”叶薰浅很实诚地回答,她肩膀确实是酸疼了,这个男人把她肩膀压疼了,现在替她揉肩膀那也是天经地义,叶薰浅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女子肆无忌惮地靠在男子坚实的臂弯里,指挥着他干这干那,而男子竟然连一句反驳都没有,全数答应,光是那份迁就就让贤老王爷感到分外惊奇,祁王府这小子可是阴死人不偿命的主儿,何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咳咳”见两人还没有停下的迹象,贤老王爷轻咳了几声,以告诉这两人他还在。

    祁玥和叶薰浅见状才分开,两人保持着一尺之距,仿佛方才的亲昵只是一场梦而已,那表情那模样规矩得不得了。

    “丫头,我有事和祁世子谈,你先出去。”贤老王爷看着叶薰浅,表情少有如此严肃,语重心长地说。

    一个爱疯爱玩的人,突然变得如此郑重其事,这只能说明他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

    “爷爷,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听的”叶薰浅皱了皱眉,直觉告诉她,爷爷口中的事情肯定不简单,而且跟她有关。

    贤老王爷见叶薰浅“不听话”,立刻把地上的捡了起来,朝着叶薰浅的方向挥去,“臭丫头,问那么多做什么讨打啊”

    “别打我别打我我出去还不行嘛”叶薰浅避开木棍,娇嗔了一声,跺了跺脚后转身离去。

    待叶薰浅远去,捕风堂前只剩下了祁玥和贤老王爷两人,叶薰浅躲在一棵桂花树后,探出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草地上的两人,想要他们说话时的唇形判断他们在谈论什么,奈何贤老王爷和祁玥始终背对着她。

    “爷爷。”祁玥神色凛然,黑眸里是少有的敬意。

    贤老王爷点了点头,扣住了他的手腕,面色凝重,“半个月前你的生死咒又发作了。”

    “嗯。”祁玥的声音极淡极淡,半个月前,若不是生死咒发作,他又怎会被人追杀,逼至云雾林最后重伤差点去了一条命

    当然,若是没有这件事,他也不会遇见她想到那个时而清冷如霜雪时而明媚如暖阳的女子,他线条冷硬的双唇也不由得了起来。

    “小祁,你喜欢薰浅”贤老王爷不知道叶薰浅对祁玥到底有几分真心,但他知道,祁玥看着叶薰浅的眼神深邃而炽热,仿佛他的世界里,只此一人。

    “是。”

    铿锵有力的一个字,从男子凉薄的唇边溢出,却拥有着斩钉之力。

    贤老王爷充满沧桑的眼眸看向天际,一阵感慨,许久,才对祁玥沉沉道:“可是小祁,你知道的,你无法照顾她一生一世”

    随着贤老王爷这声叹息落下,祁玥的心猛然一阵揪痛,仿佛千万只蚂蚁同时噬咬一般,贤老王爷的话充满了惋惜无奈悲叹,像是命运无情的手,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种感觉,甚至比生死咒发作时还要痛上几分。

    暖风拂过,吹绿了捕风堂的草,却温暖不了男子荒凉的心,祁玥双手握成拳头,黑曜石般的双眸漆黑到了极致,眸光深邃,一点点汇聚在贤老王爷饱经风霜的脸上,凉薄的唇轻轻颤动,一字一句,满是坚定,“我要薰浅。”

    “你”

    贤老王爷的心弦因为男子这句话顿时了起来,原以为祁玥会因此而放弃,却不料他执念如此之深。

    祁玥想起了她闺房中书架上的两枚血龙木雕,想起了那个小时候把他拖出冰库了他一脸的女孩儿,冷峻的容颜上浮现一丝动容。

    叶薰浅躲在桂花树后,无限纠结,她深深地觉得自己应该在这里偷偷安装一个听瓮,好窃听贤老王爷和祁玥的谈话,想着想着,不料祁玥转身,两人的目光恰在空中相遇,她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不过瞬息之间,那淡到极致的青莲气息已然袭卷而来。

    男子不由分说将她整个人都搂到了怀里,下巴贴在她额头上,喃喃自语:“叶薰浅,是你先来招惹我的,所以你不许”

    不许不要我,不许离开我。

    后面的话祁玥没有说出口,只是觉得喉咙哽咽得厉害,直至女子的手轻帖在他额头上,他才慢慢松开她,叶薰浅不明所以,纳闷道:“祁玥,你是不是病了”

    “嗯。”

    “真病了”叶薰浅本来只是开玩笑,结果却得到了男子如此认真的回答,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戏谑之意,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心。

    祁玥握着女子细润的手腕,不忍见她蹙眉,连忙又补充了一句,“见到你就好了。”

    叶薰浅一听,立刻缩回了自己手,后退了几步,神色满是戒备,“那个祁世子,病是会传染的,你见到我病就好了,那是不是说我要病了”

    祁玥无语,手指轻拂着她的长发,仿佛还能嗅到那发丝的清香,嗓儿温醇到了极点,“你病了我会照顾你的。”

    叶薰浅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贤老王爷就已经走了过来,见两人动作十分亲昵,眼里闪过一丝复杂,若是小祁没有身中生死咒,那该有多好啊可惜造化弄人

    “糟老头儿,你和祁玥说了什么你看看他,现在都快成了瘟鸡了”叶薰浅凶神恶煞,扯着嗓门大声问道。

    贤老王爷祁玥,“”

    有那么夸张么还瘟鸡

    ------题外话------

    我要薰浅有木有人觉得,偶们滴柿子霸气侧漏有木有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